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新

2018-07-11 16:15:05 和訊名家 
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新
  文丨獵雲網(ilieyun)呂夢4879字,約需10分鐘以上閱讀—“中國移動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創新在2015年上半年就已經走到了極致,流量紅利逐漸枯竭,這個時候,再投‘商業模式創新’勢必會面臨非常殘酷的競爭,只有做到No.1才有機會”,耀途資本創始合夥人楊光告訴獵雲網(微信:ilieyun)。

  2015年6月,楊光與曾在以色列基金英飛尼迪(Infinity)共事多年的同事白宗義共同創立耀途資本,專註於投資人工智能、大數據和物聯網領域的技術創新項目。此時,國內的O2O創業正面臨從“紮堆”到“淘沙”的拐點,資本逐漸回冷並開始尋找新的賽道。

  “VC要創造高額的投資回報必須有一套可持續的方法論,商業模式創新類項目很難進行專業化的梳理和研究,缺少持續投資並捕捉到爆款的策略,但投‘技術創新’可以做到”,楊光表示。

  盡管如此,相比團購、O2O、P2P金融等項目,B2B模式的技術驅動類創業項目在當年還是顯得格外“非主流”,耀途資本在2015年成立初期也不得不在募資時遭遇LP們對“投資技術公司要如何賺錢?”的質疑。

  “我們當然會挑選技術領域最好的項目,但是即使錯失了No.1,投到排在No.2.、No.3的公司,他們的技術仍然有市場需求、有被收購的價值”,楊光說,“移動互聯網流量紅利期過後,技術創新會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驅動力”。

  對新技術的興奮是因為他相信,技術驅動的創新能創造一個巨大的增量市場。

  2016年下半年,國內早期基金紛紛搶灘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彼時的耀途則已經在以色列和中國兩地投出了多家具有核心技術創新和競爭壁壘的優質項目。

  以色列更擅長顛覆式技術創新,他們善於從0到1,國內創業者更擅長從1到N偏向應用的創新,我們希望能夠將以色列的科技成果和中國的市場相結合,一方面幫助以色列公司在中國做技術對接和落地,另一方面幫助中國企業更好的開拓市場”,楊光說道。

  因此,瀏覽耀途資本的投資組合會發現,他們在以色列投資了很多以底層核心技術為驅動的早期項目,例如Lumus、Innoviz、BondIT、CorePhotonics、SQream和Vayyar等;在國內,Roadstar.ai、暢聖科技、炬佑智能、磐啟微電子、智齒科技、得一微電子、愛拼機、大有科技和大心電子等偏技術應用或進口替代的項目則更受其青睞。

  成立三年,耀途管理的兩期人民幣基金和一期美元基金中,多數項目已經順利拿到了後續融資,投資方包括包括阿裏、HTC、萬得資訊、復星集團、三星和廣達等產業巨頭。2017年,耀途資本也被以色列權威機構IVC評為“以色列最活躍的Top20VC”之一。

  當國內外科技巨頭和風險投資機構紛紛布局人工智能、物聯網,耀途資本如何保持對技術的前瞻性?在嫁接國外的技術創新和國內產業資本具備哪些優勢,具體有哪些投資邏輯?

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新
  和產業資本建立良好的關系

  在以色列基金英飛尼迪(Infinity)期間,楊光和白宗義主要關註在以色列擁有諸多先進技術並且能夠與中國市場快速協同互利的領域,比如IT、通信、半導體、企業服務等。期間,他們不僅接觸到了許多優秀的創業團隊和豐富的產業資源,也發現,以色列創業公司在對待創新、創業的理念上和中國存在著較大差異。

眾所周知,以色列是著名的“創業國度”,高新技術產業在全球的地位僅次於矽谷。
  眾所周知,以色列是著名的“創業國度”,高新技術產業在全球的地位僅次於矽谷。

  這裏不僅有微軟、高通、戴爾、谷歌、蘋果等300多家科技巨頭的核心技術的研發中心,也是大公司熱衷於挖掘創新技術和“采購”創新項目的聖地,諸多國際科技公司紛紛來到這裏押註前沿技術,進行投資和收購布局。

