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危機中的馬斯克:中國能拯救特斯拉嗎?

2018-05-15 03:11:09 時代周報 

  時代周報特約記者 文嶽

  馬斯克迎來了久違的好消息。

  傳聞已久的特斯拉落戶中國終於有了眉目。來自中國的工商信息顯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於5月10日獲得了上海浦東新區市場監管局核發的營業執照。

  此前5月3日,特斯拉公布了今年一季度的財報,在財報電話會議上,埃隆· 特斯拉CEO馬斯克表示:“可能在下個季度,我們就將公布有關特斯拉中國超級工廠的信息,最遲也不會晚於今年第四季度。”

  然而,對於特斯拉經營狀況的探討和懷疑卻並未終止。

  一季度財報顯示,特斯拉汽車第一季度總營收為34.09億美元,高於去年同期的26.96億美元;但同時,凈虧損也達到了7.85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凈虧損3.97億美元相比有所擴大。特斯拉的現金流與電動汽車量產難題也一直圍繞在該公司左右。

  據彭博社數據,特斯拉每分鐘花費超過6500美元,並且已經有五個季度出現負自由現金流量。在2014-2017年間,它的員工人數也增加了兩倍,人均收入低於汽車行業的競爭對手。

  彭博社甚至認為,除非車輛生產有明顯的提高,或者有新的大筆資金註入,否則特斯拉將在年底前耗盡資金。

  對於向來不走尋常路的馬斯克來說,這一次危機並沒有那麽好過。

  一句話讓特斯拉股價下跌5%

  在特斯拉發布一季度財報後,其股價幾乎變化不大。不過,馬斯克隨後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的一句話,就讓特斯拉股價大跌。

  據悉,當時的電話會議,投行Berstein知名科技分析師托尼·薩科納吉提問,特斯拉計劃今年將資本支出降到30億美元以下,低於去年的34億美元,將對公司產能帶來什麽影響?隨後,托尼進一步追問資本要求的詳細計劃,但突然間信號被切斷。

  很快,電話那邊傳來馬斯克的聲音:“不好意思,下一個問題。這問題太沒勁了?”隨後,情緒暴躁的馬斯克不再回答分析師們的問題,轉頭跑去接聽YouTube線路上散戶們的問題。

  “這是本人從業20年來經歷過的最不尋常的一次財報電話會。”在特斯拉的電話財報會議後短短幾小時,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迅速發研報批評。摩根士丹利分析師認為,雖然電話會上分析師的問題可能本身確實很枯燥“無聊”,但這種問題對於一家使用極高杠桿且極其燒錢的企業來說至關重要。

  對馬斯克的表現,股民們一點都沒客氣,下手幹脆利落—特斯拉股價盤後在短短20分鐘不到的時間裏跌了5%,相當於市值瞬間減少了20多億美元。到了第二天,特斯拉股價重挫近7%。

  5月5日淩晨,馬斯克連發推特對自己的“怒懟”行為道歉、解釋。

  馬斯克發布推文表示,切斷兩位分析師的提問是因為“他們試圖證明他們看空特斯拉的觀點有理”。“看空”意味著他們押註特斯拉股價會下跌,但湯森路透的數據顯示,這兩家公司對特斯拉股票的評級為“持有”或“中性”。

  馬斯克在推文中表示:“我應該回答他們的問題。我真愚蠢,沒有重視他們。”

  股民們對於馬斯特的道歉也還算給面子,在納斯達克股市當天交易中,特斯拉股價有所回升,較上一交易日上漲了3.39%。

  任性來自壓力

  對於馬斯克放飛自我的表現,很多人認為其是由於公司運轉壓力太大而導致。

  特斯拉所遇到的困境例如高管離職、產量目標、大量燒錢問題,在整個市場有目共睹。

  近期,特斯拉的一些高管連續跳槽,讓外界不得不對這家公司的管理能力持懷疑態度。

  早在2017年年底,特斯拉的審計委員會成員斯蒂夫·尤爾韋松就離開董事會,在他之前,業務發展副總裁和電池技術總監也已經雙雙離職。

  今年2月8日,資深高管、全球銷售及服務總裁喬恩·麥克內爾離職,前往Lyft任首席運營官;3月7日,首席財務官埃裏克·布蘭德因個人原因宣布離職,其曾主導收購SolarCity。3月14日,財務主管兼財務副總裁蘇珊·瑞波離職,這位五年的特斯拉老將稱因個人原因離開;4月,特斯拉西歐區域負責人格奧爾格·埃爾離職追尋CEO夢,去Smoothwall做了CEO;還是4月,特斯拉副總裁、負責Autopilot自動駕駛系統的軟件和硬件的芯片大神吉姆·凱勒從特斯拉離職,轉投“宿敵”英特爾,任高級副總裁、負責矽片工程工作,馬斯克的AI芯片計劃因此受影響。

