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當年萬人逃港事件,促使設立深圳經濟特區 | 《我們的四十年》

2018-10-26 16:50:38 《財經》 

  據中央電視臺報道:2018年10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廣東省深圳市考察。24日上午,習近平參觀了“大潮起珠江——廣東改革開放40周年展覽”。習近平說:“我十八大以後第一站就是到的深圳,到的廣州。十九大以後,特別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我還是要再到廣東來,再到深圳來,我們就是在這裏向全世界宣示,中國改革開放不停步。” 

(圖/新華)

  (圖/新華)

  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試驗田,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它的建立和發展發揮了對內地示範輻射的作用,為全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為什麽在改革之初就設立經濟特區?它經歷了怎樣的爭議,發展中遭遇哪些挑戰?深圳最終如何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最佳樣板?

  《財經》(博客,微博)總編輯王波明特邀當年直接參與深圳特區建設的親歷者、深圳市原副市長張鴻義和張思平一起,回顧經濟特區設立和發展的艱難歷程。

當年萬人逃港事件,促使設立深圳經濟特區 | 《我們的四十年》

  (左起:張思平、王波明、張鴻義)

  在當代中國改革史上,深圳經濟特區的建立堪稱是一個奇跡。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農村改革初見成效,但城市經濟體制改革怎麽改,從中央到地方依然還是在探索之中。就在此時,深圳再次發生了大規模“逃港事件”。上世紀40年代末,為躲避戰亂,規模性逃亡香港的潮流便已然出現。1962年、1966年因饑荒和政治運動,又先後出現過兩次。1979年春節前後,“逃港”高潮再次突如其來,史稱“五月大逃亡”。

  據張思平介紹,當時說逃港的人大概超過了十萬,成功走出的大概有四萬多。他認為,“大逃港”是深圳特區建立的導火線。因為這次逃港規模大,影響大,引起了中共中央的高度重視。時任中共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習仲勛曾數次在邊界一線進行調研,因為當時廣東省有一個最重要的政治任務就是防止逃港、防止偷渡。經過和逃港者的交流,他得出結論 這些是人民內部矛盾,不是敵我矛盾。如果我們經濟搞好了,這些跑出去的人還是可以回來的。堵不如疏,我們應該探討通過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來鞏固邊防。

(上世紀70年代,深圳嚴厲打擊逃港的為首分子。圖/何煌友 攝)

  (上世紀70年代,深圳嚴厲打擊逃港的為首分子。圖/何煌友 攝)

  1979年4月,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仲勛代表廣東省,向黨中央提出建議。與其跑到香港,不如引進外資,在深圳建立加工區。後來鄧小平提出,就叫“特區”。1980年8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頒發了《廣東省經濟特區條例》,對外宣布在廣東省的深圳、珠海、汕頭分別劃出一定區域,設置經濟特區。

  張鴻義說, 深圳原本只是毗鄰香港的一個小漁村,當時中央沒有錢,鄧小平要求深圳“殺出一條血路來”。雖然沒有錢,但有了特區的政策,深圳人開始了社會主義經濟體制下的市場經濟探索和實踐。這個邊陲上的小鎮,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就熱鬧了起來,蛤蟆鏡、大墨鏡、錄音機等都通過這裏流向全國。當時中國是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雙軌並行的態勢,因為深圳把價格放開,生產資料、生活資料都流向這裏,深圳的市場活了,企業也煥發了生機。

  由於是雙軌並行,這一時期也出現了倒賣計劃物資、倒賣批條的社會現象。當時各種工作組回到北京匯報,經常說深圳其實是在搞資本主義,甚至說深圳是“租界”。 在輿論的壓力下,特區不得不政策收緊。那段時間,凡是從廣東到其他省市的旅客都要搜身,防止走私。

  1981年習仲勛調中央工作,任仲夷接任廣東省委書記,他經常被叫到北京去匯報。據張思平回憶,1982年2月中央書記處召開廣東福建兩省座談會,專題研究打擊走私販私、貪汙受賄、黃賭毒等問題,廣東省壓力很大。任仲夷既有擔當精神,也有政治智慧。他提出,要“排汙不排外” “開窗戶、打蒼蠅“,這樣才把那一場危機頂過去。  

