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外媒:看跌中國的對衝基金經理註定失敗 他們完全不了解中國意誌

2018-01-24 11:11:12 新浪網 

  金融危機後,一群對衝基金經理豪賭中國經濟崩潰,但中國經濟仍在強勁增長。是他們不懂中國國情,還是他們只是下註太早?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24日上午FT訊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機開始緩和後不久,在夏諾斯(James Chanos)領導的對衝基金Kynikos Associates,一名分析師向基金管理層作了一次關於中國的報告。他介紹的情況讓管理層瞠目結舌。

  新浪美股 北京時間24日上午FT訊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機開始緩和後不久,在夏諾斯(James Chanos)領導的對衝基金Kynikos Associates,一名分析師向基金管理層作了一次關於中國的報告。他介紹的情況讓管理層瞠目結舌。

  這名分析師估計,當時中國在建的高層建築的建築面積達到56億平方米。這是一個巨大的數字——僅辦公空間的面積就相當於為中國每個男女老少都提供一個小隔間——以至於夏諾斯以為這名分析師一定是把平方英尺和平方米搞混了。

  但這名分析師表示,他已經核實過數字,這讓夏諾斯震驚。“我們意識到,哇,這可是個一輩子難得見到的現象,”夏諾斯後來回憶稱。

  這位滿頭白發的反傳統人士是首批意識到安然(Enron)欺詐騙局的人之一,他打賭這家能源公司的股價將暴跌(用華爾街的術語來說是“做空”),並因此聞名。對於中國,夏諾斯當時認為,他找到了Kynikos的大型做空對象。他開始做空那些將在中國硬著陸的情況下遭殃的公司,並且到處宣稱中國債臺高築的經濟中潛藏著危險。

  “最能說明泡沫存在的是信貸過度,而不是估值……眼下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國更信貸過度,”他在2009年12月對CNBC表示。一群對衝基金經理很快跟進,其中不少人在媒體上享有高知名度,包括Eclectica Asset Management的休· 亨德利(Hugh Hendry)、海曼資本的凱爾· 巴斯(Kyle Bass)、Passport Capital的約翰· 伯班克(John Burbank)及Odey Asset Management的克裏斯平· 奧迪(Crispin Odey)。

快進到2018年,看空中國的人大多已被迫咽下苦果。盡管中國經濟已從10年前的兩位數增速放緩,而且在2015年和2016年都遭遇顛簸,但每一次顛簸最終都平息了下來。許多人當初預測的債務危機和匯率崩盤都沒有成真。2017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9%,這是兩年來最快的增速。

  快進到2018年,看空中國的人大多已被迫咽下苦果。盡管中國經濟已從10年前的兩位數增速放緩,而且在2015年和2016年都遭遇顛簸,但每一次顛簸最終都平息了下來。許多人當初預測的債務危機和匯率崩盤都沒有成真。2017年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6.9%,這是兩年來最快的增速。

  “(做空中國)的交易當初勢頭很猛。但他們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中國有意誌也有財力來應對這些問題。”太平洋(601099,股吧)投資管理公司(PIMCO)的基金經理邁克爾· 戈麥斯(Michael Gomez)說,“這使形勢發生了逆轉。”
休· 亨德利(Hugh Hendry)/去年關閉的Eclectica Asset Management的直言不諱的前負責人,很早就看空中國。2009年,他在YouTube上發布“鬼城“的視頻,並預言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將引發又一場全球金融危機。然而,近年他對中國的看法變得積極起來,還稱巴斯等人太過悲觀。
  休· 亨德利(Hugh Hendry)/去年關閉的Eclectica Asset Management的直言不諱的前負責人,很早就看空中國。2009年,他在YouTube上發布“鬼城“的視頻,並預言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將引發又一場全球金融危機。然而,近年他對中國的看法變得積極起來,還稱巴斯等人太過悲觀。

  其結果是,很多中國懷疑論者認輸了。亨德利在2016年轉為看多中國,但不得不在去年關閉了他的對衝基金;Corriente Advisors的馬克· 哈特(Mark Hart)在9月放棄看空中國的頭寸。伯班克在12月關閉了他的旗艦基金。就連夏諾斯也表示,在他開始做空中國的交易以來,現在是他做空中國頭寸最小的時候。

  去年,做空中國者遭受了尤為沈重的打擊。據紐約數據提供商S3 Partners的數據,2017年,做空在香港或者中國內地上市的中資公司的投資者遭受逾350億美元的損失,幾乎是他們賭註的一半。

