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天然氣:市場化,就是硬道理?

2018-01-05 14:51:39 能源評論 

  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是深化改革的指導原則。然而,如果在嚴重壟斷的行業裏,只談市場而不談自律和監管,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市場化,就是硬道理?

  文•尹海濤

  隨著天然氣市場回暖,液化天然氣(LNG)價格屢創我國歷史最高水平,有關天然氣保障供應與合理定價的爭論塵囂日上。

  拋開近期一系列炒作因素,其實,從2017年9月份中石油聯合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進行管道天然氣拍賣時,就已經為入冬後的天然氣價格上漲埋下了伏筆。當時,由於業內預計天然氣新增需求發展很快,供氣缺口很大,拍賣過程中下遊企業競爭十分激烈,中石油天然氣銷售東部公司和北方公司的掛單氣量全部以最高限價成交。隨後,又有媒體曝出,中石油天然氣銷售西部公司以“11月份國內全面開始集中采暖,供需矛盾突出,中石油增加采購高價現貨彌補缺口”為由,從11月1日起對陜西和內蒙古的LNG工廠縮減供氣量,並將氣價由1.24元/立方米提高到1.88元/立方米。而在2017年11月份的管道天然氣拍賣中,中石油進一步提高了最高限價,遠高於國家發改委規定的各省門站價。某參於競拍的買家對媒體表示:“前幾輪的交易情況非常火爆,交易中心掛出來的氣很快就都以最高價搶光了。運氣差的,氣都搶不上。”甚至有專家公開呼籲:“天然氣是用來燒的,不是用來炒的。”

  這不禁讓人迷惑,天然氣這盤棋,到底誰說了算?上遊企業打著市場化的旗號推行天然氣拍賣機制,結果我國還是遇到了嚴重的“氣荒”,那麽除了擡高價格,市場化的成果在哪裏?我們是否真的找到了市場化的正確打開方式?

  壟斷帶來“統籌”權

  理論上看,商品的供應和價格,通常應該由市場說了算。但涉及自然壟斷行業,為了防止壟斷權力被濫用,政府必須實施強有力的規制。尤其是能源行業,因為國家安全和社會責任等方面的考慮,在保障供應和確定價格方面,政府的幹預絕對不能缺位。

  對於我國的天然氣市場,改革思路是明確的,即“X+1+X”,或者叫做“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目前,中遊天然氣管道的改革思路是獨立運營,作為自然壟斷環節在價格等方面受到嚴格的監管,為此,2016年10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了《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管理辦法(試行)》和《天然氣管道運輸定價成本監審辦法(試行)》。天然氣市場的下遊用戶眾多,已經成為了一個充滿競爭的市場環節。然而在上遊,“三桶油”合計天然氣供應量占到國內市場95%以上,其中“大哥大”中石油更是占到70%左右,擁有中亞天然氣和俄羅斯天然氣的獨家進口權,幾乎壟斷了進口管道氣,所以我國天然氣上遊並沒有向“X”的方向有實質性邁進。政府雖然沒有缺位,在積極履行監管責任,但是從近期的事態發展來看,這種監管並沒有能夠很好地約束“大哥大”的行動。

  從供應上看,爭取話語權最好的辦法是搞“饑餓營銷”,尤其是在需求持續上漲,供應側缺乏有效競爭的情況下。以陜西省為例,該省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產氣大省,占到全國總產量的30%左右,然而陜西省發展改革委在2017年11月初組織的天然氣迎峰度冬保障會議上傳達的信息顯示,這個冬天,天然氣的供給相比於需求,全國範圍內存在48億立方米的缺口,其中陜西省缺口就有8.55億立方米,一個省占了近20%。產氣大省出現這樣的供氣缺口,只能是上遊企業“統籌”的結果,是中石油成功爭取到“發言權”的表現。

