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全球經濟危機進入下半場,可能還要再耗費一個十年

2018-01-11 09:03:47 和訊名家 
雖已經歷了9年的痛苦,全球經濟仍未走出危機,恰如其分的判斷應該是:全球危機進入了下半場。在這個可能還須耗費再一個十年的“下半場”,需要完成的任務或許更為復雜、更為艱巨。金融風險的源頭在高杠桿。
  雖已經歷了9年的痛苦,全球經濟仍未走出危機,恰如其分的判斷應該是:全球危機進入了下半場。在這個可能還須耗費再一個十年的“下半場”,需要完成的任務或許更為復雜、更為艱巨。金融風險的源頭在高杠桿。

  李揚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

  文中觀點僅反映其研究和學術觀點,不代表《中金觀察》立場,不構成投資建議。

  從經濟發展長周期視角觀察國內外經濟形勢,進而作出科學判斷,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思想的一個重要特征。經濟發展的長周期以科學技術的周期性顛覆性變化及相應的產業結構大規模調整為基礎,以此視角分析國際形勢,可得到“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的重要論斷;分析國內形勢,可總結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的大邏輯。這一理論與創新驅動發展以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互通聲氣,具有重要意義。

  世界經濟三大突出矛盾仍未得到有效解決

  關於全球經濟形勢,近年來有大量精辟論述,特別是他在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上發表的主旨演講,應該說,這是我們研究國際經濟形勢和國際經濟學的總綱。

  “今天,我們也生活在一個矛盾的世界之中。……世界經濟長期低迷,貧富差距、南北差距問題更加突出。究其根源,是經濟領域三大突出矛盾沒有得到有效解決。”關於世界經濟形勢的論述,簡潔、明朗,一語中的。

  第一,全球增長動能不足。具體的體現就是:推動經濟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上升的“舊技術”已過度利用,潛力耗盡,其對經濟的拉動力已趨式微;而推動下一輪經濟增長的技術雖已知悉,或已在相當程度上展示出其巨大影響,但由於尚未進入全面商業化開發利用階段,尚未全面改造我們的生產和生活方式,仍然不能擔起支撐經濟長期增長的大梁來。簡言之,我們正處在一個新舊動能交替的過程之中。

  第二,全球經濟治理滯後。首要的表現就是,自上世紀90年代初期以來,國際經濟力量對比發生了深刻演變,但全球治理體系並未因應而變。在19至20世紀的200年內,新興經濟體和發達經濟體占全球GDP的份額之比約為2∶8。上世紀90年代開始,特別是中國攜改革開放之力融入全球經濟體系之後,200年不變之堅冰始被打破。

  2008年,新興經濟體對全球GDP貢獻率達到50%左右,此後逐年增大。至2014年,新興經濟體占全球GDP的份額也開始與發達經濟體平分秋色,目前,前者已接近60%。但這樣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並未在全球治理體系中得到及時、充分的反映——新興經濟體並未因自己增加了對世界產出的貢獻而在全球治理中有了更多的話語權。

  其次,全球產業布局在不斷調整,而貿易和投資規則卻未能跟上形勢變化。眾所周知,科學技術進步、國際分工深化以及跨國公司發展,正不斷改變著傳統的國家、地域、產業乃至產品的界限,因而,全球的貿易和投資格局始終在調整之中。然而,現行的貿易和投資規則卻遲遲不能因應變化,那些基於傳統貿易投資格局且充分反映發達經濟體利益的規則,正在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發展造成束縛。所以我們看到,近年來,圍繞貿易和投資的國際糾紛有逐漸增多、愈演愈烈之勢。

  再次,危機的延續,要求增強抗風險的能力,但是全球治理機制未能適應新需求。目前,全球仍然處在高風險之中,集中表現為全球債務的不斷惡化。據IFF統計,2016年底左右,全球債務已達到創紀錄的217萬億美元,較2008年底翻了一番。這一規模已經相當於全球GDP的327%。然而,各國當局對此都諱莫如深。有人比喻說,如今世界對債務的依賴,如同醉漢對喝酒的依賴,每幹一杯,醉漢會增加一分欣快,但是,宿醉的痛苦將會在明天顯示,並需要很長時間去承受。

  第三,全球發展失衡。近年來,全球GDP的蛋糕越做越大,但是經濟發展成果的分配卻越來越不公,這種不公,既體現在國與國之間,也體現在各國內部的不同階層和群體之間。更為嚴重者,日益增大的分配不公已經引發日益增大的社會動蕩,而且成為全世界動亂的主要根源。人們不無憂慮地看到:生產效率的提高,固然有增加產出之效,但分配不公問題可能更加惡化。

  2017年底,若幹國際組織都公布了它們對未來全球經濟形勢的分析判斷。基本的調子就是:全球經濟短期穩定可期,但長期增長堪憂。例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2017年10月份的《世界經濟展望》就明確指出,復蘇十分脆弱,穩健增長也許並不能持續,許多地區的中期前景不盡如人意。關於未來的政策關註點,IMF強調了三個方面,一是努力提高潛在產出。

  也就是說,IMF也認為,全球經濟的問題出在實體層面,出在勞動生產率和全要素生產率難以提高方面。二是關註收入分配問題,希望全球增加的產出能被更多的人口分享。三是增強抵禦下行風險的能力,其中,防範和化解債務風險是重中之重。

