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朱民:十年又至 全球金融風險評估

2017-12-26 14:33:32 中外管理 

  美國金融市場波動,通過信息和信心的傳導,對中國的金融市場影響不可低估

  口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前副總裁 朱民

  整理|本刊記者 朱麗

  當前,美國的股市和經濟處於什麽態勢,可能對中國經濟產生什麽影響?我們必須保持高度關註。

  特朗普助推股市?

  1.美國股市從任何角度看都在高位。美國納斯達克科技股回到了2003年科技泡沫前5000點的高度,道瓊斯的工業指數和納斯達克都幾乎是直線上升,標準普爾500指數也上升非常迅猛。

  2.特朗普對推動股市起了很大作用。因為美國股市上升,跟特朗普有很大關系。大家相信特朗普是生意人,他會采取對商業有利的政策。很有意思的是股市是個信心市場,雖然特朗普什麽都沒有做,但是股市卻在上升。

  我關心的不是這個指數的高低,而是股市的風險。高,如果有收益支撐,如果有好的基礎也不怕。但是從美國股市、利率、資產價格、信貸差等,特別是特朗普上臺以來的股市波動來看,以及對股市的估值和風險評價來看,美國大部分資本市場產品已經進入高風險的區域。

  美國股市在高位、高估值、高風險,這是當前美國股市的現狀。

  如果單看美國經濟,整體上大概是2%的增長速度,老百姓(603883,股吧)的信心是好的,但面臨的一系列重大挑戰,對美國未來經濟形成很大的制約和約束,我總結了以下幾個挑戰,包括:

  1.老齡化。美國老齡化非常嚴重,這意味著幾件事:一是勞動力供給不足;二是退休的人越來越多,壽命越來越長,醫療成本越來越高,財政會有很大壓力。據預測,如果美國不做任何改變,2035年美國醫療系統會破產,2045年美國的退休系統會破產,這是一個很大的壓力。

  2.經濟還在不斷輕化。美國服務業占GDP比重維持在78%左右,制造業上不來,因此服務業在輕化,對制造業的需求下降。

  3.面臨產能過剩。美國產能平均利用率過去是80%左右,現在跌到75.5%。

  4.最大問題是沒有勞動生產率。這是威脅美國經濟增長非常重要的因素。

  四件事的不確定影響未來走勢

  我認為,美聯儲的利率政策、美元的走勢、特朗普的稅改、經濟不穩定情況下民粹主義的崛起,這四件事的不確定性,會影響美國股市和美國經濟走向。

  第一,美聯儲的利率政策。利率水平是影響經濟最主要的變量。美國聯邦政府對利率不斷進行調整,調到這次又回到0,利率水平開始上升。

  1.美聯儲今年會加幾次息不重要,重要的是美聯儲已經開始加息,意味著全球流動性的拐點已經到來,這是一個特別重要的趨勢。加息就使得市場預期和美聯儲的加息產生了很大差別,過去兩年裏,市場贏,美聯儲輸,但是現在美聯儲有了一個新的主席任命,新的領導班子會不會改變加息的策略,將影響全球的金融市場配置。美聯儲的政策以及政策傳導機制和市場對這個政策的理解,是美國股市和全球經濟將來發生波動的一大要素。

  2.另一個很大的事情是美聯儲說要縮表,縮表就意味著會減少市場流動性。股票市場上升和下降取決於企業盈利,取決於宏觀經濟,取決於利率和通脹水平,取決於流動性,流動性和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密切相關,所以美聯儲的政策對美國股市和美國的經濟走向都有非常大的影響。

  第二,美元的走向。美聯儲的利率政策同時改變了美元的走向,利率強美元強,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美元最近雖然有所下跌,但還在高位。美元在高位會發生很大的世界性經濟波動,美元走強很多國家會發生金融危機。這是為什麽呢?因為美元走強就必須用額外的利息來支付債務,如果你的國家依靠美元的流動性,美元抽回去那就會陷入流動性緊張,由此產生危機,這就是典型的拉美危機、亞洲危機。所以美元走勢是一個影響未來美國股市和全球資本市場很重要的不確定因素。

  第三,特朗普的公司稅改能否成功。美國公司稅革對美國經濟和企業影響是很大的,美國國內有很強的要改公司稅的呼聲,美國共和黨都是要求改稅,所以特朗普會改。當年裏根的股改創造了美國五年的經濟增長奇跡,也創造了美國五年的股市強勁增長的奇跡。特朗普能不能重復裏根的神話是現在大家特別關註的。

  但是特朗普在稅改的時候面臨幾個挑戰:第一個就是稅改要平衡預算,減稅又要平衡預算,這是一件很難的事;第二個是時間特別緊,今年12月底要完成預算,預算完成以後明年初要完成稅改,緊接著會碰到債務上限;第三個就是美國債務上限,特朗普現在就面臨著上限已經到達需要到國會去請求把上限提高,他要在這個之前把預算做完、稅改做完、上限做完,時間上非常有難度,所以他能不能完成公司稅對股票市場和美國經濟走向都會產生特別大的影響。

  第四,經濟不穩定情況下民粹主義的崛起。收入分配是發達國家面臨的一個很大挑戰,收入分配嚴重不公,會使得民粹主義急劇上升。民粹主義上升當然會對全球的經濟金融產生很大的不確定性,這又是一個影響變化的因素。

  所以,我們也要看到美國經濟和股市波動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也是很大的。

  特朗普上臺以後,美國樂觀主義開始上升,所以美國債券收益曲線也開始上移。我們驚訝地發現,同時期中國的債券收益曲線居然也平行上移,而且上移的同時是短期的利率水平上移,這顯現出流動性的緊張和恐慌。這是一個典型的新興國家金融市場受到發達國家金融市場衝擊和影響產生的被動效應。所以美國金融市場波動,通過信息和信心的傳導,對中國的金融市場影響不可低估。

  以上整體來看,美國股市和美國經濟,以及特朗普實施的一系列政策導向,會對世界包括對中國產生很大的影響,影響中國的金融市場,也會影響中國的GDP增長。

  (本文根據第26屆中外管理官產學懇談會上的演講編輯整理而成,未經本人審閱)

  責任編輯:史亞娟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朱民:十年又至 全球金融風險評估》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