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管清友:若幹年後 我們或許會感謝這場中美貿易摩擦

2018-06-12 14:24:35 中國經營網 

  12日,由中國經營報主辦的“2018中國企業競爭力夏季峰會”在北京舉行。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出席開幕並發言。

“特金會”正如火如荼上演,就特朗普近期在國際舞臺的表現及中美貿易摩擦,管清友認為,美國對多方出手,看上去毫無章法,實際上考慮周密。中美貿易摩擦實際是強權時代的兩國博弈。中美關系處在質變期,兩國關系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些變化其實與領導人的個人風格緊密相關。中美貿易實際是兩個國家在經濟貿易領域的戰略調整。

  “特金會”正如火如荼上演,就特朗普近期在國際舞臺的表現及中美貿易摩擦,管清友認為,美國對多方出手,看上去毫無章法,實際上考慮周密。中美貿易摩擦實際是強權時代的兩國博弈。中美關系處在質變期,兩國關系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些變化其實與領導人的個人風格緊密相關。中美貿易實際是兩個國家在經濟貿易領域的戰略調整。

  同時,管清友表示,美國在貿易衝突過程中,有回歸孤立主義的傾向。另外,美國的精英階層與特朗普的意見達成一致,即要調整中美貿易關系。目前,中美貿易摩擦形勢很不明朗,是否會出現中美關系的質變和惡化,還難以判斷。中國要保持平常心,以最好的準備,做最壞的打算。中國也要重新思考,40年的重商主義邏輯是不是需要向內需主義轉移,是不是需要進一步啟動內需。

  此外,在提高企業競爭力方面,管清友認為,過去40年,中國企業家更習慣於所謂“制度套利”、“政策套利”,還不願意也不太善於做從0到1的事,即掌握核心技術。中美貿易摩擦實際上警示了中國,不掌握核心技術,不真正解決從0到1的問題,企業的發展就存在著軟肋。同時中美貿易摩擦也啟示著中國,要在後續改革開放中,力度更大、舉措更實、信心更堅定。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管清友表示,中國在多個領域仍需改革。中國積極應對貿易摩擦這一現實,可能會促成國家的新一輪蛻變。雖然中美貿易摩擦短期內比較棘手,但從長期看,管清友持樂觀態度。他認為,這對兩個國家內部的政策都是一種校正。若幹年後,中國或許會感謝這場貿易摩擦。

  以下為對話全文:

  姚長盛:你覺得“特金會”誰的表現最終會“獲獎”?

  管清友:第一,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我想他們在未來的歷史上,都是屬於偉大的國家領導人。在縱橫捭闔的時代、強權人物時代,應該說中美兩國這種博弈關系,或者貿易摩擦確實引人矚目,肯定會載入史冊。大家基本使出了渾身解數。美國肯定是周密考慮的,不僅對中國出手,對他的盟友,對加拿大、歐洲,對俄羅斯也出手了,所以這是一個強權人物博弈的時代,個人色彩非常濃重。

  中美關系確實進入一個質變期,這個質變期確實包含很多事情,有可能是惡化,有可能是變化,也有可能是好轉,現在還沒法完全做出結論,總之中美關系確實發生了非常微妙的變化,這與過去十年以來,因為金融危機的模式導致經濟金融貿易領域的變化有關系,同時也跟這些領導人個人的風格也有關系。

  姚長盛:你怎麽定性呢?像現在的貿易摩擦和出現的這個時點?

  管清友:除了我們原來講的逆全球化的這樣一個定性以外,我覺得是兩個國家,不敢說全面戰略的調整,至少是經濟貿易領域的這樣一個調整。

  有這麽幾個表現。第一,美國確實像剛才龍部長、金老師講的,美國發布這場貿易戰肯定有他的考慮,有很多原因,剛才幾位都解釋了,非常好。我想補充一個原因,這也是我個人的猜測,美國是不是又到了他在歷史上曾經做過的這個事情,就是他在重新回歸“孤立主義”,像以前我們說美洲人的美洲,當時我們說美國人要擴張,其實不是,其實是一個“孤立主義”,我管好美國的事就好了,所以我在想美國是不是在重新回到“孤立主義”。

  第二,我相信很多人跟美方,無論是官方遊說集團,還有專家都有很多交流。我們確實也看到一種現象,美國的精英階層,其實包括原來一些比較傾華的中國問題專家,現在應該說和特朗普總統意見非常一致,一定要調整中美之間的貿易關系。特朗普總統昨天發的Twitter很能說明問題,他吃虧了,對他不公平了,我對你們都是開放的,關稅很低,你們又強調自己的發展中國家地位,強調自己的新興市場地位,給我設置了各種不同的這個壁壘。從中國的角度來講,其實很容易理解,但是從他的角度,他覺得吃虧了。包括在北約問題上,我們出了那麽多錢,保護了歐洲的安全,結果你們出錢很少,又占我們便宜。所以,昨天他的Twitter很有意思,就是我不會讓歐洲和中國再占美國人在貿易上的便宜了,我覺得這是他很直接、很天真的一個想法,但是他現在在這麽做了,所以我們得重視這個關系。

