我已授權

註冊

“狗咬人”為何成了大新聞?

2018-11-08 08:58:00 大眾網  丁琪

  以前我們總說“狗咬人不是新聞”,可現在“狗咬人”卻頻頻上了頭條。有數字顯示:全國每年被狗咬傷幾百萬人,因狗咬傷致死的人數約為3000人。還有數字表明:目前城鎮居民愛狗愛到了人均0.02只的普及率。人狗何以和平共處,早已成為擺在桌面上的現實問題。

  與狗咬人高頻率事件如影隨形的是,各地為防“狗患”而頻頻出手。無論是“雲南文山禁止7點至22點遛狗的犬管新規”還是“鄭州全城禁犬”,直至近日“浙江杭州一女為護子躲避小區內未牽繩犬,被犬主打至骨折”引爆輿論,皆在講述人狗如何才能和平共處。以此類問題為代表,類似對公共環境問題的個體責任等,我們以何種心態面對、以何種舉措規範、以何種理念引領、以何種行為擔當,實則考驗著一座城市的綜合治理水平、考驗著每個個體對待私德與公德的自律、認知水平。根源上的問題則是代表著這個社會和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

  舉目四望,類似遛狗不拴繩、不及時清理排泄物等行為並非個例,因此類問題引發的口角紛爭、人狗不睦甚至大打出手早讓人見怪不怪。狗咬人的新聞在層出不窮,關鍵點在於養狗人如何厘清個人私好與公德邊界的問題。養狗屬個人私好,如何養狗實為個人私德。任何建立在他人利益和公共利益基礎之上的私人愛好皆為自私。無論是自由的約束說還是道德的邊界論,社會正常運行和公序良俗皆以此為底線。城市中人狗和諧共處,主要在於養狗人的道德認知水平。養狗作為私好無可厚非,但放狗咬人就屬於私德瑕疵。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每個個體的私德架構著這個社會的平均公德,捫心自問,我們作為個體的私德水準,是高於還是低於這個社會的公德平均值?個人私好與社會公德其實是統一於現實的道德實踐。畢竟,公德的規範性與約束性主要依賴於私德的內在性和個體性。

  但是,如果社會整體道德水平還沒有達到以自我約束為引領,現階段出臺強制性規範措施的確勢在必行。以推進文明發展的角度衡量,法規政策建設應該立足於道德引領,而不是簡單追求一棍子打死的簡單粗暴式效果。

  寵物狗之所以大行其道,堂而皇之走進人們的生活,其實意味著現代人所追求的一種生活樂趣和情感寄托。本是一件很有情趣的事,城市管理者在出臺政策時,在使情趣之事變得更加有趣,完全可以更加人性化和合理化。兼顧愛犬者和厭犬者雙邊利益,在規範中找到一種平衡,本身就意味著城市文明程度的提升。道德的引領和建樹,可謂冰凍三尺非一日寒,尚需極大決心和耐心,這也是促進社會文明發展的根本。好多事,急不得。養狗問題之所以發酵成今日人狗共憤的問題,主要原因還在於人。狗不懂人事正常,人不懂人事失責。只有擯棄“面子”心理踏實修補“裏子”內涵,以立足於道德引領的制度建設發力,既是解燃眉之急,更是解遠慮之憂。畢竟,只有私人領域的道德功力與日俱增,公共領域的道德水準才能指日可待。

(責任編輯:唐明梅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