  例如,蘋果曾收購了攝像頭技術公司LinX、3D傳感技術公司PrimeSense、人臉識別技術初創公司RealFace;谷歌豪擲13億美金拿下眾包地圖應用公司Waze、收購雲遷移創業公司 Velostrata;微軟3500萬美元將3DV Systems收入囊中、並斥資1億美元買下網絡安全技術公司Hexadite;Facebook選擇了Onavo、Pebble Interface以及臉部識別網站Face.com;英特爾更是狠砸153億美元巨資收購機器視覺公司Mobileye布局智能駕駛……

  這片只有850萬人口的國家,擁有不遜於歐美的科技實力,“以色列創業者善於將某些細分領域的技術做到極致,然後賣掉公司,再用這筆錢投入到下一個新項目進行二次創業”,楊光說,由於本土市場非常有限,“優秀的創業者從創業第一天起就想好了公司將來能賣給哪些大公司。從這一點來看,技術類公司也有更多的退出渠道”。

  由此可見,以色列創業公司通過IPO退出的比例並不高。根據耀途資本對以色列過去十年的退出案例分析發現,平均10個退出案例中有9個是被大公司收購完成的,只有一個通過IPO推出,這也變相說明,以色列創業者相對缺乏把公司做大的經驗和能力,“如果能將中國市場和以色列技術相結合,就是兩全其美的事情”。

  然而,技術驅動型的創業,往往需要經歷更長的時間周期。以Mobileye為例,這家公司成立於1999年,但直到2007年,搭載其產品的車型才上市——從研發到商用花了8年時間。

  “這在中國是難以想象的,但在矽谷或以色列,很多有技術背景的投資人就會下註這些具有突破性和前瞻性的公司”。耀途的投資版圖裏,也不乏這類經過較長技術沈澱逐漸成長起來的明星項目。

2015年底,耀途資本投資了以色列光學引擎模組開放商Lumus;此後一年,Lumus獲得了廣達電腦、阿裏巴巴和HTC等公司的3000萬美元投資。
  2015年底,耀途資本投資了以色列光學引擎模組開放商Lumus;此後一年,Lumus獲得了廣達電腦、阿裏巴巴和HTC等公司的3000萬美元投資。

  Lumus最早成立於2000年,起初是為以色列空軍戰鬥機飛行員用的頭盔提供AR光學顯示技術。2014年,AR/VR逐漸從軍用市場拓展到行業級市場,並開始向消費級行業滲透,Lumus也隨之通過2B的運作模式進入民用市場,為AR眼鏡制造商提供光學引擎。

  在楊光看來,技術領域的投資人,獨立的判斷力和產業資源尤其重要,對於“每一波新興技術浪潮,其產業鏈上的各個細分領域、環節都要密切關註。早期投資決策要快,如果不了解、拿不準就錯過了”。

  決定投Lumus前,耀途資本團隊也曾走訪了數十家VR領域的創業公司。經過幾番調研和梳理,他們最終選擇了AR。

  一來,AR由於涉及到與現實世界的交互,比VR具備更高的技術壁壘;另一方面,VR當前主要集中於遊戲、影視等市場,應用場景比較局限,相比而言,AR有望在更多的行業應用中發揮獨特的價值,而Lumus恰好解決了AR領域最難突破的光學顯示技術。

  此外,今天的創業者越來越務實,楊光認為,“過去投商業模式創新和移動互聯網領域成功的創業公司,都與BAT建立了良好的關系,因為這些互聯網巨頭可以幫助創業項目解決他們流量、獲客和資本的問題。但投‘技術’,就需要和產業資本建立非常好的聯系”,憑借豐富的產業生態資源,耀途資本能夠為B2B模式的技術類項目提供更多實際的幫助。

  “對於非常感興趣的項目,我們會帶著創始人見一些相關的上下遊合作夥伴,譬如手機相關的技術公司,我們就會帶著去手機廠或者ODM廠商跑一圈。一方面能讓項目方更好地了解我們,另一方面我們也能從產業端獲得對前沿技術的反饋。這也有助於我們持續經營與產業的關系,相當於我們在每一個細分領域都找到了這個領域的‘BAT’做我們的產業合作夥伴”。

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新
  “我們只有一次扣動扳機的機會,所以必須足夠專業”

  楊光是一名典型的技術派投資人。獲得上海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的學士和碩士學位後,曾在微軟參與Windows Mobile的開發。

