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地方發展評價體系:因應主要社會矛盾而變

2018-01-13 08:01:48 21世紀經濟報道  莊宇默

  特約評論員 莊宇默

  近期,內蒙古自治區和天津濱海新區調整了GDP統計數據。內蒙古自治區財政部門經反復核算,初步認定應核減2016年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2900億元,占全部工業增加值的40%,2016年地區生產總值基數也相應核減。天津濱海新區在更改統計口徑(註冊改為在地)、擠掉水分後,2016年的萬億地區生產總值從10002.31億元調整為6654億元,擠掉了三分之一左右的水分。這是地方GDP統計數據“擠水分”工作的持續推進。

  地方GDP統計數據“擠水分”的進展,既顯示在經濟“新常態”背景下中國政府對經濟增長速度放緩抱有更為平和的心態,也顯示GDP指標在地方發展評價方面的重要性已經相對降低,這一變化是地方發展評價體系正在發生重要轉變的表現之一。

  地方發展評價體系轉變的另一重要表現是,2017年12月26日國家統計局、國家發改委、環保部、中央組織部聯合發布了對2016年各省(區、市)生態文明建設情況的年度評價。

  這是中央在以GDP評價指標之外推出的新評價指標,是地方發展評價體系發生系統性調整的“裏程碑”事件,是建構新的評價體系的重要一步。

  此前,廣東、江蘇江陰等地曾有建立以“幸福”為核心詞的綜合性評價體系的地方性試驗。在中央層面推出新的地方評價指標,是評價制度建設的重大進展。

  中央的發展評價體系是指導地方發展、引領發展方向的“風向標”,可以促進各地在因時制宜的方向上展開競爭。無論是以前的GDP指標,還是現在強調的生態文明建設指標,各地排名向全社會的公布,都有“紅紅臉,出出汗”的效果,激勵先進者,鞭策落後者,促進省市之間相互學習。新時代的新發展理念,需要通過具體的評價指標體系的調整來呈現和落實。

  更坦率、更平和地看待經濟增長速度,強調生態建設指標,是地方評價體系調整的開始,反映新時代對於經濟社會發展的新要求的指標體系,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和豐富。如果說,改革開放初期對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以及對發展中心任務的確定,需要有以GDP為中心的評價體系來引導地方發展和競爭,那麽,在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的新時代,同樣需要新的評價體系來推動地方健康發展和競爭。

  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是中國發展起來之後出現的新變化和新問題。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五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曾指出,發展起來有發展起來的問題,而發展起來後出現的問題並不比發展起來前少,甚至更多更復雜了。我國經濟發展的“蛋糕”不斷做大,但分配不公問題比較突出,收入差距、城鄉區域公共服務水平差距較大,因此,跑過一定路程後,就要註意調整關系,註重發展的整體效能,否則“木桶”效應就會愈加顯現,一系列社會矛盾會不斷加深。應對新的社會主要矛盾,需要“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共享發展”的新發展理念,逐漸改變發展失衡的狀況。

  為推動新的發展理念的落實,有效應對新時代主要社會矛盾的變化,地方發展評價體系和統計工作還有較大的探索空間。

  一個較大的挑戰是如何評估發展不平衡狀況及其改善的情況。以往評估發展不平衡狀況的重要指標是基尼系數。

  2000年中國公布基尼系數為0.412,之後曾經長時間沒有公布這一數據。2013年初,國家統計局公布2003至2012年基尼系數,此後每年公布基尼系數的變化情況。自2003年以來,我國基尼系數一直處在全球平均水平0.44之上,2008年之後基尼系數呈回落態勢,2016年是0.465,稍有回升。

  值得註意的是,家庭純收入的基尼系數與家庭凈財產的基尼系數有所不同,由於新世紀房價的普遍快速上漲,後者要高於前者。從多個角度測算基尼系數,可以更為客觀反映發展不平衡。不過,基尼系數較少用於對於一國之內不同地區的評估,對地區發展不平衡狀況及其改善進度的評價,還需要進一步探索。(編輯 歐陽覓劍)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地方發展評價體系:因應主要社會矛盾而變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