  不但能有效“統籌”省域之間的分配,上遊企業還能夠有效“統籌”天然氣各管線甚至各類用戶的供氣分配。雖然2017年1~10月中石油在陜西省的天然氣銷售量同比飆升了17.7%,但在某些管線上卻裹步不前,甚至發生了退坡。陜西靖西(靖邊—西安)天然氣輸氣管道是該省“北氣南輸”的戰略性工程,由陜西省天然氣公司持有,2017年9月和10月,中石油在靖西線管道上的供氣量同比下降了12.47%和16.60%,進入11月之後下降幅度進一步加大,為了保障居民用氣不受影響,靖西線管道的工業用戶以及有替代能源的用戶被迫進行天然氣減限。

  2017年冬至2018年春,中石油配置給陜西的供氣量是39億立方米,非但不能滿足需求,更重要的是,這其中只有25億立方米配置給靖西線管道,其余的14億立方米除少量分配給城市燃氣用戶,大部分都供給了榆林地區的工業用戶和LNG工廠。靖西線管道的供氣對象主要是人口稠密的關中地區和邊遠的安康漢中地區用戶,在存在民生需求缺口的情況下,這種配置與“保民生”的要求並不相符。

  拍賣機制增強上遊話語權

  上遊企業為什麽會去做這樣的“統籌”?國有企業往往背負著很多“政治任務”,比如天然氣供應一直遵循“全國保華北,華北保北京”的原則,而除此之外,如果單純從經濟學的視角去分析,企業的目的很單純,那就是尋求利潤最大化。壟斷企業控制著供應,可以通過提高價格的方法實現利潤的最大化。

  從全國各地的天然氣門站價格對比來看,陜西省的價格在全國範圍內是偏低的。所以,如果中石油能夠從國內其他省份市場獲取更多的利潤,陜西省市場當然就不是什麽香餑餑了。

  從天然氣用戶上看,如果把天然氣供給陜西省天然氣公司,中石油在價格方面的話語權並不大,因為國家發展改革委把基準門站價給定死了。當前,天然氣門站價格的定價方式是,先制定門站價、再反推出廠價。所以,如果門站價較低,中石油只能收取較低的出廠價,自然會影響其積極性。在這種情況下,對靖西線管道限供,打破陜西省天然氣公司把控的省內天然氣管輸網絡而與下遊企業直接連接,就成為了中石油的首選之策。

  如果把天然氣直接賣給LNG工廠或者大工業用戶,中石油擁有的靈活度和自由度就大得多了。文章開頭提及,中石油從2017年11月開始上調陜西、內蒙古LNG工廠的天然氣價格至1.88元/立方米,就是最好的例證。為什麽挑中這兩個省?因為陜西和內蒙古是我國LNG的最大生產地,產能合計4000萬噸/天,占國內LNG總產能的比例超過三分之一。兩地實際開工、並使用中石油天然氣的LNG工廠,天然氣日均需求量約1760萬立方米,是一塊大蛋糕,在這兩個省份提高天然氣供給價格,自然很有誘惑力。

  而打著市場化旗號推出的拍賣機制,則進一步增強了天然氣上遊企業的話語權。在2017年11月8日發給上海石油天然交易中心的委托競價交易函中,中石油提出,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通過線上拍賣的天然氣將不少於12億立方米,其中2017年11月15日~30日的天然氣拍賣價格進一步上調,陜西、內蒙古LNG工廠所屬的西部地區起拍價為1.33元/立方米,最高限價2.06元/立方米。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在2017年8月份發布《關於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氣基準門站價格的通知》,陜西、內蒙古的非居民用天然氣基準門站價為1.24元/立方米,而此前發布的《關於降低非居民用天然氣門站價格並進一步推進價格市場化改革的通知》規定,門站價最高可以上浮20%。當前拍賣的最高限價已經遠遠超過了國家發展改革委規定的水平。

  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是深化改革的指導原則。然而,如果在嚴重壟斷的行業裏,只談市場而不談自律和監管,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當前,在我國西部和北部省份,正在推動“氣化鄉村”和“鐵腕治霾”的重大國策,部分地導致了天然氣需求驟升。在天然氣供給不充足的情況下,一味強調市場化改革,就有點趁火打劫的意味了。

  (作者系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經濟系主任)

  文章來源於《能源評論》雜誌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天然氣:市場化,就是硬道理?》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