  為何看空中國的人大錯特錯?是他們未能理解中國經濟的運作方式,還是他們只是太早下註?在市場上,這些問題往往沒有多少差別。但對於全球經濟而言,這是2018年需要回答的最重要問題之一。

  即使中國的整體增長數字很強勁,但一些分析師和投資者正再次擔心,北京方面為解決國內令人憂慮的信貸熱潮而采取的努力今年可能會造成問題。
詹姆斯· 夏諾斯(James Chanos)/Kynikos Associates創始人,曾因做空能源公司安然而聲名鵲起,後者於2001年破產。他的做空對衝基金的名字在希臘語中的意思是“懷疑者”。夏諾斯是最知名的看空中國者之一。
  詹姆斯· 夏諾斯(James Chanos)/Kynikos Associates創始人,曾因做空能源公司安然而聲名鵲起,後者於2001年破產。他的做空對衝基金的名字在希臘語中的意思是“懷疑者”。夏諾斯是最知名的看空中國者之一。

  的確,面對中國迄今頗為和緩的增長放緩,一些最看空中國的人依然不為所動。夏諾斯表示,Kynikos做空中國的豪賭基本上是成功的。這位對衝基金經理——以及其他一些知名投資者和經濟學家——依然確信中國經濟仍在走向沒落。

  去年10月召開的十九大宣布中國進入了“新時代”,並勉勵全黨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懈奮鬥。其實中國在很大程度上已實現了這一夢想。30年前,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大約為2500億美元,大致相當於芬蘭或智利當前的經濟規模。如今,按當前價格計算,僅深圳(香港以北的內地城市)的經濟規模就比上述數字高出三分之一。中國的整體GDP已增至近12萬億美元。

  然而,中國在危機後的增長受到借貸的推動。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數據顯示,包括政府、家庭和本土企業在內的總體債務與GDP之比在過去10年裏大幅升至256%。中國銀行(601988,股吧)業資產與GDP之比已經從五年前的240%膨脹至310%。

  這是對衝基金做空中國的主要依據,海曼資本的巴斯就是這麽說的。2016年初,他列舉了為何說“中國已無退路”的理由。他寫道:“有人堅定地認為,中國人只需要繼續依靠無止境擴張的信貸,就能成功避免危機,最嚴重的情況也不過是經濟增長溫和放緩,這讓我們想起2006年人們堅信美國房價永遠不會下跌。”

  巴斯在那時辯稱,中國將不得不通過大量消耗外匯儲備來拯救其壞賬纏身的金融部門。這將迫使它讓人民幣貶值。當時中國已通過讓人民幣相對於美元貶值而驚嚇了市場,而押註人民幣更大幅貶值成了對衝基金經理們的熱門交易。
凱爾· 巴斯(Kyle Bass)/以達拉斯為大本營的對衝基金經理,在金融危機後聲名鵲起,因為他成功押註了次貸危機爆發及冰島以及後來希臘的違約。他對中國爆發危機的押註遠沒有那麽成功,但海曼資本的這位創始人並未氣餒。
  凱爾· 巴斯(Kyle Bass)/以達拉斯為大本營的對衝基金經理,在金融危機後聲名鵲起,因為他成功押註了次貸危機爆發及冰島以及後來希臘的違約。他對中國爆發危機的押註遠沒有那麽成功,但海曼資本的這位創始人並未氣餒。

  在一段時間內,這種押註看起來很聰明。在2015年至2016年間,中國外匯儲備減少了約1萬億美元,到2016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下跌逾12%,至8年低位。然而中國守住了陣地。人民幣在2017年反彈,外匯儲備再次增加,空頭被無情地擊潰。

  美奇金投資咨詢公司(J Capital Research)的研究總監楊思安指出:“中國對人民幣被做空非常敏感,認為被某些境外基金出其不意地占便宜是某種國家恥辱。”
查諾斯等一部分看空中國的人士仍然賺了錢,他們回避匯率豪賭,而是專註於間接暴露於中國經濟放緩和再平衡的公司,比如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等大宗商品集團。但對很多投資者來說,大舉做空中國的押註已被交易員們沮喪地稱為“寡婦制造者”。

  查諾斯等一部分看空中國的人士仍然賺了錢,他們回避匯率豪賭,而是專註於間接暴露於中國經濟放緩和再平衡的公司,比如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澳大利亞的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等大宗商品集團。但對很多投資者來說,大舉做空中國的押註已被交易員們沮喪地稱為“寡婦制造者”。

