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新京報評空姐遇害:共享理念下的“怪胎”

2018-05-13 09:17:21 新京報 
鄭州警方在今天(5月12日)上午公布了案件的最新進展。5月12日淩晨4時30分許,警方在鄭州市西三環附近一河渠內打撈出一具屍體。上午10時許警方通報稱,DNA樣本完成鑒定,死者確系殺害空姐的疑兇劉某華,案件至此告破。

  鄭州警方在今天(5月12日)上午公布了案件的最新進展。5月12日淩晨4時30分許,警方在鄭州市西三環附近一河渠內打撈出一具屍體。上午10時許警方通報稱,DNA樣本完成鑒定,死者確系殺害空姐的疑兇劉某華,案件至此告破。

  即便警方宣布了案件告破,但依然有諸多疑問未被解答。

  昨日,滴滴發聲明稱,接單賬號歸屬於嫌疑人父親。嫌疑人系違規借用其父順風車賬號接單。但在今天上午,劉振華的父親向新京報表示,自己沒有註冊過滴滴順風車賬號。

據紅星新聞報道,劉某華在2017年12月拿到駕照,而滴滴順風車對司機的要求是駕齡1年以上。

  據紅星新聞報道,劉某華在2017年12月拿到駕照,而滴滴順風車對司機的要求是駕齡1年以上。

  以上述信息推測,滴滴在註冊審核、接首單前的人臉識別等環節的存在明顯漏洞。拋開具體事件,順風車這一打著“公益”、“共享”標簽的產物,因其與網約車不同的屬性和監管標準,再次受到質疑。

  過去幾年間,網約車順風車、共享民宿和各式外賣為代表的新經濟企業迅速崛起,幾乎完全改變了都市人的生活習慣。但在滲入毛孔的便捷之外,由快速規模化擴張而引發的安全問題,成了懸在數以億計的用戶頭上的達摩克裏斯之劍,以至於只有當惡性事件發生時,人們才驚恐地意識到背後埋藏的巨大隱患。

Airbnb界面
Airbnb界面

  順風車監管空白:共享理念下的“怪胎”

  空姐遇害事件發生之後,公眾開始質疑滴滴平臺對順風車審核不嚴的問題。滴滴公司在昨日公布自查結果,承認平臺存在監管漏洞,宣布順風車平臺業務全國停業整改一周。該嫌疑人系違規使用其父的順風車賬號接單,在案發前就因言語性騷擾而被投訴,但滴滴並未對投訴做妥善處理。

  有媒體在事後實測發現,滴滴順風車在註冊審核環節上存在明顯漏洞。女性司機在上傳了男性司機的系列證件後也能正常過審。此外,與快車相比,滴滴平臺在順風車司機的註冊審核上十分寬松。

  快車要求車主駕齡需滿三年以上,順風車主為一年以上。快車車主註冊時明確要求無暴力、犯罪、吸毒證據,無酒駕、毒駕等嚴重交通違法事故,順風車在註冊要求上沒有此類表述。

  實際上,順風車並不歸屬於網約車範疇,在準入門檻、政策監管受到的限制都比網約車低很多。

  2016年,交通運輸部公布了《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對網約車行為進行了明確的規定,順風車則不受此約束。《暫行辦法》中規定,順風車“按城市人民政府有關規定執行”,將對順風車的管理權限下放到各地政府。不過目前,各地對順風車的監管尚無明確統一的標準。

  網約車新政實施後,北京市在2016年出臺《北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指導意見》,要求駕駛員駕齡應在1年以上,車輛須是駕駛員本人所有的、具有本市號牌且經檢驗合格的7座以下小客車。

  在事發的鄭州,曾在2016年11月發布了《鄭州市規範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的意見》(征求意見稿),但門檻相對比較模糊,未對駕駛員及車輛作出明確要求,且目前尚未形成法律規定。

圖 視覺中國
圖 視覺中國

  監管部門對於順風車和網約車明顯不同的準入監管要求,或許來自於順風車天生帶有的“公益、非盈利目的”屬性。

  2014年1月,北京市交通委就發布了《北京市交通委員會關於北京市小客車合乘出行的意見》。北京市交通委認為,小客車合乘是緩解城市交通擁堵、減輕排放的辦法之一,將規範本市小客車合乘行為,保護合乘各方的合法權益,區別合乘與非法運營,並且首次認可乘客合理分攤“拼車費”。

