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扭曲的招商引資:賽龍之死背後的共青城轉型難題

2017-11-13 14:42:00 中國經濟周刊 
2013年,共青賽龍迎來由盛而衰的轉折點。《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2013年,共青賽龍迎來由盛而衰的轉折點。《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李永華

  江西南昌、共青城報道

  責編:陳惟杉(本文刊發於《中國經濟周刊》2017年第44期)

  10月30日,有媒體發布《創始人離奇被捕,深圳賽龍突死之謎》,稱江西省九江市共青城曾經的明星企業——共青城賽龍通信技術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共青賽龍”)創始人、實際控制人代小權被非法拘禁,共青賽龍也因抽貸及多方阻撓重組而導致企業失敗,文章還直指2013年任職共青城副市長的詹政向代小權索要不當利益,並非法打擊報復代小權。

  共青城,這座成立於2010年的新城瞬間被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第二天,共青城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發布消息予以回應,詹政也接受媒體采訪,給出不同版本的敘述。

  隨後,《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前往共青城等地采訪,試圖透過共青賽龍之死的“羅生門”,探尋當地政企關系與招商引資生態。

  2010年一場招商引資開啟賽龍與共青城的“蜜月期”

  代小權與共青城發生聯系,源自江西2010年的一場招商引資活動。

  公開資料顯示,代小權是芬蘭赫爾辛基大學博士,曾在諾基亞芬蘭總部工作6年,並參與華為第一代手機技術研發,其創立的賽龍通信技術(深圳)有限公司(下稱“深圳賽龍”)主業為手機研發,以ODM(原始設計制造商)的模式為海外及國內的手機品牌商提供研發和生產方案,摩托羅拉是其主要客戶。

  2010年9月,經國務院批準同意,共青城市正式成立,轄區面積308平方公裏,總人口19萬人。作為一座年輕的城市,無論土地面積還是人口數量共青城都是一座小城。

  手機產業是共青城瞄準的目標。共青城商務局一位幹部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手機產業帶動效應大,深圳賽龍是手機生產企業,處於行業下遊,當時他們認為帶動效應會很大。

  代小權的代理律師謝民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2010年,江西省一位領導帶隊去香港招商引資。在這次招商引資活動中,共青城的主要領導向深圳賽龍的副總經理介紹了共青城的情況,希望深圳賽龍去共青城投資。後來,這位江西省的領導與共青城的主要領導都曾與代小權面談,歡迎深圳賽龍去共青城投資,給的政策也比較優惠。代小權覺得,有省市兩位領導出面,可以放心去投資,就在共青城投資建設生產基地,把原來在富士康的代工生產線遷到了共青城。

  為“迎娶”深圳賽龍,共青城的“彩禮”頗為豐厚。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得的投資合同書補充協議顯示,在稅收上,共青賽龍投產之日起3年內,除享受國家有關稅收優惠政策外,增值稅地方留成部分,由共青城政府從專項資金中給予80%的獎勵扶持,之後5年減半扶持,共青賽龍高管兩年內免個稅。

  融資扶持力度也大。共青城開放開發區管委會通過銀行或融資平臺為共青賽龍解決兩億元融資信用額度。

  在用地方面,共青城按4萬元/畝提供500畝工業用地,並提供200畝優惠商業用地,共青賽龍還可在共青城創業基地的標準廠房內免費租用一年約1萬平方米的電子標準廠房和辦公配套用房。

  2010年,賽龍正式落戶共青城,雙方開啟一段“蜜月期”。

  媒體報道稱,從共青賽龍2010年10月開工運營到2013年6月,生產並出口的各類型智能手機創匯3.3億美元,實際完稅近6000萬元人民幣,應獲國家給予的出口退稅額1.5億美元。穩居共青城納稅第一大戶、創匯第一大戶,江西省九江市創匯第二大戶。代小權還當選了九江市政協常委。

