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為什麽沙漠考察要穿紅色工作服?

2018-01-12 13:52:00 法制晚報 
追尋彭加木作者:葉永烈定價:45元出版:天地出版社
追尋彭加木作者:葉永烈定價:45元出版:天地出版社
彭加木獨自出行路線示意圖
彭加木獨自出行路線示意圖

  曾多次在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中探險,他深知孤身一人獨自外出的危險性。尤其是他作為科學考察隊隊長,明確宣布過紀律:“探險時外出必須兩人以上。”為什麽他違反了自己制訂的科學考察紀律呢?他的失蹤、他的犧牲,失誤就在於獨自外出。

  另外,他還強調過,在陌生的、容易迷失方向的地方考察,應該沿路插上路標。這一回,他往東去找水井,走的是陌生的路,卻沒有插路標。

  他臨時作出的決定 導致考察隊缺水以及後續的悲劇

  彭加木為了節省國家資金,獨自外出找水井,因此失蹤於茫茫大漠。他的這種公而忘私的精神,永遠值得後人學習,永遠值得世世代代敬仰。

  然而,彭加木的失蹤,卻也應當引起人們的反思。

  人無完人。我在采訪中,也聽到許多朋友為他惋惜:他曾多次在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中探險,他深知孤身一人獨自外出的危險性。尤其是他作為科學考察隊隊長,明確宣布過紀律:“探險時外出必須兩人以上。”為什麽他違反了自己制訂的科學考察紀律呢?他的失蹤、他的犧牲,失誤就在於獨自外出。另外,他還強調過,在陌生的、容易迷失方向的地方考察,應該沿路插上路標。這一回,他往東去找水井,走的是陌生的路,卻沒有插路標。另外,在采訪中,有人向我反映,考察隊從烏魯木齊出發的日子,彭加木定為1980年5月3日。在彭加木看來,到了這一天,考察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那就應該出發,抓緊時間工作是第一位的。

  可是,5月3日是星期六(002291,股吧)。考察隊很多隊員的家在烏魯木齊,希望改在5月5日星期一出發,這樣可以在烏魯木齊跟家人一起度過星期天。尤其是這次外出考察,一走將是一兩個月,很多人期望在星期天安排好家裏的事情。彭加木的家,不在烏魯木齊。他沒有考慮隊員們的合理要求,還是堅持在5月3日早上出發。他是隊長,又是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副院長,隊員們也就服從了他的決定。

  還有,在完成縱穿羅布泊之後,到達馬蘭,彭加木提出要東進,這是原科學考察計劃中所沒有的。彭加木的出發點當然是很好的,可以借歸途順道考察羅布泊東線。然而,考察隊從5月3日離開烏魯木齊,到6月7日縱穿羅布泊,已經一個多月生活在野外,隊員們已經非常疲勞,急於回烏魯木齊休整。再說,原先沒有東進考察計劃,許多隊員未跟家中打招呼,有的已經安排了其他工作。隊員們又一次考慮到彭加木是隊長,又是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副院長,還是服從了他的決定。

  也正因為東進是彭加木在馬蘭臨時作出的決定,所以準備工作十分倉促,而對東進路線上的困難又估計不足,所以才會發生到達庫木庫都克之後缺水缺油,才會發生彭加木為解決缺水問題而獨自往東去找水井的悲劇。

  彭加木的失誤 在於過分的自信

  又如,司機們跟我說,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當時有一條很不合理的規定,汽車的油耗以及輪胎、機械損耗,是按行駛的公裏數計算的。然而,在崎嶇的羅布泊行駛100公裏,怎麽能跟在平直的柏油馬路上行駛100公裏同等對待呢?汽車的油耗以及輪胎、機械損耗,顯然完全不同。尤其是羅布泊湖底有許多鹽的結晶塊,堅硬、尖銳、鋒利,使汽車輪胎的損耗很大。司機們曾經向彭加木反映,而彭加木卻因為他這個副院長並不主管行政工作沒有予以解決。

  還有,與彭加木在考察隊一起工作的科研人員以為,彭加木的知識面很廣,這是他的優點,但他畢竟是主要研究植物病毒的,對於羅布泊綜合科學考察中的方方面面,他並不樣樣在行。作為這一科學考察隊的領導者,他應該盡量傾聽各方面研究人員的意見,而彭加木做得不夠。

