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洗稿容易維權難

2018-05-16 01:33:00 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記者 平影影

  “不管它被洗成什麽樣,只要我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自己辛辛苦苦寫的文章。”李晶(化名)是一名資深自媒體作者,她經營的個人微信公眾號已經積累了上萬粉絲,發布的原創文章偶爾也會在朋友圈刷屏,但也免不了被“洗稿”,“知道了又怎樣呢?沒辦法維權的,因為洗的太徹底了。”

  李晶的無奈來自於自身以及其他自媒體人的維權經歷。

  1月23日,作家六神磊磊推送文章《這個事我忍了很久,今天一定要說一下子》,直指“洞見”“周衝的影像聲色”等自媒體大號“洗稿”,而作為原作者根本沒辦法。

  六神磊磊的微信公眾號“六神磊磊讀金庸”粉絲量早已過了百萬,發布的文章幾乎篇篇“10萬+”,而“周衝的影像聲色”粉絲量也於去年突破百萬。一個大V被另一個大V公開質疑“洗稿”,立即引爆了輿論。

  第二天,周衝在其公號上發表聲明稱並未抄襲“洗稿”,並表示擬起訴維權。隨後,六神磊磊指出周衝讓其他公眾號開白名單後將文章改寫並標上原創、盜用他人插畫等“惡行”,還列舉了常見的“洗稿”手法,如“她高興壞了”改成“她激動萬分”,“打牌輸掉了這筆錢”改成“把獎學金輸到了牌桌上”等。周衝則再度撰文反駁,六神磊磊於1月26日第三次發文“回懟”。

  雖然六神磊磊獲得了包括胡淑芬等在內的其他大V的支持,但是這番維權結果最終也只淪為了你來我往的幾場“嘴仗”。

  而公眾號“歪理邪說”的作者霍炬在“被洗稿”後,采取了法律手段進行維權,對微信公眾號“差評”提起了訴訟。2016年,該案在杭州市余杭區人民法院正式開庭,據悉這也是國內自媒體首個關於“高級抄襲”公開庭審的案子。

  但霍炬向法治周末記者展示的民事判決書顯示:原告主張被告侵害其著作權依據不足,其主張不成立,駁回原告霍炬的訴訟請求。目前,霍炬已經提起上訴。

  “維權太難了,但是結果在我預料之中。”霍炬告訴法治周末記者,“我起訴是覺得這件事必須得有人去做,輸贏無所謂,就是要有人去做。”

  “洗稿真的太普遍了,例子隨手一抓就是一大把,但是大V維權都如此困難,更何況我們這些沒什麽影響力的自媒體人?”李晶感慨。

  “所謂的偽原創以及洗稿,其實是手法高明的抄襲行為。但是要從法律角度分析洗稿是否涉嫌侵犯他人著作權,必須從洗後的作品來分析。”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中心特約研究員趙占領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現行的著作權法只保護原作品的表達,卻不保護思想,“因此若一篇文章被洗之後,與原作品只有思想或者主題相同,表達上沒有雷同的部分,或是雷同的部分非常少,作品發表出去後,是很難認定侵權的。”

  此外,趙占領還表示,如果網絡上流傳的“偽原創”軟件只是將原作品中的相關詞語用同義詞代替,或者簡單改變語序段落結構,那麽其產出的“偽原創”作品跟原作品相比,還是有明顯的復制效果。

  “這類作品一旦發表,軟件的使用者將涉嫌侵權,軟件的制作者和販售者則涉嫌幫助侵權。”趙占領表示。

  而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遊雲庭告訴法治周末記者,之所以原創者維權困難,是因為所有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先天都有一個“軟肋”,給予知識產權創作者保護的時候,也要兼顧社會公眾的創作自由,有時候就不可避免會出現一個介於知識產權保護範圍和公眾利益之間的灰色地帶。

  “但這並不意味著洗稿者可以逃脫法律制裁。因為著作權法的司法適用標準也在隨著時代進步,法院在司法審判中也不斷嘗試保護鼓勵原創,遏制不勞而獲者。”遊雲庭說,比如2015年判決的瓊瑤訴於正《宮鎖連城》侵權《梅花烙》的案件,《宮鎖連城》對《梅花烙》的侵權方式就和本文討論的洗稿方式非常相似,抄襲了對方主要人物設置和人物關系,但具體文字完全不同。甚至二審判決也承認,劇本《宮鎖連城》中的人物設置更為豐富,故事線索更為復雜,不過,最終還是因其包含了劇本《梅花烙》的主要人物設置和人物關系,因此認定其超越了合理借鑒的邊界,判定構成侵權。

  責任編輯:王碩

(責任編輯:劉偉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洗稿容易維權難》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