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關於《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放棄閱讀
註冊

養老金中央調劑方案“潛臺詞”

2018-06-14 00:02:35 北京商報 

  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邁出重要一步,中央調劑金的制度方案正式敲定。6月13日上午,國務院印發《關於建立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明確,國務院決定建立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7月1日起實施。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上解比例從3%起步,逐步提高。實際上,北京商報記者與多位社保行業權威專家分析發現,本次國務院建立養老保險中央調劑金制度的目的不僅在於通過這筆資金來調劑各省之間過度不平衡的養老金收支情況,而且暗含著多層深意,釋放了多個政策信號。

  信號1:中央不對地方缺口“大包大攬”

  不論是統收統支的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還是中央調劑金,業內普遍認為,這項新制度的設立歸根結底還是要解決各地養老金收支間的巨大不平衡,一定程度上彌補勞動力凈流出省份過大的支出缺口。《通知》也明確,我國將通過實行部分養老保險基金中央統一調劑使用,合理均衡地區間基金負擔,對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進行適度調劑,確保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

  人社部副部長遊鈞在解讀《通知》時介紹,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的加快,就業形勢多樣化,特別是流動性加強,勞動力由中西部向東部流動特征明顯,“雖然目前全國養老保險累計結余資金有4.14萬億元,但其中近2/3都集中在東部地區少數幾個省份”。

  具體來說,《通知》確定的撥付方案為:中央調劑基金實行以收定支,當年籌集的資金全部撥付地方。中央調劑基金按照人均定額撥付,某省份撥付額=核定的某省份離退休人數×全國人均撥付額。“根據這一辦法,離退休人數多的省份得到的撥付資金也多,經初步測算,經濟發展水平、財力狀況、撫養比情況相似的省份,貢獻或者受益的金額是大體相當的。”遊鈞還特別提到,在此情況下,中央財政對於地方養老保險基金的補助力度也不會減少。

  不過,多位業內專家都註意到,《通知》還特別提出,中央政府在下達中央財政補助資金和撥付中央調劑基金後,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缺口由地方政府承擔。省級政府要切實承擔確保基本養老金按時足額發放和彌補養老保險基金缺口的主體責任。“這就意味著,地方不能指望調劑金和補貼能"大包大攬"地將缺口全都補上,必須得通過合法合理的方式增加基金收入。”專家表示。

  而且,人社部相關負責人也明確,實施基金中央調劑制度,必須建立健全激勵約束機制,如果地方想方設法“少交多得”,將加大制度運行風險,背離建立中央調劑制度促進養老保險制度可持續發展的初衷。

  信號2:制度鼓勵征繳擴面“在中央調劑金制度中有"受益省"勢必就有"貢獻省"。”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直言,調節各方利益,通過留存結余建立激勵機制是十分必要的。

  《通知》明確,各地在實施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之前累計結余基金原則上留存地方,用於本省(自治區、直轄市)範圍內養老保險基金余缺調劑。“新政在基金中央調劑制度的內在機制設計上體現了激勵約束,即上解資金與各地實際征收的基金多少並不掛鉤,各地經過努力擴面征繳,多征繳的資金可以留在本省使用。”遊鈞表示。

  具體來說,《通知》明確,中央調劑基金由各省份養老保險基金上解的資金構成。按照各省份職工平均工資的90%和在職應參保人數作為計算上解額的基數,上解比例從3%起步,逐步提高。某省份上解額=(某省份職工平均工資×90%)×某省份在職應參保人數×上解比例。其中,各省份職工平均工資,為統計部門提供的城鎮非私營單位和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加權平均工資;而各省份在職應參保人數,暫以在職參保人數和國家統計局公布的企業就業人數二者的平均值為基數核定。

  “在上解額公式中,參保人數和平均工資的涵蓋範疇與以往養老保險領域使用的數據略有不同,而這一變化其實暗藏很豐富的含義。”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齊傳鈞表示,公式使用的是某省份在職“應參保人數”,而非“實際參保人數”表明,中央已經明確,各地存在相當規模的就業人員並未進入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體系中來,兩者包括的人群存在明顯差異,之後隨著上解比例的逐步提高,地方如果不實現“應保盡保”將會明顯感受到上解資金的壓力。

  信號3:全國統收統支漸近“對於行業來說,《通知》一方面確定了中央調劑金的具體實施方案,另一方面也從政策上確定了未來全國統籌的大方向,統收統支已成定局。”有專家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對於呼籲這一改革方向多年的業界來說,無疑是一顆實實在在的“定心丸”。

  《通知》明確,建立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是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第一步,今後,國家將統一制定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政策,逐步統一繳費比例、繳費基數核定辦法、待遇計發和調整辦法等,最終實現養老保險各項政策全國統一。

  在齊傳鈞看來,如果國家層面要實現統收統支這一真正意義上的全國統籌,需要將地方繳費費率等各種制度逐漸統一起來。然而,2016年,我國曾為“五險一金”降費率確定一項改革原則:在國家統一規定的框架下,可以給地方更多的自主權,讓它們根據當地實際情況,階段性、適當地下調“五險一金”的繳存比例。有專家表示,可以看出《通知》中截然不同的提法已經顯示出在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政策上,中央正在不斷集中全力,為統收統支做鋪墊的信號。

  不過,有專家則提醒稱,在目前養老保險支出每年都離不開財政補貼的情況下,全國統一降低費率不能操之過急,避免加大一些費率較高省份的財政轉移支付壓力和規模。

  此前,財政部曾披露數據顯示,2016年,我國基本養老保險費收入在整個基金收入中的占比約為78.57%,如果去年財政沒有對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進行補貼,當期的結余將會出現1568億元的赤字。

  北京商報記者 蔣夢惟/文 宋媛媛/制表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養老金中央調劑方案“潛臺詞”》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