  所以,彭加木的失誤,在於過分的自信,傾聽別人意見不夠。他往往對困難估計不足。先進人物如果脫離了群眾,就像火車頭脫離了長長的列車。彭加木的失蹤,從技術上講,失誤在於沒有穿野外工作所必須穿的特殊顏色的工作服。

  在彭加木失蹤之後五年,發生首漂長江的勇士堯茂書在長江漂流探險中失事的事件。我從上海飛往四川進行采訪。後來,我在《萬綠叢中一點紅》一文中,把堯茂書之死與彭加木失蹤,加以比較:

  1980年盛暑,當彭加木在新疆羅布泊失蹤的消息傳來後,我馬上趕往那裏參加了搜索工作。當我坐在直升機上,飛行在出事地點庫木庫都克上空,唯見黃沙漫漫,無際無涯,就連“大漠孤煙直”那“孤煙”也從未出現在我的眼簾之中。

  按規定進沙漠考察 應當穿紅色工作服

  一次又一次飛行搜索,毫無所獲。空軍出動了30多架次飛機,飛行時間達100多個小時,未見彭加木蹤跡。記得,在飛機上,一位空軍戰士感嘆地對我說:“彭加木穿的是一件洗得發白的藍勞動布工作服,在沙漠裏不容易發現。按規定,進沙漠考察,應當穿紅色工作服。

  如果他穿紅色工作服,飛機就用不著這樣一次次尋找了……”他的話,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1985年7月24日,首漂長江的勇士堯茂書犧牲於通天河。我奔赴四川采訪。據公安部門告知,就在7月24日下午2時多,青海省玉樹且巴塘鄉的藏族牧民便看見了順流而下的“龍的傳人號”橡皮艇及堯茂書屍體。當天太陽快落山時,四川省石渠縣羅須區奔達鄉的兩位藏民,也看見順江漂流的堯茂書屍體。25日、26日,同樣都有人目擊……短短幾天,這麽多沿江的藏民都在無意中發現遇難的堯茂書,是因為堯茂書身穿一件特制的“BJ-1型保溫救生服”,能夠漂於水面,而且色彩鮮紅。“萬綠叢中一點紅”,極易引起人們的註意。

  “紅”雖“一點”,為什麽在“萬綠叢中”顯得格外醒目呢?

  這是因為紅、綠、藍是光的三原色,而原色給人眼的感覺最為鮮明——大自然五彩繽紛,都是三原色以不同比例混合而形成的。人眼能夠辨別顏色,是由於具備紅、綠、藍三種感色單元。不同的顏色給這三種感色單元以不同程度的刺激,於是人眼能分辨五光十色。三原色只是使人眼中的一種感色單元受到刺激,而這種刺激又格外強烈,所以產生的視感最為鮮明。

  僅僅本身色彩鮮明還不夠。一點紅落入“紅海洋”便難以尋覓。必須加大與背景色彩之間的“色反差”。美國人盧基是一位廣告專家,他為了突出廣告中的主要形象和文字,曾做了一系列“色反差”實驗。他發覺,就紅色而言,白底紅色的色反差最為強烈,其次為黃底紅色、綠底紅色、藍底紅色。

  哦,正因為這樣,攀登珠峰、南極探險,人們身穿紅衣。白色的救護車上,漆著紅十字——白底紅色。

  也正因為這樣,沙漠考察、江河探險,要穿紅色衣服——黃底紅色、綠底紅色。

  至於我國人造地球衛星的回收艙漆成橘紅色,那同樣是為了在落入海洋中便於識別——藍底紅色。

  倘若彭加木叫上一位隊員跟他一起往東去找水井,倘若彭加木外出時穿了紅色的工作服,那麽悲劇就不會發生。即便一時走失,也很容易找尋,也就不必花費那麽多人力、物力去一次次尋找了。

  當然,彭加木的悲劇已經凝固成為歷史,無法改變。彭加木的悲劇,提醒人們,在科學探險的時候,千萬不能獨自外出;在科學考察中,必須身穿規定的工作服。

(責任編輯:何一華 HN110)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為什麽沙漠考察要穿紅色工作服?》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