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教育體制改革 功夫在此之外

2017-11-14 09:51:11 和訊名家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天下無賊。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教育投入首超4% 結構優化勢在必行

  19大報告明確提出要建設知識型技能型和創新型勞動大軍,最近一段時間技術工人成為大家關註的焦點。10月份世界技能大賽上,中國代表團實現了歷史突破,獲得了15枚獎牌,也站到最高領獎臺上,很多人也是第一次意識到焊工、廚師可以贏得金牌或者世界級的榮耀。

  技術工人或者說高級的技術工人屬於知識型、技能型和創新型勞動大軍中的成員,這些人在制造業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自建國開始,我們工人階級裏頭有一部分人叫八級工,就是12345678級分級,8級最高,當然當時的工資級別最高,而且在社會裏面特別受尊敬,與“勞模”還不是一回事,更多的是一種技術上的職稱。當時八級工的一個最高級別的工資也是很高的,基本上在七八十塊錢左右,是高級講師的工資級別。他們並不一定是高等教育培養出來的人,但是通常他們是中專、中技或中職的畢業生,這是一個職業教育體系。北京青年報有個特約評論員文章《優化教育投入結構需繼續發力》,“一增一減”透露出一個積極的信號:目前公共預算裏面的這個教育經費有兩大塊了,一塊叫教育事業費,還有一塊叫公共經費,其中普通高等教育的支出費用增幅下降,但是整個國家教育投入占我們GDP的比例,已經首次突破4%,顯示出一個巨大的進步,但是關鍵是它的投入結構有了較大的改善。過去我們的長期教育費用投入不足,現在首次突破GDP的4%,但是目前教育的投入還是傾向於高等教育,其次傾向於城鎮,而農村的投入相對不足,當前有兩個較大改善的空間,一個就是義務教育,一個就是職業教育。職業教育目前的投入,在結構上來說,我認為還遠遠不足,還得加大。世界制造大國的德國歷史上曾經也是假冒偽劣產品泛濫,英國就強制要求德國產品要標誌MADE IN GERMANY(德國制造)。德國在一百多年前有過這個經歷,但是痛定思痛,他們大量培養了技能型人才。雖然我們這種高級技術工人的比例,相對於其他走在前面的制造業大國來說,比例可能相對低,但是中國由於它龐大的產業工人隊伍,還是有相當多的優秀人才,接下來就是怎麽樣把這些人才組織好,怎麽樣推廣經驗大量的練習和重復的訓練是應該的,但是還不夠,中國制造的未來需要培養高級的技術人才。產業升級,又需要需求大量的,有一定知識和技能的高級藍領技術工人。