  從上世紀80年代初起就投資於中國的對衝基金老將馬克· 金登(Mark Kingdon)表示,許多看空中國的人士只是誤解了這個國家。金登資管公司(Kingdon Capital Management)的這位老板表示:“在所有這些噪音下,人們有時候很容易忘記中國是一個有管理的經濟體,他們所有的債務都是自己欠自己的,他們還有數萬億美元外匯儲備。我關註中國很多年了,也許我在喝‘酷愛’飲料(Drinking the Kool-Aid,指一個人在同伴壓力之下接受危險的觀念—譯者註)。但他們取得的成就是驚人的。”

  有跡象表明,中國正在著手解決信貸熱潮問題。摩根士丹利估計,2017年前9個月,中國總體債務與GDP之比僅上升4個百分點,這與2015至2016年上升42個百分點相比是一個“顯著改善”。摩根大通(JPMorgan)估計,去年第二季度債務與GDP之比下降,這是自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絕對值下降。

  由Direxion管理的兩只被恰當地稱為Yinn和Yang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表現迥異,突顯出北京方面的成功。Yinn這個三倍杠桿的“看多中國”的ETF在2017年回報率接近130%,而Yang這個“看空中國”的ETF價值縮水三分之二。

  然而,讓悲觀者不安的因素依然存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其對全球經濟的最新展望中警告稱,“中國金融體系的規模、復雜程度和增長速度都指向金融穩定的風險”。
就連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也警告,中國可能面臨“明斯基時刻”—此言指的是美國經濟學家海曼· 明斯基(Hyman Minsky)的理論,即穩定滋生自滿情緒,最終不可收拾,造成恐慌。上周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也警告稱,某個“黑天鵝”事件可能威脅中國的金融穩定。

  就連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也警告,中國可能面臨“明斯基時刻”—此言指的是美國經濟學家海曼· 明斯基(Hyman Minsky)的理論,即穩定滋生自滿情緒,最終不可收拾,造成恐慌。上周中國銀監會主席郭樹清也警告稱,某個“黑天鵝”事件可能威脅中國的金融穩定。
克裏斯平· 奧迪(Crispin Odey)/倫敦最知名的對衝基金經理之一,近年表現不佳,但他仍堅信,世界各地的量化寬松操作以及中國信貸泡沫內爆,最終將導致崩盤。
  克裏斯平· 奧迪(Crispin Odey)/倫敦最知名的對衝基金經理之一,近年表現不佳,但他仍堅信,世界各地的量化寬松操作以及中國信貸泡沫內爆,最終將導致崩盤。

  總部位於波士頓的投資集團GMO的董事長兼新興市場股票部門主管阿爾瓊· 戴維查(Arjun Divecha)認為,早就該對金融領域那些不受監管的陰暗角落進行打擊。他將中國經濟比作一片森林,而大樹下的灌木(影子銀行體系)長得太快。

  他表示:“需要燒掉那些灌木,同時又不燒毀大樹。發生這種情況的風險是存在的,但他們有對付它的工具。”巴斯沒有回應就海曼資本的空頭頭寸發表評論的請求,但他似乎決心堅持自己的押註。12月29日,他在Twitter轉發了路透社一篇關於中國影子銀行業的文章,稱當前局面是一場“徹底的金融災難”。

  夏諾斯表示,北京方面不願采取可能導致急劇放緩的任何行動,“每當他們踩下剎車,經濟增長就會失去後勁,然後他們就會掉頭。”

  就目前而言,投資者正沈浸於多年來覆蓋面最廣的全球經濟增長,這在全球市場幫助引發了一輪漲勢。中國的反彈在這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而多數投資者預計這一趨勢將繼續。

戈麥斯表示,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投入“異常多的時間”評估中國,每個月都到中國評估其經濟健康狀況。雖然仍存在一些風險,但他認為,當局總體上較好地應對了挑戰。“我們沒有放松警惕。但目前我們的評估是,這些問題都得到了遏制,”他說,“他們一只腳踩著油門,一只腳放在剎車上。”譯者/何黎

  戈麥斯表示,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投入“異常多的時間”評估中國,每個月都到中國評估其經濟健康狀況。雖然仍存在一些風險,但他認為,當局總體上較好地應對了挑戰。“我們沒有放松警惕。但目前我們的評估是,這些問題都得到了遏制,”他說,“他們一只腳踩著油門,一只腳放在剎車上。”譯者/何黎

(責任編輯: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外媒:看跌中國的對衝基金經理註定失敗 他們完全不了解中國意誌...》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