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馬光遠:人民幣這次會不會“破7”

2018-07-03 08:44:00 和訊名家  馬光遠

  人民幣即使跌破“7”也屬正常區間,而且,隨著央行對人民幣匯率幹預力度的減輕,未來人民幣雙向波動會成為常態。

  特朗普可不喜歡人民幣過度貶值,這點在貿易戰的背景下非常重要。你可以不相信央行,但你一定要相信特朗普能夠維護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截止7月2日晚間,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跌破了6.68關口,創下2017年10月來的新低,日內跌去了大約450點。事實上,在過去超過半個月的時間,人民幣兌美元形成了一個持續單邊下跌的行情,曾經連續12天下跌,累積超跌超過2500多點。和2015年以來下跌的情況相同,這一輪下跌,很多人在心理上沒有做好應對的準備,人民幣會不會持續下跌,會不會“破7”,成了最為關註的話題。

美元對人民幣匯率走勢
美元對人民幣匯率走勢

  研判人民幣匯率的走勢,前提是搞清楚人民幣下跌的原因。在中美貿易戰陰雲密布,對中國經濟的負面影響不可謂不大的情況下,人民幣的“突然”貶值,究竟是中國經濟本身有什麽問題,還是美元過於強勢?還是人民銀行為了減輕貿易戰的影響而主動為之。只有把主要原因搞清楚,我們才能知道下一步人民幣究竟會怎麽走。

  本輪人民幣兌美元下跌,外界大多用“突然”二字,在我看來,其實一點都不突然。從本輪人民幣和美元指數的走勢看,事實上,進入2018年以來,特別是在美聯儲新任主席鮑威爾上任以來,美元已經逐漸改變了2017年一年以來的弱勢,鮑威爾明確的收縮貨幣的政策,使得美元走強的預期特別明顯。

  當然,支撐美元走強的關鍵因素是美國經濟在今年整體復蘇不錯,一季度美國經濟增長2.2%,雖然稍微低於預期,但二季度以來美國經濟表現強勁, 5 月非農就業人口數增加22.3 萬人,高於預期,失業率降低至3.8%,低於預期及前值,創下18 年來新低。美國5 月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終值也均好於預期,表明美國經濟依然強勁。據特朗普得意的提前透露,美國經濟增速甚至可能達到4%,這推動美元走勢重新走強。

美國非農就業人數變動
美國非農就業人數變動

  在美國經濟走強的同時,包括歐盟、日本以及很多新興市場的經濟在2018年卻遠低於預期。歐盟經濟放緩,德國經濟雖然實現了連續15個季度的擴張,但一季度經濟增速只有0.3%,為2016年第三季度以來的最低點。歐元區綜合PMI從1月58.8的高點連續4個月下跌至54.1,創下18個月來的新低。日本經濟也結束了28年最長的連續8個季度的擴張周期,這使得全球經濟的風險級別再次提升,美元的避險價值凸顯。

  特別是4月份,美元指數強勢反彈,最高突破了95整數關口,今年整體已經升值超過了5%。美元的反彈,導致“美元魔咒”重現江湖,我在之前《美元魔咒重現江湖》的文章中已經提醒今年美元反彈導致的全球資本流動的風險。在美元反彈之後,阿根廷、俄羅斯印度等國的貨幣再次跳水。其中,阿根廷的表現最為搶眼,僅5月3日這一天,阿根廷比索暴跌8.5%,創下兩年多來的最大跌幅。美元其實是全球經濟真正的晴雨表和“錨”,在全球經濟低於預期的情況下,美國經濟和美元的避險屬性就會凸顯,資金就會流向美國,這是“美元魔咒”的本質。

  美元走強,人民幣兌美元走弱就是基本趨勢。當然,導致人民幣在6月份以來出現明顯下跌趨勢的,還有中國經濟的基本面。從上半年中國宏觀經濟的基本面看,和我們去年年底一直警告的不要過度樂觀,中國經濟2018年下行壓力之大可能超過很多人的想象。

  但是,一些專家和機構被2017年6.9%的增速迷失了心智和雙眼,開始打了雞血一些喊“新周期”,喊“L型見底”。今年上半年,宏觀經濟不樂觀的走勢印證了我們的預判。前五個月,投資增速只有6.1%,基建投資增速下滑之大,遠超預期,5月份基建投資增長只有9.4%。遠低於過去20%以上的增速;消費也不樂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0359億元,同比增長8.5%,增速比上月回落0.9個百分點。創15年新低。

在宏觀經濟下滑的情況下,民營企業出現了大量的違約情況,今年很可能是企業違約集中爆發的一年,央行基於宏觀經濟基本面和流動性的現狀,在6月24日年內第三次降準,未來貨幣政策不可能基於以前去杠桿的考慮而過度緊縮,寬松的預期大大強化,這使得人民幣未來走勢下跌的預期也增強。
  在宏觀經濟下滑的情況下,民營企業出現了大量的違約情況,今年很可能是企業違約集中爆發的一年,央行基於宏觀經濟基本面和流動性的現狀,在6月24日年內第三次降準,未來貨幣政策不可能基於以前去杠桿的考慮而過度緊縮,寬松的預期大大強化,這使得人民幣未來走勢下跌的預期也增強。

  當然,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走勢的還所有中美貿易戰。中美貿易戰對人民幣匯率的最大影響是,在美國的施壓下,中國出口今年低於預期的概率很大,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一定會大大收縮,這使得人民幣對美元存在強烈的下行預期。

  基於此,我個人認為,本輪人民幣貶值可謂天時(貿易戰)、經濟基本面(全球及中國經濟弱於預測)等各方面的因素導致的結果,既不突然,也符合目前中國經濟的基本態勢。我們也看到,在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情況下,央行的態度比2015年以來人民幣貶值時大為不同,特別淡定。我們考慮,央行在這個時候,不對人民幣貶值進行幹預,一是因為目前人民幣的貶值在預期範圍內,不會引發像2015年那一波一樣的恐慌和資本外逃;二是人民幣貶值也有利於減緩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的影響,有利於出口。

  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年內出現“破7”並非沒有可能。但是,對於人民幣本輪貶值,我們認為沒有必要恐慌。人民幣即使跌破“7”也屬正常區間,而且,隨著央行對人民幣匯率幹預力度的減輕,未來人民幣雙向波動會成為常態。但是,我堅定認為,人民幣絕不會出現某些專家預計的“暴跌”行情,因為中國經濟盡管今年面臨極大的挑戰,但沒有那麽糟糕。

  貿易戰對中國經濟有影響,但在中國持有3萬多億外匯儲備的情況下,中國有能力穩定匯率。不要忘了,特朗普可不喜歡人民幣過度貶值,這點在貿易戰的背景下非常重要。你可以不相信央行,但你一定要相信特朗普能夠維護人民幣匯率的穩定。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功夫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崔晨 HX015)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馬光遠:人民幣這次會不會“破7”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