“學以致用”他山之石破局教育改革 知恥而後勇
 
  “學以致用”他山之石破局教育改革 知恥而後勇

  普通教育,跟職業教育是兩個不同的線路,普通教育與普通高等教育通常培養的是所謂通才,這種教育的重點是具有一定知識水平的通識教育,但是,將來不一定工資高,不一定能找到“好職業”,我們找到了一些國外的資料,也能證明這一點,你受高等普通教育不一定找到“好工作”,拿到好工資;相反你受到比較好的高等職業教育,可能不僅工作前景不差,而且工資甚至比普通高等教育畢業生高些,完全取決於人才市場的供需;目前中國,高等職業教育經常與高等普通類教育細分的專業大學存在重合和交錯,例如工業大學,理工大學,交通大學、海洋大學,計算機學院等等既可以理解為高等職業教育,也可以理解為高等普通教育,經常分不清彼此的界限。因為中國早期接受德日範式的司法體制和教育體制,後期接受前蘇聯範式,直至後來毛澤東主席拍案而起,要求廢除文科高等教育,但是他始終堅持“理工科大學還是要辦的”,毛主席的憤怒恐怕還不能簡單歸咎於政治原因,可能也和他發現相當多的大學不能“學以致用”有關,隨後他要求理工科大學培養工農兵學員,以及全科類的“赤腳醫生”,或許初衷並無大錯,只是邏輯和做法不正確。對比美國喬布斯自己選擇轉學到一所他心儀的“職業高中”,後來他發現在大學裏,學不到新東西,就毅然選擇退學並另謀出路,與比爾蓋茨異曲同工。相對而言,可能說明:喬布斯和蓋茨所受的專門訓練,普通大學無法給予或者基本重合,也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證明美國的職業教育體系以及與職業教育體系銜接的創業機制或許有其可取之處。對中國而言,可能有待研究和發展的一個很重要版塊就叫高等職業教育。 我最近以來還關註到海外的高等護士教育,學成後工資比較高;我們國家的一些優秀護士是中等職業教育出來的,分配上長期體制內工資較低,在人才市場的作用下,他們也包括某些醫生流出到國外執業,所以在改革分配制度基礎上,適當調整和優化我國的職業教育體系,適應國際人才市場競爭,才能把這些人留在國內。德國和瑞士的職業工人隊伍比較強大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條件是他們是受過一定教育的,過去我國傳統性的的手工藝者,受到的教育很少,但是當他們的手藝達到了相當的高水準的時候,收入並不低,但是他們從事的工作可能完全是手工的,提到的世界技能大賽,我國代表團成員年紀不大,這些人都是受過至少在初三或者是高中教育的人,電焊工還獲得了個人冠軍。包括我們的高鐵,上天的火箭,船舶等等有的部位機件,航空母艦甲板的焊接部分,精細化程度和工藝水平就非常高,特別是後者只有少數國家可以做到。回憶我們過去那個時代的技術工人業務能手,明顯的是他們年紀偏大,而如今基本前提是現在的年輕人受過較好的教育。我記得上次強調過:“所有的質量的背後是工藝,所有的工藝背後是科技水平”。技術水平上一個臺階的話,不能僅僅靠手工,裏邊有相當的技術含量。

優化教育結構關鍵是定位公共投入的取向善用市場力量 功夫在體制外
優化教育結構關鍵是定位公共投入的取向善用市場力量 功夫在體制外

  德國現在目前的統計,也就是20到30%之間的年輕人,接受大學教育,那麽剩下的70%左右,接受的是職業教育;目前中國的1.67億人勞動大軍,那麽目前高級技能人才大概在4000多萬,我們要在制造業上進行再次的轉型升級,那麽高端技能人才的培養將會是我們的重中之重,其實多年以前教育部門跟國家有關政府部門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但是苦於公共財政投入很有限,所以我們熱切的期望就是讓擱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辦教育法》早日出臺,將民間資金補充投入到普通高等教育之中,置換和釋放出一部分公共財政資金來搞職業教育和其它基礎教育領域。此外,允許普通高等教育院校善用社會資金,但是教育募捐必須透明公開,接受監督,包括立法監督,當前這個進程已經開始。以美國為例,許多私立甚至公立高等院校的校長的基本功之一就是為學校募捐,其中募捐打底形成的耶魯基金,還可以將盈利投入學校建設和發展,基金角色分離,一方面可以按照盈利組織自主運營或交由專業機構打理,另一方面按照非盈利組織管理,依照章程,不得將利潤用於非本校和非教育用途的分配。

  從經驗上看,我國教育方面的公共投入可以有比較高的“回報”,比如學前教育,2010年入園率只有56%,後來政府投入以後,目前差不多增加了20個百分點。總的方向是讓國家更多的資金去搞基礎教育,其實基礎教育裏面,包括基礎的職業教育,一定要明確基礎教育的公共投入宗旨是社會效益第一優先,不能附帶經濟效率的條件,消滅灰色地帶,不能首鼠兩端;公立普通高校以教育為本體,科研項目接受私人投入和外部專家且有盈利要求的,可以借鑒英美等發達國家的經驗,走單獨立法的模式,盡量標準化,可以考慮將國外法規,例如《拜杜法》,和相關流程做符合國情的本地化調整,目的其實是在行政化轉向非行政化的過程中,始終如一的保護體制內外的優秀人才;另外一個方面是分配制度,要提高體制內受職業教育者的待遇,屬於市場部分的職業教育,受教育者的待遇隨行就市由市場決定。優化教育結構其實功夫不僅是教育本身,而最重要的是善用體制外的力量,包括市場力量。

  (全文完。本文參考了11月2日北京新聞廣播的直播內容,主持人朱秦和與本人共同參與討論的嘉賓清華大學劉傑教授亦對本文有所貢獻。)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天下無賊

(責任編輯:於振冬 HF1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教育體制改革 功夫在此之外》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