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權

註冊

影響明年全球經濟的正負力分析

2017-12-28 04:06:00 證券時報 

  張銳

  伴隨著過去一年全球經濟增長中樞的上移,看漲2018年世界經濟於是成為了“一邊倒”的認知狀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2018年世界經濟增速為3.7%,不僅高於2008-2017年年均的3.3%,也高於1980-2017年年均3.4%的歷史增速;世界銀行同樣做出了樂觀的預測,指出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將升至2.9%;而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預測結果為全球GDP增速在2018年將達到2.8%。

  推動世界經濟繼續提速的力量確實顯而易見。除了科技進步不斷激發出全新的商業因子以及消費信心逐漸趨強從而產生出更為強健的經濟內生性動能外,美國的稅制改革與中國深化的供給側結構改革也將進一步增強支撐全球經濟上行的“雙核”動力。更為重要的是,無論是全球財政狀況還是債務狀況以及國際貿易與投資狀況,在2018年都將得到進一步改善,至少短期系統地消除了掣肘與危及經濟增長的核心因子。

  財政狀況方面,重點部位風險的漸次弱化應當不容置疑。據IMF預測數據推算,2018年全球財政赤字總額為2.55萬億美元,較上年下降0.13萬億美元,同時全球赤字率為3.03%,較上年回落0.36個百分點,接近3%國際警戒線;分層觀察,在全球有統計數據的191個經濟體中,2018年有158個經濟體可能會出現財政赤字,但數量較上年減少3個。結構層面看,2018年有82個經濟體的財政赤字率高於3%,同比減少10個;另有40個經濟體的財政赤字率高於5%,同比減少9個。不難發現,雖然2018年全球財政失衡還不會恢復到危機前水平,但總體卻延續了2017年的向好趨勢,不僅中、高風險的經濟體數量持續減少,而且全球財政風險的覆蓋範圍漸趨收窄。

  債務狀況方面,風險拐點繼續下移的趨勢也基本確立。據IMF的預測顯示,2018年的全球負債率為82.40%,較2017年下降0.39個百分點。從分布結構看,高危風險源向中等風險源退化,極端風險明顯轉弱。IMF統計的186個經濟體中,2018年有30個經濟體負債率高於80%,有 16個經濟體逾越100%技術破產線,分別較上一年減少3個和1個。據此,穆迪對2018年主權信用環境給出的預測結果是,在納入評級範疇中的137個主權國家和地區中,102個的展望為穩定,占比為74%;13個的展望為正面,占比為10%;兩項合計占比超過80%。即便是還有22個主權國家和地區的展望為負面,占比為16%,但低於一年前的35個以及26%的占比幅度。

  國際貿易與投資方面,盡管民粹主義與保護主義可能繼續作祟,但依然難以壓抑住由經濟強勁增長激發出的企業跨境貿易與投資熱情,對此,WTO的預測結果是,2018年全球貿易增長將達到3.2%,最高升至4.4%。不僅如此,受到財政與債務風險減弱以及宏觀經濟指數正面力的牽引,2018年全球並購交易活動將加速回暖,並購交易額有望高達3.2萬億美元,成為2001年以來的第三大年度並購交易額,也是金融危機以來的第二大交易額。

  但是,在世界經濟增長的同時,更多的不平衡與不協調現象也會相伴而生。一方面,許多國家總體失業率雖然回到了危機前的水平,但勞動力市場疲軟的根本格局並未改變,全球失業率依舊維持在5.8%左右;另一方面,通貨膨脹還沒有達到預期,全球物價同比漲幅不足1%的國家竟達到了15個;再者,新興市場經濟體雖然2018年總體上有望實現4.85%的增長,但分化態勢卻進一步加劇,其中印度經濟增長可能會大大弱於預期,巴西俄羅斯南非的經濟增速都將低於2%。更為重要的是,政府財政、公共與私人部門負債以及金融市場都還存在著擾動全球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

  財政風險方面,美元指數中樞可能繼續擡升,全球油價勢必持續低迷,石油出口國財政狀況勢必繼續惡化,加之以加息為主要內容的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正常化的反壓,石油價格很難出現大幅跳升,由此將使得沙特、委內瑞拉、巴西甚至俄羅斯的財政赤字率進一步提升。據IMF預測, 2018年全球GDP總量前一百的經濟體中,財政赤字率排前十的國家依次是:利比亞、委內瑞拉、巴林、阿曼、黎巴嫩、巴西、沙特、肯尼亞、哥斯達黎加和玻利維亞。顯然,財政風險正向石油出口國和拉美地區匯集,一旦釀至財政危機,不排除會產生嚴重的外溢衝擊。

  債務風險方面,雖然2018年全球總體債務占比有所下降,但債務絕對規模的增速卻不降反升。據IMF預測,2018年全球債務規模將上升至69.53萬億美元,逼近70萬億大關,約等於3.4個美國或5.3個中國的2018年經濟量,而且這一規模較上年大幅提升了3.89萬億美元。從增速看,2018年全球債務規模的同比增速為5.92%,加速擴張的債務規模正在形成長期的風險壓力。另外,2018年發達經濟體的負債率雖小幅下滑至104.16%,但仍將連續第8年高於100%技術破產線,同時新興市場總體負債率較上年增加1.52個百分點,債務增速高於名義GDP增速。如果各種經濟體的經濟增長不及預期,將加劇全球債務風險的敏感性。

  金融風險方面,2018年美聯儲至少加息三次,同期歐洲央行、英國央行以及加拿大央行都將繼續升息,而且美聯儲與歐央行的“縮表”在2018年正式展開。貨幣政策回歸常態無可厚非,也有利於抑制經濟過熱,但若節奏與力度把握失當,極有可能形成意想不到的擾動與衝擊甚至金融風險。一方面,美元利率升高若拉動美元升值過快,不僅會引致新興市場資本的快速外流,而且將對高杠桿、資產負債表錯配、匯率與美元掛鉤的經濟體產生巨大殺傷;另一方面,過往一年股市的高漲已經令美國、印度、巴西等國的資產價格出現“高估”,貨幣政策收縮力度過大很可能刺破資本市場的泡沫。此外,特朗普政府放松金融監管在2018年將實質性落地,為了與美國爭奪金融資源,全球各大金融中心可能會競相以修復金融活力、推動經濟復蘇為旗號,打破危機期間艱難構建的宏觀審慎監管體系,進而催生新一輪的系統性風險。按照IMF的預測,如果上述金融風險發生,將對2018年全球經濟增長造成1.7個百分點的損失。

  鑒於世界經濟前行過程中諸多不確定性因素的幹擾,宏觀政策管理應當註重短期經濟目標的實現與長期經濟風險把控的平衡,在繼續維持經濟、金融周期短期穩定同時,致力於漸次收窄兩大周期之間的差距,確保經濟長周期復蘇的平滑。另一方面,要保持貨幣政策、財政政策以及宏觀審慎監管政策的系統性協調,形成機制上依次銜接、功能上相互支持、時序上合理輪動的政策搭配框架。不僅如此,各主要經濟體應在供給側加快結構性改革與優化,如美國須重點優化資本供給,歐洲須優化勞動力供給,中國須優化制度供給,資源出口型國家應優化商品供給,以多維度開辟全要素生產率的上升通道,夯實經濟長周期繁榮的基礎。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影響明年全球經濟的正負力分析》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