  5月,特斯拉宣布,Model 3前生產負責人道格·菲爾德已經開始休假。特斯拉特別強調道格是想恢復精力並陪伴家人,還沒有離開特斯拉。近期《華爾街日報(博客,微博)》報道,特斯拉高管馬修·施瓦爾離職奔赴谷歌無人車公司Waymo。

  同時,外界一直質疑特斯拉是否能達到關鍵車型Model 3的生產目標。目前該公司正努力實現一個目標:在今年6月底前每周生產5000輛Model 3。但在今年上半年,它仍落後於計劃。

  CNBC報道說,許多從特斯拉裝配線上出來的車輛需要返工,一名內部員工估計,弗裏蒙特工廠新車的部件返工率可達四成。

  巴克萊最新發布《工業4.0 VS 特斯拉的“熄燈”》報告指出,比特斯拉效率更高的競爭對手正在迎頭趕上。金融科技和分析公司S3 Partners表示,在過去一個月特斯拉空頭股規模增加19%至1070億美元,這使特斯拉成為美國最被賣空的股票。而在近日,一家名為Nikola Motor Company的電動汽車初創公司起訴特斯拉的電動半掛式卡車侵犯了自己的專利,要求賠償20億美元。

  特斯拉瀕臨破產邊緣

  盡管馬斯克堅稱,該公司既不需要也不打算進行新一輪融資,但許多分析師認為,該公司將在2018年底前尋求籌集更多資金。

  《華爾街日報》稱“特斯拉正處於生死存亡關頭”,要麽創造更多收入,要麽馬上籌集更多資金。從衡量企業財務安全的角度看,特斯拉的Z值為1.26(美國學者Altman發明的一種衡量企業破產風險的方法)。而任何得分低於1.8的公司都將成為投資者的噩夢。得分為1分或更低,意味著企業可能在兩年內破產。總部位於洛杉磯的私募股權投資公司Patriarch Organization首席執行官埃裏克·希弗指出:“未來特斯拉仍需要投資者支持,馬斯克此次的表現將會改變特斯拉籌集資金的能力。”

  希弗稱:“在這個關鍵時刻,他需要增強投資者的信心,而不是讓人認為他表現不穩定,完全失去了理性一面。”

  然而也有分析師認為馬斯特的表現雖不好,但也不必杞人憂天。

  市場研究公司Jefferies的分析師菲利普·霍喬斯表示,在任何籌資活動中,基礎業務基本面更為重要,盡管“管理層可信度”也是一個因素。

  霍喬斯稱:“這次事件有一定影響,但這並不能阻止他們籌集資金。”

  北德意誌銀行分析師弗蘭克·施沃普指出,馬斯克拒絕回答問題或接受批評的做法“不太聰明”,但馬斯克籌集新資金的能力仍然沒有受到影響。

  甚至也有人力挺馬斯克。有分析師認為,馬斯克如此的表態,是為了向市場證明,在華爾街認為特斯拉急需融資、同時在空頭認為特斯拉面臨破產的邊緣時,馬斯克想要表現出他根本不擔心現金的問題,而也並不需要再次融資。

  彭博社表示,在特斯拉成立的頭七年,特斯拉完全依靠私人和風險投資基金,其中大部分來自馬斯克本人。2004年,特斯拉在A輪融資750萬美元時,馬斯克捐贈630萬美元,並擔任特斯拉董事會主席職位。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特斯拉掙紮求存,馬斯克在在特斯拉破產前幾個小時前策劃了一筆4000萬美元的債務交易,令特斯拉得以存活。2017年,特斯拉手頭持有現金34億美元,未償債務達到94億美元,這證明了馬斯克的借貸實力。但許多分析師認為,特斯拉很快將需要再次籌集資金。

  如同美國《連線》雜誌的評論,雖然一直以來馬斯克不論是遇到高層離去、交付不如預期、還有一些細枝末節的八卦、負評,但其總是以瘋狂又高調的姿態在大庭廣眾前狂語、嘲笑競爭對手,做出各種瘋狂之舉來回應。而投資者似乎也漸漸習慣了他這樣的看似輕狂,但最後總是化險為夷的作風。

  這一次,馬斯克能否帶領特斯拉躲過這一劫?

(責任編輯:劉偉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危機中的馬斯克:中國能拯救特斯拉嗎?》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