  共青城市委宣傳部官方微博給出的數據也顯示共青賽龍的飛速增長:從2010年到2012年,其營收規模分別為3.54億元、10.88億元、20.18億元。雖然凈利潤並不高,但也保持增長態勢,分別為0.07億元、0.19億元、0.68億元

  前述商務局幹部介紹說,共青賽龍高峰時,有員工3000多人,更重要的是它還帶來了配套的幾十家企業,“工業區那個時候很紅火,周邊開餐館的,開摩托車的人都很多。”

  共青城2012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重點支持賽龍通信與摩托羅拉合作,研發智能手機,開拓國際市場,力促主營業務收入達到80億元以上,上繳稅收2億元以上。”

  2013年“由盛轉衰”,代小權淪為“階下囚”

  但一年後卻風雲突變,共青賽龍迎來轉折點。

  “2013年實現主營業務收入7.63億元,凈利潤-4.01億元。 ”共青城市委宣傳部官微發布的文章給出的原因是,“由於谷歌收購摩托羅拉公司,導致賽龍失去市場,2013年初,賽龍生產經營急轉直下,財務狀況極度惡化,陷入經營困境,並於2013年10月全面停產。”“據統計,截至目前,共青賽龍尚欠江西省內各家銀行等市場主體7.36億元。”

  對於共青賽龍為何在2013年“由盛轉衰”,代小權方面並不認可上述說法。謝民律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企業經營有風險,業績有波動也很正常。“代小權告訴我,2013年,摩托羅拉被收購,確實導致共青賽龍有幾個月業績下滑,但是他已經找到了新的訂單、新的市場,華為的訂單量就比較大。我後來也拿到了當時華為給賽龍的訂單憑證,賽龍有約10億元訂單在手,存貨5億元。如果銀行不抽貸,共青賽龍完全可以好好地經營下去。”

  據媒體報道,“2013年10月,共青城金融機構以賽龍公司訂單縮減為緣由突然收緊放貸,共抽減‘賽龍系公司’5億元人民幣貸款。”

  江西南昌一家小貸公司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共青)賽龍的第一筆過橋貸款就是我的錢,3000萬元。”他說,2013年7月18日,工商銀行(601398,股吧)共青城支行行長趙衛東把代小權介紹給了他,並稱代小權有一筆3000萬的貸款“要倒一下”,代小權借了他的錢還給銀行之後,銀行再放貸給代小權。其與代小權簽訂的還款協議顯示,這筆貸款年利率為9%。他未曾料到的是,這筆錢至今未能要回來。

  謝民律師說:“摩托羅拉訂單減少與銀行抽貸都不是共青賽龍後來死掉的根本原因,關鍵是共青城政府把代小權控制起來,他失去了人身自由,不能經營企業。一家企業的主導人、實際控制人不能經營了,而且長達兩年,這家企業怎麽會不破產?”

  陷入困境的共青賽龍在此後數年中掙紮求生,歷經5次重組均告失敗,代小權也於2015年1月17日在深圳被實施異地抓捕,罪名為“逃稅”,截至目前尚未獲得人身自由。

  代小權的親屬代理人陳昌壽說,代小權一案二審原定今年11月2日開庭,但已經推遲了。

共青城工業園一角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共青城工業園一角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三特書記”黃斌的共青城往事

  在代小權一方看來,黃斌是共青賽龍“由盛轉衰”的關鍵。

  2013年6月,黃斌任九江市委常委,兼任共青城市委書記。同年11月,被指向代小權索要不當利益的詹政掛職共青城,任副市長。江西財經大學官網2013年12月發布的消息顯示,詹政掛職共青城副市長之前,為該校金融學院證券系的一名講師。任職共青城後,在共青賽龍的處理事宜中,詹政擁有一票否決權。

  謝民律師說,黃斌一上任就到共青賽龍視察,“半年後,代小權就被拘禁了。關鍵人物就是黃斌。代小權跟我說,詹政曾經找他要股份,黃斌還親自提過這個意思。代小權始終沒同意。”