  姚長盛:很像一個正常的生意人。

  管清友:我覺得其實是很直觀的一種感受。

  姚長盛:要求不被占便宜,要求變現。

  管清友:所以,一方面包括剛才張燕生老師講的,其實在中美之間我們對它的貿易順差沒有那麽大,但是問題在於為什麽我們對它的貿易順差沒有那麽大,其實我們很著急,很怕失去,或者跌下自由貿易這趟列車,是因為自由貿易對我們來說,剛才龍部長講的,我們現在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的旗手。

  最後我想講的就是現在形勢其實很不明朗,是不是僅限於貿易領域,還是會擴展到匯率、金融,乃至於經貿領域以外的議題,出現全美關系的質變甚至惡化,現在還不能完全做出這樣的結論。但是我們抱以最好的願望,但是要做好最壞的準備,其中有幾個準備要做。

  第一,企業準備。我們對貿易摩擦其實保持一顆平常心就可以了。第二,我特別贊同龍部長講的,我們以最大的善心談,但是如果不確定性這麽強,我們無法去溝通,無非就是你說你的,我幹我的,各有各的打法,像當年毛主席打遊擊戰一樣,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第三,比較重要的就是現在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分析了過去40年的重商主義基本政策邏輯,是不是要做一些微調,是不是要把註意力或者政策邏輯的重點轉回到真正的大力度的啟動內需。像我們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可能說永遠希望我們的外貿對整個經濟增長形成如此強有力的推動,如果貿易到了天花板了,慢慢惡化了,我們怎麽辦?我覺得我們應該把思考重點放在內需,如何更大規模的啟動內需,我們還有很多管制領域,其實是可以放松,可以啟動內需的。我們的物流成本、交通成本還很高,我們是可以想方設法降低的。我們的稅費綜合稅負相對比較高,我們可以學美國降低稅費負擔。今天像中國澳門這樣的地區不會擔心食品安全問題,但是在大陸會擔心食品安全問題,這說明監管還沒有完全跟上,這也是其中一個重要方面等等。

  所以,我們強調是不是今天開始思考向重商主義向內需主義轉移,當然也不是完全封閉國門,不要貿易了,在今天經貿關系出現這樣問題的時候,事實上應該提醒我們應該思考國內的需求怎麽去啟動,怎麽樣通過啟動新一輪的國內需求來促進國內的這種大力度的改革。

  姚長盛:不光是一種思路也符合人性,也符合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和願望,現在的選項也很多,形勢也不明朗,但是大家可以去做應對,也需要有自己的一些選項,如果回到中國企業,也回到今天創新和競爭力這幾個關鍵詞上,下一步中國企業在其他的應對和心理準備上需要做防火墻和應對的這些選項之後,我怎麽能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呢?因為我們最近都看到了無數的企業都已經準備做芯片了,大家都準備把自己的競爭力提升到最高的水平了,所以你想有什麽願意?大家可以把自己的競爭力提高一下?

  管清友:其實我們過去40年企業家還是習慣於所謂“制度套利”、“政策套利”。我們的心態還是願意做從1到100的事。我們既不願意,也不太善於做從0到1的事。所以,也許若幹年後,我們再回想起來2018年這場中美貿易摩擦,也許我們會感謝這場摩擦,它給我們幾個提示,或者警示。第一,在過去40年的貿易體系裏頭,中國人還是受益的。第二,在很多領域,即便是不從國家安全角度考慮,即便從企業可持續發展這個角度,不掌握核心技術,不真正解決從0到1的問題,我企業的發展本身存續就是問題,就會有軟肋。

  所以,今年我覺得可能中美貿易摩擦和中興通訊這個事情可能有點刺痛中國人敏感的民族自尊心,又出現政府、企業,很多人都要投芯片,我也不主張大家都去投芯片,這個需要市場規律,需要背後一整套科學技術、教育,整個創新體系的構建,這不是一天兩天能做出來的。

  當然,這場貿易摩擦既然能夠提示我們,或者警醒我們,其實對於我們後續改革開放可能力度更大、舉措更實、信心更堅定其實是有好處的,我們有太多方面其實是需要改的。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我們在內部討論的時候大家都覺得好像我們在很多領域似乎都改的差不多了,很多人算了一下什麽指數,說我們在很多領域都改的差不多了,其實我們看看目前需要改的東西確實還是很多的。所以,我想若幹年以後,我們可能會感謝這個貿易摩擦。當然,對貿易摩擦的現實我們還是要積極的應對,它可能會促成我們在新時代,新一輪的改革開放,無論是從我們對國際規則的認同,我們對這個規則的掌握,還是我們的心態,我們開放的領域,我們的管理方式、管制方式和監管方式,我覺得應該是新一輪的蛻變。所以,我對中美貿易摩擦,短期我覺得可能應對會棘手一些,長期來講,我個人挺樂觀,我覺得挺好,兩個大國之間做一些這樣的博弈,其實對兩個國家內部的政策都是一種校正。

(責任編輯:婁在霞 HN151)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管清友:若幹年後 我們或許會感謝這場中美貿易摩擦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