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冰花男孩”為什麽戳痛了我們

2018-01-11 01:18:00 證券時報 

  馬滌明

  “冰花男孩”受到全國網友的關註,雲南省多部門發出倡議幫助更多孩子融化頭上冰雪,這是“數九天”裏最溫暖的故事。

  “冰花男孩”的故事,網友們看到的是寒冷,當地多部門看到的是溫暖,該怎麽解讀這兩種不同的視角呢?“冰花男孩”是留守兒童,媽媽“跑掉了”,爸爸在外務工,四五個月才能回家看一眼孩子,平日裏只有年邁的奶奶帶著兩個孩子,這兩個孩子身上濃縮著全國千百萬農村留守兒童的身影。冰霜天氣裏走了十裏路,到教室後孩子滿頭都是冰霜,網友們也都感到了寒冷,因而心疼。更有不少網友“條件反射”般假設:若是我的孩子這般模樣,豈不會哭死我?但雖不是自己的孩子,畢竟是孩子,善良的人是看不得任何孩子受苦的,所以,大家的心都被“冰花男孩”的苦樣給戳痛了。了解到孩子家裏的情況,了解到當地還有更多的留守兒童跟“冰花男孩”一樣,小小年紀要承受與父母分離之痛,小小肩膀要擔起本應是大人們負擔的東西,且每天要起得很早、走很遠的路去上學,冬天裏衣著單薄,而教室裏並不取暖,晚上在家只能是屋子裏燒柴烤火……看到這些,誰的心裏能不冷,不痛?

  當地多部門看到的是“溫暖”,是說“冰花男孩”受到全國網友的關註,這種關註是一種溫暖。按說,多部門所說的“溫暖”也是實情。但顯然,更需要關註的,是孩子們的寒冷。孩子們為什麽會生活在如此的寒冷中?地方政府還能為留守兒童們多做些什麽?回答這些問號,要比關註“最溫暖的故事”重要得多。這種事上,寒冷的孩子是主角,寒冷本身不是好事,是不好的事;總能在不好的事中發現向好事轉化的角度,即便是正能量,對於解決問題來說卻未必是實用的。

  就在半個月前,雲南巧家縣發生了一起因燒柴取暖引發的中毒死亡事件,四個小孩子(年齡最大的11歲、最小的4歲)全都不幸身亡。事後當地政府組織慰問和捐款。但除了事後關懷,平日裏官方還能不能多做些什麽呢,比如在農村取暖的問題上幫助打造一些安全的設施?從報道中得知,“冰花男孩”的家也是室內燒柴烤火,估計當地農村是貧困家庭都是這種取暖模式。

  我們祈禱,“冰花男孩”和其他孩子、特別是留守兒童的家裏,別再發生巧家縣那樣的悲劇。但避免燒柴取暖潛在的危險也好,給留守兒童及所有貧困家庭一些必要的關懷也好,當地相關部門最有條件多做些事。很多網友都想給“冰花男孩”捐款,網友們的愛心可以理解,盡管說,給一個孩子捐款無助於解決更多類似問題,但“見而生惻隱”卻是人之常情。當地多部門發出倡議,幫助更多孩子融化頭上冰雪;希望這個倡議能變成長期的務實行動,直到所有的孩子頭上都不再有冰雪。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冰花男孩”為什麽戳痛了我們》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