(資料圖:1980年,習仲勛在廣東湛江農村視察時與青年交談。)

  (資料圖:1980年,習仲勛在廣東湛江農村視察時與青年交談。)

  

(1982年5月13日,任仲夷在廣東海豐縣視察。)

  (1982年5月13日,任仲夷在廣東海豐縣視察。)

  1984年,鄧小平來到了深圳。站在深圳當時最高的國際商業大廈22層天臺上,鄧小平看到了一個欣欣向榮的城市。在深圳他主要看了三個地方,但是只看不說,然後前往珠海。他給珠海特區題了詞,深圳也派人到廣州,請他題詞。鄧小平揮筆寫下了一段話:“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鄧小平的這次視察,不僅 結束了國內要不要辦特區的爭論,結束了對特區的不斷批評,同時對推動全國開放新格局的形成發揮了重要作用。1984年5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開放沿海14個城市,又提出大循環的國際發展戰略,一下子把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推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資料圖:1984年1月,鄧小平在廣東省長梁靈光的陪同下視察深圳建設。)

  (資料圖:1984年1月,鄧小平在廣東省長梁靈光的陪同下視察深圳建設。)

 

(資料圖:1984年1月26日,鄧小平為深圳經濟特區題詞:“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

  (資料圖:1984年1月26日,鄧小平為深圳經濟特區題詞:“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

  作為改革開放的試驗場,深圳特區又開始了更為大膽的改革探索。

  深圳率先對國有企業進行股份制改造,最早提出鼓勵科技人員興辦民營高科技企業。華為等一批民營高科技企業,都是在那個時候誕生的。可是,中國從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變,到1988年左右就遇到瓶頸。1989年國內外形勢的變化,姓社姓資的爭論又一次壓到深圳頭上,導致深圳的改革停滯不前。人們都在思考下一步中國該往何處去。  

(資料圖:1992年1月9日,鄧小平視察深圳皇崗口岸。)

  (資料圖:1992年1月9日,鄧小平視察深圳皇崗口岸。)

  1992年初,88歲的鄧小平南下,先後赴上海、武昌、深圳、珠海視察,沿途發表了載入史冊的南方講話。張鴻義回憶說,《深圳特區報》推出長篇通訊《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同誌在深圳紀實》後,引起了全國和全世界的關註。鄧小平的南方講話肯定了深圳經驗,深圳姓社不姓資,更重要的是他肯定了中國的改革方向,為十四大的方向、路線定下了基調。從此,不管是深圳,還是全國的改革和發展都進入了快車道。 

當年萬人逃港事件,促使設立深圳經濟特區 | 《我們的四十年》

  (1987年12月1日,深圳會堂,深圳市規劃國土局局長劉佳勝敲響了新中國土地拍賣的第一槌,深圳經濟特區房地產公 司總經理駱錦星(前舉牌者)以525萬元奪標。4個多月後,全國人大修憲,規定“土地使用權可以依照法律的規定轉讓”。 圖/新華)

(1988年,深圳免稅商品供應公司。中國百姓開始越來越多地接觸和使用外國商品。圖/中新)

  (1988年,深圳免稅商品供應公司。中國百姓開始越來越多地接觸和使用外國商品。圖/中新)

  經過30多年的奮鬥,深圳已經從一個小漁村一躍成為世界矚目的國際大城市。目前深圳擁有全球第三大集裝箱港、亞洲最大陸路口岸,擁有7家世界500強企業,創造了世界工業化、城市化、現代化等多項奇跡。

  深圳應改革而生,因創新而強。張思平認為,深圳經濟特區之所以取得成功,根本要素在於深圳思想解放、敢闖敢。深圳的成功充分證明了,黨的基本路線是正確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中國成功發展的道路,它既可以搞活經濟,使人們富起來,也可以讓城市發展起來,讓國家富強起來。  

深圳城市一角,圖/視覺中國

當年萬人逃港事件,促使設立深圳經濟特區 | 《我們的四十年》

  深圳城市一角,圖/視覺中國

  (《我們的四十年》系列專題,由《財經》、和訊聯合呈現)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