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越南制造”會取代“中國制造”嗎?

2018-02-12 00:53:00 證券時報 

  李映泉/供圖

  “越南制造”

  會取代“中國制造”嗎?

  證券時報記者 李映泉

  作為中國西南邊陲接壤的鄰國,越南最近在國際社會引起了不小的關註。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互致新年賀信。就在近期,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赴易事特(300376,股吧)(300376)並購標的越南光伏采訪,有幸對越南制造有了一番近距離了解。

  2017年10月,越南公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GDP增速達到7.46%,超過了同期印度和中國的增速,位居全球第一,國際上也紛紛開始討論越南是否會成為下一個“經濟奇跡”。

  低成本優勢

  如今的越南,正值人口紅利黃金期,大量廉價勞動力的釋放推動經濟快速增長。2017年全年,越南GDP同比增速達6.81%;過去十年,越南GDP平均增速也在6%左右,遠遠高出全球平均增長水平。

  憑借低廉勞動力成本,越南正吸引著全球制造業的轉移,特別是承接了大量來自中國的制造業產能,耐克、三星、LG乃至英特爾都紛紛在越南設立工廠。2010年,越南首次超過中國,成為耐克最大的鞋類制造基地。

  記者本次采訪的對象越南光伏總經理楊勇智,對此體會頗深。他所管理的越南光伏公司於2014年成立,如今已經擁有4.0GW光伏組件設計產能,成為整個東南亞地區首屈一指的光伏龍頭企業。

  在楊勇智看來,公司將產能設在越南的成本優勢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人工成本,越南員工年均收入約合3.3萬元人民幣,是國內可比的用工成本的1/3;即便如此,該公司用工薪酬也較越南當地其他制造業平均高出約50%。而一份海外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越南勞動力平均年薪為2948美元,低於泰國的4923美元,更是遠低於中國的10134美元。

  二是用地成本,相比國內,越南的工業用地購置成本相對較低,有些甚至還可以獲得永久產權。

  三是能源成本,光伏產業是耗電大戶,越南當地的平均工業用電價格約合0.48元人民幣/度,中國國內各地區的工業用電價格在0.7-0.9元/度之間。

  四是稅負成本,按照越南稅法,外商在很多行業的投資項目可以享受“兩免四減半”稅收優惠,即前兩年免稅企業所得稅,後四年減半征收;對於部分高科技產業,越南方面還給出更優惠的“四免九減半”政策。

  除此之外,由於中國光伏產業出口受到歐美地區“雙反”制裁,越南則可以有效規避這一制裁風險。楊勇智透露,即便考慮到特朗普政府最新頒布的“201法案”(對所有向美國進口光伏產品無差別征收35%保護稅率)後,越南光伏組件的銷售價格仍比中國同行具有0.31美元/W的巨大價格優勢。

  轉移容易取代難

  事實上,這幾大成本優勢同樣是不少中國制造產業轉移越南的原因。巨大的成本優勢之下,越南制造將“全面取代”中國制造的說法開始甚囂塵上。

  但在記者看來,雖然中國部分制造行業已經逐步轉移到越南,但越南制造“全面取代”中國制造的說法還不太現實。

  首先是產業鏈和供應鏈的完備度。中國制造業目前具備全球最完備的產業鏈供應體系。例如一輛汽車的生產,需要用到數千甚至上萬家供應商的支持,全球範圍內只有中國能夠在最短時間內提供全產業鏈的供應配套服務,但越南目前遠未具備這樣的基礎。

  楊勇智對這一看法也表示贊同。他強調,光伏是一個產業鏈結構比較簡單的行業,主要包括上遊矽片到中遊電池再到下遊組件三個環節。他在創立越南光伏之初,曾一度嚴重受制於光伏電池的采購制約,甚至“拿錢都買不到貨”。無奈之下,只好在越南再度成立一家越南電池公司,確保了光伏電池的供應,後續還有可能繼續在越南打造上遊矽片的產能。

  如果產業鏈簡單,將全產業鏈都“搬到”越南固然不算什麽問題,但諸如汽車、消費電子等精密復雜的產業鏈,整體轉移到越南幾乎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第二是基礎建設。越南經濟雖然高速增長,但基礎建設水平仍遠遠落後與中國。有人直言,越南基礎建設目前還是中國上個世紀“90年代”的面貌。

  第三是本土企業實力較弱。越南統計總局數據顯示,2015年越南出口總額達1621.1億美元,其中外資企業出口額約為1105.9億美元,占全國出口額的68.2%。

  不僅如此,排除外資企業出口額後,越南本土出口中的大部分來自農林水產品出口,真正的越南本土制造業出口可以忽略不計。

  相比之下,“越南制造”的模式更類似於上個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走的都是來料加工的代工模式,所謂“越南制造”中,除了工人與產地,其他越南元素少之又少,越南本土還遠遠沒有出現類似華為、美的、格力這樣強有力的制造品牌。

  雖然越南短期內還無法取代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但“越南制造”近年來的異軍突起和企業的大面積遷移依然向中國制造業敲響警鐘。“中國制造”不再一枝獨秀,而是迎來更多方面的挑戰。

  對於成本優勢不再的中國制造業而言,面對越南制造來勢洶洶的競爭,應該何去何從?風物長宜放眼量,在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一帶一路”構想中應該可以找到答案。

  2017年11月12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河內與越共中央總書記阮富仲會談時,雙方就深化中越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系達成重要共識,雙方同意落實好共建“一帶一路”和“兩廊一圈”合作文件,促進地區經濟聯系和互聯互通,推動經貿、產能、投資、基礎設施建設、貨幣金融等領域合作不斷取得務實進展。

  今年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與阮富仲互致新年賀信時表示,2017年中越“一帶一路”與“兩廊一圈”戰略對接邁出重要步伐,雙邊貿易額實現1000億美元目標,人員往來近1000萬人次,兩國人民從雙邊關系發展中有了更多的獲得感。

  記者認為,中國企業一方面可以以越南制造作為借鑒,進一步優化自身產業體系;另一方面,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順應“一帶一路”倡議,將部分中低端產業布局到更具備成本優勢的越南,將外部優勢為我所用,也不失為一條值得探索的方向。

(責任編輯:劉偉 HF11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關於《“越南制造”會取代“中國制造”嗎?》的報道,那就掃碼下載和訊財經APP閱讀吧。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