  在2007年蘋果推出iPhone前,智能手機的競賽主要圍繞黑莓、Symbian、微軟、Palm四大玩家間展開。06年,微軟和Palm攜手推出了搭載Windows Mobile5的系列手機Treo 700W,有觸屏也有全鍵盤;之後,又與摩托羅拉合作推出了不支持觸屏的Q系列全鍵盤手機,界面類似於臺式的Windows。

  iPhone出來後,楊光預感到了某種“變化”。“Windows Mobile的思路是把PC上的系統放進手機裏,當我看到蘋果手機後,意識到Windows Mobile是完全不對的方向,iPhon才代表了智能手機的‘未來"。之後,楊光離開工作一年的微軟,去到韓國最大的移動通訊運營商SK電信從事技術研發。

  在知名科技公司一線的工作經歷也促使他一直保持對國際前沿科技的關註。

  “技術是全球化的競爭”,在他看來,全球化的視野對技術領域的風險投資非常關鍵,能夠幫助投資人在產業發展的初期具備對項目的洞察力,將其納入全球供應鏈體系中做出最優的判斷。

  Innoviz是一家成立於2016年的以色列固態激光雷達廠商,2017年8月獲得了全球十大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德爾福、麥格納聯合領投的B輪融資,耀途資本也是該項目這一輪的投資方之一。

楊光告訴獵雲網(微信:ilieyun),他們從2016年年初就詳細梳理了全球激光雷達各種技術路線以及對應的創業公司,比如機械式激光雷達、MEMS、相控陣和Flash面陣等技術流派,但最終選擇了MEMS路線的Innoviz。
  楊光告訴獵雲網(微信:ilieyun),他們從2016年年初就詳細梳理了全球激光雷達各種技術路線以及對應的創業公司,比如機械式激光雷達、MEMS、相控陣和Flash面陣等技術流派,但最終選擇了MEMS路線的Innoviz。

  現階段,Innoviz已經推出了兩款固態激光雷達InnovizPro和InnovizOne,致力於通過設計和制造高性能和低成本的固態激光雷達,降低整車廠進入L3、L4級別自動駕駛市場的成本。

  德爾福、麥格納和哈曼等Tier 1決定用Innoviz的固態激光雷達技術融進其自動駕駛系統,為其自動駕駛提供可量產的商業化方案;此外,Innoviz也成功拿到了寶馬的Design win,並在2021年寶馬推出的首款L3自動駕駛汽車上將會使用價格低於1000美金的InnovizOne,是目前首個拿到整車廠訂單的固態激光雷達廠商,這些來自於Tier 1和整車廠的認可使得Innoviz在前裝領域具備良好的競爭力。

  早期投資往往沒有“對錯”,只有“信否”。楊光說,“我們只有一次扣動扳機的機會——德爾福這樣專業的Tier 1在激光雷達領域分別投了三家公司,以我們耀途資本的基金規模來說,肯定做不到在同一賽道上同時投三家,這個時候,對專業度和獨立判斷力就有很高的要求,我只能選擇賽道上的一個選手,只有在細分領域比市場上大部分投資機構更專業,才能投到真正頂級的項目”。

  它更考驗投資人對技術、產業和生態的積累與未來趨勢的洞察。

  “決定投之前,我們就應該知道這項技術在市場上的價值,投完之後,再幫助創業者迅速嫁接產業資源,比如投資或者通過商業合作的形式,打造專業的技術生態圈”。

  除了感知層,在自動駕駛的決策層,楊光和團隊也幾乎把國內外自動駕駛技術創業公司看了個遍,因為考慮到中國路況的特殊性和駕駛數據的重要性,最終把重點放在了中國團隊上,並選中了Roadstar.ai。

  第一次見到楊光時,Roadstar.ai的佟顯喬、衡量和周光三位聯合創始人就談到了自己對未來無人駕駛技術選型的看法,“我們和Waymo、百度不一樣,不需要特別高像素的激光雷達,而是采用多傳感器融合路線,用多顆16線的激光雷達、攝像頭、毫米波雷達等其他傳感器做前融合,降低L4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成本,更好地為商業化做準備。

  這與楊光的想法不謀而合,通過投資Innoviz的經驗,“考慮到未來攝像頭、毫米波雷達和激光雷達是L3以上自動駕駛不可或缺的傳感器,前裝的低成本固態激光雷達是必然趨勢。而單個固態激光雷達只能覆蓋一定的FOV區域,需要多個固態激光雷達同步才能覆蓋360°視野,所以多傳感器融合方案一定是最佳的、並且能提供足夠的傳感器冗余”。