  經合組織(OECD)的《世界經濟展望》則從投資角度切入:因為私人部門投資不振,全球仍然受需求不足之困。更嚴重的是,由於投資不足,人們寄予無限希望的勞動生產率的提升也無從實現。換言之,需求面的投資不振,反轉來會導致供給面的潛在生產率提高不快。如此看來,全球的經濟衰退確實十分嚴重,全世界還須打起精神來應對。

  總之,雖已經歷了9年的痛苦,全球經濟仍未走出危機,恰如其分的判斷應該是:全球危機進入了下半場。在這個可能還須耗費再一個十年的“下半場”,需要完成的任務或許更為復雜、更為艱巨:一是要繼續消解造成此次百年不遇全球危機的各類問題,特別是實體經濟層面的結構性問題,努力促使潛在增長率提高;二是消除危機以來各國當局采取的“超常規”宏觀調控政策所帶來的副作用;三是將使用更多的政策資源和國民財富,用於解決收入分配不公等社會問題;四是面對全球大動蕩大調整格局,尋求多重意義的“再平衡”。

  研究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要關註兩個側面

  再看中國。對於中國經濟發展的分析判斷,無論是短期還是中長期,均應以堅持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為重點。需要註意的是,新常態所揭示的速度下行,換回來的是更高的質量和效益,以及更可持續的發展環境。簡言之,對於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解讀,應當從質量提高、效益增長和可持續性增強方面展開,至於增速趨緩,那實在只是中國經濟成長為世界強國過程中必須付出的代價。

  研究中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特別需要關註兩個側面:一是經濟的實體面,尤其要關註潛在增長率及其動態;二是經濟的金融面,特別需要關註金融風險尤其是杠桿率問題。

  論及經濟增長的中長期趨勢,當然少不了對潛在增長率的估計。近年來,很多研究機構都在估算我國的潛在增長率,結果也大致相仿。有經濟學家在黨的十九大之後,根據到本世紀中葉新兩步走的戰略,估算了到2050年我國的潛在增長率。

  這項研究有兩點值得關註,其一,從目前到本世紀中葉,我國潛在增長率在趨勢上是下行的;其二,到2050年,我國潛在增長率仍將保持在接近3%的水平,如果加上2%的物價上漲,則名義增長率依然能接近5%。應當說,這是一個令我們自豪和充滿信心的結果。

  令人自豪的是,這一水平,不僅高於近幾十年來發達經濟體的平均增長率,也高於世界平均水平。令人有信心的是,照此發展,到本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目標,一定可以實現。

  金融面的情況比較復雜。首先應當了解金融和實體經濟相輔相成、互聯互生的關系。一般而言,實體經濟在某一水平之上呈向上增長之勢時,金融的擴張與之保持著增函數的關系,就是說,金融業的擴張速度將高於實體經濟的增長速度,如同我國2009年之前30余年那樣,相對於經濟年均9.8%左右的增速,金融業的總資產年均增長20%以上。反之,在實體經濟呈下行趨勢時,金融業與之保持著減函數的關系,就是說,金融業的發展速度開始下行,且比實體經濟萎縮得快。

  問題的復雜之處在於,基於資產負債表機制,金融業規模的相對萎縮,同時意味著資產面的不良資產增多和負債面的債務凸顯,進而,金融杠桿率將不斷攀升。

  可以說,“金融風險的源頭在高杠桿”。自然地,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宏觀經濟管理的主要任務是“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重點是防控金融風險”。

  值得欣慰的是,自從2015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三去一降一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五大任務以來,去杠桿已經成為我國金融業的中心工作。經過艱苦的努力,如今我國的杠桿率增速已經趨緩。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的跟蹤研究顯示,2017年前三季度,我國杠桿率出現兩大變化:宏觀上,實體經濟總杠桿率趨穩,杠桿率由一季度的237.5%提升到二季度的238.2%和三季度的239.0%,三季累計微升1.5個百分點;結構上,由於杠桿發生了由企業向居民和政府的轉移,我國杠桿率風險有所降低。

  具體而言,居民杠桿率由46.1%上升到二季度的47.4%和三季度的48.6%,累計上升了2.5個百分點;企業杠桿率從157.7%下降到二季度的156.3%和三季度的154.8%,累計下降了2.9個百分點,但其中國企去杠桿收效甚微;政府總杠桿率從一季度的37.7%上升到二季度的37.8%和三季度的38.1%,累計微升0.4個百分點,總體風險依然較低。其中,地方政府杠桿率持平,止住了飆升勢頭。顯然,如果這一勢頭能夠保持,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便有了把握。

  總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經濟發展也進入了新時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在未來發展中,我們的主要任務有三:

  一是推動經濟優化升級、創新驅動、綠色發展,由此穩步提高效率、提高質量、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二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努力抓好保障和改善民生各項工作,不斷增強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真正做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不能掉隊”。

  三是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汙染防治的攻堅戰。其中,特別需要從去杠桿入手,管理好金融風險,為實體經濟發展創造良好的金融條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中金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全球經濟危機進入下半場,可能還要再耗費一個十年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