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價值觀引領算法才有優質“頭條”

2018-04-13 03:25:00 北京日報 

  崔文佳

  有人將這一代網絡信息平臺的崛起形容為“電線桿式的低俗生意,裹上了算法的外衣。”話雖刺耳,但著實點出了癥結所在。如果說技術決定了一家互聯網企業的起跑速度,那麽價值觀則決定了它最終能跑多遠。永遠不要淪為技術的囚徒,始終恪守著法律法規、公序良俗,追求價值閱讀、更高審美,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連日來,“今日頭條”屢上“頭條”。這一資訊類APP巨頭,先是自己吃了“黃牌”,受到在各應用商店暫停下載服務3周的處罰;緊接著,其兄弟產品“內涵段子”因存在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等突出問題被亮“紅牌”,永久關停。面對整改,掌門人張一鳴發公開信進行道歉和反思,表示“過分強調技術的作用,卻沒有意識到,技術必須要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來引導”。

  監管升級,只為激濁揚清。近段時間,相關部門重拳出擊,主流媒體密集發聲,諸多飽受詬病的網絡平臺都收到了罰單。熱衷於整蠱惡搞、無底線炒作的快手、火山等短視頻平臺被依法約談;鳳凰新聞、網易新聞等因妨礙傳播秩序被短期下架;愛奇藝、嗶哩嗶哩等打擦邊球的自制內容被按規清理……可見,雖然網絡“重鎮”正從PC端轉向移動端,但哪裏都不是“監管飛地”,執法必嚴、違法必究從來不是說說而已。這張長長的整改名單上,既有久經沙場的網媒老兵,也有異軍突起的行業新秀,卻無一例外因為“算法至上”、唯“眼球”馬首是瞻而忽略了質量與責任,甚至觸碰到紅線底線。

  有人將這一代網絡信息平臺的崛起形容為“電線桿式的低俗生意,裹上了算法的外衣。”話雖刺耳,但著實點出了癥結所在。在一些運營商的初始邏輯裏,沒有“文以載道”“文以化人”的使命感,認為打造一個信息分發平臺與其他互聯網產品並無二致,支撐靠技術,互動靠算法,營利靠流量。也正是基於這種純物理性的視角,讓他們坦然面對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天平”的失衡,甚至理直氣壯地喊出了“算法沒有價值觀”。產品在不斷更新叠代,但運營商將幾乎所有的精力與智慧,都花在了如何解碼用戶的興趣DNA上,花在了怎樣以“私人訂制”增加用戶黏性上。於是乎,我們看到了一個個體量見長的“信息垃圾場”,標題黨與雞湯文橫行,謠言廣告與八卦段子齊飛,持續迎合和強化著低俗趣味。

  飲鴆止渴或可得逞一時,但終會遭到反噬。短短幾年間,這些靠著算法打天下的網絡平臺就嘗到了喜憂參半的滋味——用戶規模呈指數式上揚,廣告收益引眾同行艷羨,與之同時,平臺公信力卻被透支,企業美譽度更是一跌再跌。從這個意義上看,一度風光無兩的市場寵兒如今淪為整治行動的負面典型,不在意料之外,實在情理之中。尤其是聽罷輿論場中對這些行業弄潮兒恨鐵不成鋼的惋惜聲,對相關部門猛藥治屙的叫好聲,我們就會鮮明地體察到,“惡趣味”的擁躉終究是少數,絕大多數人早已對信息垃圾感到反胃。網絡監管不斷加碼的推動力,絕不僅僅來自相關部門的監管職責,更來自頗為廣泛的民意基礎。於當事平臺而言,被點名批評的滋味自然難受,但這何嘗不是放棄社會責任的自作自受?

  如果說技術決定了一家互聯網企業的起跑速度,那麽價值觀則決定了它最終能跑多遠。企業在很大程度上和人一樣,渾渾噩噩註定徒有皮囊;有了價值追求,才算擁有了靈魂,方能追求詩和遠方。尤其是那些涉足信息傳播的網絡平臺,須臾不能忘記文中有深意、字中有乾坤;一旦具備了媒體屬性,就必須肩負起成風化人、凝心聚力的神聖使命。也正是如此,我們才強調,算法主導的時代,更需要把關、主導、引領的“總編輯”,更需要有態度、有理想、有擔當的“守門人”。說到底,技術和算法終究是工具,是末;思考的樂趣、價值的塑造、知識的完善,才是目標,是本。以價值觀引領算法,讓算法回歸服務內容的本職,“人工推薦+智能篩選”相結合優化推送方式,才能更好地傳播主旋律、弘揚正能量。

  技術再怎麽變,傳播渠道再怎麽變,內容為王的地位沒有變也不會變。離開權威客觀公正的新聞報道,離開積極健康向上的信息內容,算法越強大越容易誤入歧途。永遠不要淪為技術的囚徒,始終恪守著法律法規、公序良俗,追求價值閱讀、更高審美,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以更大視野來看,媒體領域的變革不過是技術蓬勃發展的一個側影。透過這一切口,我們看到的是人類與技術之間的關系。這對於理解我們時代的科技與人文,進而思考何為我們時代的價值堅守,無疑是一個重要契機。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價值觀引領算法才有優質“頭條”》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