  代小權方面質疑,黃斌與詹政之間早就存在朋友關系,並聯手在賽龍事件中試圖獲取不當利益。

  代方並未能就這種說法提供依據。而詹政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自己來共青城任職之前並不認識黃斌。但《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獲得的多個獨立信源稱,詹政與黃斌的弟弟是大學同學,詹政與黃斌也頗為熟悉。

  在江西官場,黃斌可謂名聲顯赫,曾被人稱為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幹事、特別有激情的“三特書記”。當地企業的一位管理人士說,“他確實很拼,淩晨幹活也是常事。”黃斌的強勢在共青城也是眾所周知。該人士說,因修建大學城需要拆遷一大片墳地,“一般人肯定幹不了,可是他很快就把地平掉了。”

  “三特”光環下的真相卻讓人震驚。據新華社報道,黃斌平時最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打著招商的名義與公司老板在一起,收受公司老板巨額賄賂。黃斌的妻子與一些老板打得火熱,大肆收受他人錢財,社會上人送外號“葉姐”。

  當地商界有人評價說,主政一方的黃斌被一些老板圍獵,其手中的權力成為別人手中的獵槍,而中槍者不乏前往共青城投資的企業家。來自蘇州的張衛榮是第一批到共青城投資的企業家之一。2009年9月,張衛榮的江西啟維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共青城投產。一年後,張衛榮將企業全部股權轉讓給江蘇人顧三官,但未能收到5000多萬元股權轉讓款,並陷入長達3年的糾紛之中。

  2013年9月,張衛榮起訴顧三官,凍結後者5000萬元資產。“但是黃斌讓這起民事經濟糾紛驟然生變。”張衛榮說。

  張衛榮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有知情人士向其透露:“黃斌插手了這件事,身為九江市委常委,他直接衝到九江市某司法部門負責人辦公室拍桌子。”

  2013年9月26日 ,共青城公安人員前往蘇州刑拘張衛榮,其涉案罪名是抽逃註冊資本。張衛榮說,共青城一位副市長此後陪同法官解封顧三官被凍結的資產。

  2014年12月,共青城法院以職務侵占和挪用資金兩項罪名判處張衛榮有期徒刑18年。該判決書承認:“證據有瑕疵。”

  張衛榮上訴,九江中院發回重審。2016年1月,共青城法院判處張衛榮有期徒刑2年,罪名是虛開發票。張衛榮說:“從抓我到兩次判決,每次罪名都不一樣。 ”

  在被實際拘禁約900天後,2016年3月25日,張衛榮回到蘇州老家,“原來經營的三家企業都倒閉了,只好在家裏賣螃蟹。”

  2016年5月,黃斌不再兼任共青城市委書記。2016年8月19日,江西省紀委監察廳網站發布消息:九江市委常委黃斌涉嫌嚴重違紀,正接受組織調查。

  新華社報道稱,黃斌到任共青城時,政府財政存款有12億元,3年後黃斌離任時,政府負債高達79億元。

共青城政府曾經寄予厚望的手機與光伏產業如今都遭遇挫折。《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共青城政府曾經寄予厚望的手機與光伏產業如今都遭遇挫折。《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攝

  手機產業遇挫,光伏產業同樣難以為繼?

  以“鴨鴨”羽絨服為代表的服裝業是共青城立市之前的主導產業,“鴨鴨”曾高居我國羽絨服產業龍頭地位。然而,至2010年共青城立市之時,“鴨鴨”已經陷入困境。2012年,“鴨鴨”被外地一企業收購。

  張衛榮回憶說:“2009年3月,我去共青城的時候,當地除了鴨鴨,其他產業基本上一片空白。”

  隨著共青賽龍的倒閉,當地原本興旺的手機產業集群也隨之煙消雲散,共青城從2010年起希望打造的手機產業遭遇重大挫折。

  11月2日,《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看到共青賽龍廠房門口雜草叢生,工業園區內一個可容納數百人集體用餐的食堂內只有一位中年婦女,雜貨店裏竟然一個看守的人都沒有。這位女士對《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說:“人都走了,都走了,就我一個人。 ”