  Innoviz 的CEO兼聯合創始人Omer David Keilaf此前也曾表示,“環境感知中,每一種傳感器都有自身的優勢和弱點。例如,毫米波雷達可在低分辨率情況下完成測距,受天氣因素影響小;攝像頭有更高的分辨率,但受強光影響較大;激光雷達則能夠提供三維尺度感知信息,對環境的重構能力更強。在這種前提下,多傳感器的融合才能提供車輛周圍環境更精準的繪圖信息,並達到OEM主機廠所需的安全標準”。

技術上,多傳感器數據融合的難點在於將不同頻率和不同原理的傳感器數據進行時間和空間同步,這對初創公司來說需要不小的實力。今年5月,Roadstar.ai在深圳的路測已經可以實現復雜的真實路況下超過一小時沒有人工幹預的全自動駕駛。
  技術上,多傳感器數據融合的難點在於將不同頻率和不同原理的傳感器數據進行時間和空間同步,這對初創公司來說需要不小的實力。今年5月,Roadstar.ai在深圳的路測已經可以實現復雜的真實路況下超過一小時沒有人工幹預的全自動駕駛。

  在早期投資重在看人這個標準上,楊光有自己的理解,“我們不僅僅是看人,也有的創業者專業上履歷和背景非常豪華,但因為這些創業者的起點高,投資人投進去的估值很高,最後賺到了名聲沒賺到錢。我們一直在深耕細分行業,有能力篩選出性價比最高的創業團隊,而不是簡單的選擇背景最華麗的團隊”,這一點上,Raodstar.ai的創始團隊來自Google、Apple、Tesla、Nvidia、百度等科技公司,過去都從事無人車的開發,雖然職位沒有特別高,但他們博采眾長,不同技術背景,各有專長,“能夠將各自所學的進行綜合考量和貫通”。

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新
  投資將是人生中最後一個職業

  楊光認為,在國內,具有明確商業化前景的AI創業項目必然會在輔助人類重復性工作中發揮重要作用,“需要人工智能協助的領域並不少見,但過去兩年,大部分錢的都湧向了頭部公司,導致本身很好的公司透支了未來幾年的估值增長”。

  根據IT桔子的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融資額前五名的公司拿到了整個上半年該領域融資總額60%的資金;77%的A輪以前的項目,所獲得的融資金額僅占總融資額的21%。

  “而很多有明確應用前景的技術應用類公司,它們切入的領域更加垂直,商業化進展會更快”。以智能客服為例,耀途資本參與投資的智齒科技是一家智能雲客服公司,主要基於大數據和NLP等人工智能技術從智能機器人客服、人工在線客服工具、雲呼叫中心和工單系統等幾個方面,幫助企業用戶降低客服管理成本和提升客服效率。截止2018年3月,智齒科技的客服註冊企業用戶超過了80000家,其中付費用戶達2500家,銷售數據近三年保持著3~5倍的增長。

  同樣的情況還有將AI應用於金融領域,提升投資端效率的智能投顧,以及提升風控和貸後效率的金融科技公司。

  當前,國內有一大批利用AI建立智能化的風控模型,成立於2009年的暢聖科技就主要通過獨特的運營商和互聯網數據源,以及強大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算法,幫助銀行建立智能化的風控模型和貸後管理體系,最大化地降低不良資產率;2016年初,耀途還投資了以色列智能投顧公司BondIT,用一款SaaS軟件提供債券投資組合設計、優化、調整、監控及分析的一站式服務。BondIT也於2017年先後獲得了萬得資訊領投的A輪融資和復星國際投資的B輪融資。

  “創業者都是行業裏非常聰明的一群人,尤其是現在技術類創業者都是行業精英,好的投資人能與行業裏最優秀的這些人保持高頻次的接觸和交流,能夠更加快速的成長”,楊光坦言,風險投資將是人生中最後一個職業, “不斷接受新的東西,時刻關註和助力前沿科技的發展”,他認為,這是做投資的最大樂趣。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獵雲網。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趙艷萍 HF09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耀途資本楊光:從以色列到中國,用差異化的國際化視野看待技術創...》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