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為什麽發掘特別偉大的公司特別困難

2018-01-13 01:19:00 證券時報 

  明遠之道

  尋找便宜的普通公司,的確是比尋找不便宜的好公司,來得更容易一些。

  陳嘉禾

  隨著過去兩年市場風格開始向價值股傾斜,許多投資者也開始加入“追星”價值投資的行列。而且,隨著價值股、尤其是績優價值股價格的一路上揚,一種“不要太在意估值,只要找到最偉大的企業,就可以做好投資”的理論,開始在市場中蔓延。

  但是,發掘特別偉大的公司,其實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在許多場合,尋找哪家公司“優秀到不需要太在意估值”,是一件比尋找“估值低業務穩定的公司”更困難的事情。那麽,為什麽尋找特別偉大的公司,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呢?原因其實也不復雜。

  在任何一個行業中,一個公司要成為特別偉大的公司,多半只有兩種途徑:一種是從競爭對手手中,奪取巨大的市場份額;第二種是長期保持極高的利潤率。

  對於第一種情況來說,假設在競爭開始的時候,市場上有500家公司,在競爭結束的時候剩下5家,那麽幸存下來的5家公司,往往在成長過程中,伴隨大量的兼並收購、吞食市場份額,也往往會成為偉大的公司。但是,問題在於,你怎麽知道是哪5家能幸存下來、哪495家不會呢?要知道,這可是只有1%的概率。

  如果我們看看美國的科技行業,就會發現,盡管其中誕生了許多偉大的公司,但這些公司在它們剛成立的時候,許多都面臨嚴酷的市場廝殺。微軟剛誕生的時候,IBM就沒把它當個東西。網景公司如日中天的時候,也沒人會想到他會迅速倒下,互聯網的世界最後會交給谷歌、臉書這樣的企業。而當蘋果公司終於站起來的時候,倒下的是當年不可一世的諾基亞。

  而中國的家電行業也是如此,盡管今天我們都認為格力是一個偉大的公司,但是早期的中國空調行業,可不止格力一個企業。而美的集團的腳下,也倒著無數的家電企業。

  而在第二種情況,即偉大的公司主要通過高利潤率維系時,盡管企業之間的競爭情況沒有第一種那麽直接、慘烈,但是這也往往意味著,競爭失敗者會有更低的利潤率。

  比如,今天許多投資者認為,白酒行業是一個出眾的行業,行業龍頭企業的利潤率都很高,但是當年中國可是有八大名酒之稱,是什麽導致了今天龍頭企業的高利潤率、和其他一些當時並駕齊驅企業的低利潤率呢?這種因素是否有一天又會翻轉過來呢?

  維持高利潤率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高利潤率同時意味著,對於消費者來說,付出更多的錢,但是買到了更少的東西,如此剩下的一部分錢,才成為企業的高利潤。同時也意味著這家企業的同行賺不到這麽高的利潤,社會資本的回報也沒有這麽高。

  但是,在市場經濟中,任何人都想賺更多的錢。不光競爭對手想賺,資本投資者也想賺,消費者同時也想省錢。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保住手中的高利潤率不下滑,其實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而人和人之間的智力、資本和資本之間的魔力,究竟又有多大差別呢?這也就如沃倫·巴菲特所說,護城河的作用,就是抵抗敵人不斷的進攻。

  舉例來說,預調酒行業曾經在中國市場中享有很高的銷售利潤率(利潤/銷售額)。一方面,預調酒的生產工藝並不復雜,成本也不高,另一方面受衝動型消費的驅使(喝酒的人總不如買菜的人在乎錢,開派對喝預調酒的人尤其如此),因此往往能賣出很高的價格。但是,過高的利潤率很快吸引了資本和同行的眼球,迅速湧入的競爭,也導致這種高利潤率沒有維持太長的時間。

  反之,可口可樂公司在維持了極強客戶粘性的同時,卻沒有定價過高。在全球各個市場,可口可樂往往以很低的價格銷售,國內市場一大瓶也不過幾塊錢。這樣,就很少有競爭對手願意去拼搶這塊生意,畢竟可口可樂公司的知名度又高、客戶粘性又強、規模效應又大,想和這樣大的公司拼搶不是太高的銷售利潤,是非常費力的事情。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盡管找到特別偉大的公司能給投資者帶來非凡的投資業績,但是找到這樣的公司,卻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反之,在那些沒有巨大競爭的行業,盡管我們很難找到特別優秀的公司,但是也不容易失手、不幸選中特別差的公司。無怪乎巴菲特在自己早期投資時,傾向於尋找便宜、而不是好的公司。這並不完全是老先生失算這麽簡單,而是尋找便宜的普通公司,的確是比尋找不便宜的好公司,來得更容易一些。

  (作者系信達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為什麽發掘特別偉大的公司特別困難》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