  一座城市曾大力扶持的主導產業,一家“下血本”引入的龍頭企業,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給當地經濟帶來巨大波動。曾經確立的重要產業卻在此後因各種原因遭遇挫折,這樣的事情在共青城不止一次上演。

  共青賽龍為龍頭的手機產業受挫後,漢能薄膜發電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漢能薄膜”) 一度成為共青城新的產業希望。

  共青城2015年政府工作報告談及2014年經濟成果時寫道:“成功引進總投資350億元的漢能光伏柔性銅銦鎵硒薄膜太陽能項目,創下了全省單體項目投資額最大的新紀錄。”

  江西本地媒體稱之為“共青速度”:從接觸到簽約,僅花了22天時間;從簽約到開工,只用了不到三個月。項目分三期建設,全部投產後可實現年銷售收入400億元,年繳納稅收20億元,解決上萬人就業。2014年8月28日,投資60億元的一期薄膜太陽能光伏項目正式開工。

  然而2015年5月,在香港上市的漢能薄膜被曝財務造假,其共青城項目隨即陷入停滯。

  共青城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稱,要全力推動漢能光伏、共晶光伏等項目投產達產。但在共青城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漢能光伏已不見蹤影。

  不過共青城官網現在依然稱:新能源新材料產業是當地主導產業,全力推進投資60億元的漢能光伏一期600MW柔性銅銦鎵硒光伏產品項目建成投產,加快推進漢能光伏、共晶光伏、歐唯諾光伏等以太陽能發電的新能源產業成為共青城經濟發展的戰略先導產業和支柱產業,把共青城建設成為江西新興光伏產業基地,及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太陽能光伏等新能源產業研發、制造和應用示範基地。

  除漢能光伏外,以上提到的共晶光伏與歐唯諾分別是江西共晶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共青城歐唯諾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共晶光伏與歐唯諾曾是顧三官控制的企業,此人在共青城的另一家企業是江西同泰房地產有限公司,均一度持有90%的股權。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發現,歐唯諾在共青城工業園區的辦公樓闃寂無人,緊閉的大門前灌木叢生,這裏早已人去樓空。

  而江西共晶光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就是企維光伏。據了解當地政情的有關人士稱,顧三官號稱要在共青城投資80億~100億元打造光伏產業,獲得了6000多萬元財政補貼,還在共青城拿到了1500畝工業用地與500畝商業用地,並發行抵押債券5億元。

  據知情人透露,顧三官現在因行賄某落馬官員已被限制出境,且債臺高築。

  工商信息顯示,2016年12月28日,顧三官將其在共晶光伏與江西同泰房地產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權均轉讓給了他人。

  共青城“十三五”規劃的提法是:激活共晶光伏。

  據當地電力系統人士稱,從當地企業用電量數據看,目前,共青城暫時還沒有特別大的企業和大的產業。

  共青城急需可以“頂天立地”的龍頭企業。這意味著,招商引資依舊是當地經濟發展的頭等大事之一。當《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與一位投資商一起前往共青城工業園區考察時,一家企業的員工說,園區裏有一堆空房子,“政策上,租賃管委會提供的廠房前3年都不要錢。實際上,我們企業在這裏七八年都沒交過租金,每年還返稅。”

  園區管委會商務局一位人士說,只要是其他地方有的優惠政策,共青城都有。“如果真的來投資,你跟領導談,有些東西是看不見的。”

  共青城2017年政府工作報告稱,2016年,共青城“新工業發展首戰告捷”,全年新引進金酷智能產業園、中信重工(601608,股吧)開誠智能裝備等重大項目35個,合同資金近200億元。

  在共青城新布局中,智能制造與石墨烯是新的龍頭。

  ——————————————————————————————————————

2017年第4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7年第44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責任編輯:劉偉 HF11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扭曲的招商引資:賽龍之死背後的共青城轉型難題》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