  不過必須厘清的是,各地發布的指導意見中均對合乘車輛每日的派單數量作出規定,北京、上海等地要求上限為2次,鄭州市公布的征求意見稿中上限為4次。但滴滴順風車每日最高可接單數為15單,明顯高於各地政府的規定。

  此外,滴滴在招募順風車主時的宣傳界面中放大了順風車的盈利性質,以“月入xx元”等標語引導車主,導致部分快車司機加入順風車的行列之中。與政策中規定的不得將順風車做營運行為相違背。

  而在日常的運營中,人們總能發現,順風車中存在一定數量的“專職車主”,他們並非在上下班或有計劃的出行中順便捎人,而是帶著營利目的專職運營,尋找中國創客(ID:xjbmaker)記者曾多次遇到往返於首都機場和常營一帶的“專職順風車”,司機們選擇跑順風車而不是快車的原因是“抽成少,多拼幾個人就比跑快車劃算。”

  平臺審核寬松,對車主接單次數限制明顯高於監管標準,導致一些司機在順風車平臺上“以順風車之名,行網約車之實”。

西安女孩乘坐網約車昏迷 / 視覺中國
西安女孩乘坐網約車昏迷 / 視覺中國

  新經濟的致命漏洞

  當我們向前回溯之時,會發現空姐遇害事件並非孤例。

  2016年,深圳一名24歲女教師在搭乘滴滴順風車返回學校途中,被車主搶劫後殺害。滴滴公司之後表示,涉案司機用真實的身份證、駕駛證及行駛證在順風車平臺上註冊並通過審核,但涉案車輛的拍照系司機偽造。

  警方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嫌疑人此次作案並非臨時起意,而是有預謀的實施。女教師在遇劫後並未反抗,但嫌疑人擔心其報警遂將其殺害。

  CNN在近日報道稱,過去四年中,至少有103名Uber司機、18名Lyft司機因涉嫌強奸、性騷擾乘客而受到指控,而這還僅僅是CNN經過事實核實後確認的數據,更多的投訴因為缺乏數據支撐而未計算在內。

此類事件不只存在於網約車領域。

  此類事件不只存在於網約車領域。

  2017年底,英國《衛報》報道稱,一名男用戶在民宿網站Airbnb上預定了一間墨爾本的民宿後,入住後遭到居住在該房的三名男子強奸,之後被殺害。

百度搜索“外賣 性侵”截圖
百度搜索“外賣 性侵”截圖

  在鄭州空姐被害案發生後,網上出現了不少關於互聯網時代裏進入我們生活的陌生人的疑問,“每天都要接觸的外賣和外賣員安全嗎?這些平臺對於從業者的管理和安全審核嚴格嗎?”

  類似的擔心並非無中生有。上海市曾在2016年11月發生一起外賣小哥入室強奸案件。小區物業公司經理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該名女子近期叫了四次外賣,每次都是同一名外賣員來送餐。事發當天,這名外賣員在送餐時將女子強奸。

  前不久,新京報調查發現,網上有人專門販賣外賣訂餐客戶信息,包括訂餐者的姓名、手機號碼、訂餐地址等個人信息,每條叫價不到一角錢,部分外賣騎手也參與其中。

圖 視覺中國
圖 視覺中國

  不可否認,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所帶來的新經濟模式,極大地提高了我們生活的便捷程度,但一些在資本催熟下的“新經濟模式”也存在著天然的漏洞。

  如順風車業務上加入的類似社交功能標簽評價,一些民宿平臺要求用戶上傳真實身份信息,鼓勵用戶關聯社交賬號等個人信息,這些信息因為產品本身線下環節的存在而容易引發更多風險。在一些外賣平臺,用戶的住址和真實電話被明示於訂單,增加了個人隱私信息被販賣的可能。

  對於創業者和投資人來說,這些可能對用戶來說的致命漏洞,同樣是企業的致命漏洞。無論線上還是線下,無論新的商業模式和科技成果會對生活帶來多大便利,給企業帶來多高估值,脫離了用戶安全,一切價值都可能歸零。

  新的技術與模式創造了數以億計的財富規模,也同樣有能力去規避高速發展下隱藏的致命漏洞。如何加強對平臺漏洞的監管,保障用戶的信息及個人安全,將是這些新興經濟企業將要面臨的至關重要的課題。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新京報評空姐遇害:共享理念下的“怪胎” 》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