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教輔市場嬗變:名師效應減弱,在線教育破冰

2017-11-08 09:43:26 鈦媒體 
深夜,整個城市都逐漸進入睡眠,海澱區的一座大樓裏仍亮著一盞盞燈光。在某英語機構任職的張嵐,依然在批改作業。她的學生們目前就讀高二,需要為兩年後的高考做準備。

  深夜,整個城市都逐漸進入睡眠,海澱區的一座大樓裏仍亮著一盞盞燈光。在某英語機構任職的張嵐,依然在批改作業。她的學生們目前就讀高二,需要為兩年後的高考做準備。

  和張嵐一樣,現在教輔市場“保姆化”的教師們不在少數。除了上課,批改作業、答疑、甚至分析學員校內學習情況都成為輔導教師們的必修課。

  過去,輔導班布置的作業通常不用批改,即使需要批改也由機構雇傭的“班主任”完成,教師們完成講課即可。現在,更多的工作需要教師們親力親為。

  對於教輔老師的變化,至少家長們是滿意的,“孩子高中了,時間緊耽誤不起,務必要最負責的老師。”一位給孩子報了一對一輔導的家長如是說。

  這位家長所請的教師輔導費用為一小時300元,價格在目前的輔導市場屬於中高檔。

  家長們越來越不吝嗇費用,教師們也逐漸變身學習上的全能保姆,英語教輔市場正在變化。

  再見,名師

  今年28歲的張嵐本科畢業,通過性格測試及第三方背景調查後,她才獲得目前的工作。雖然深受家長和學生歡迎,但她坦言自己並不是“名師”,“現在不講究這個,你在學生身上花的時間越多,家長越歡迎。”

  曾經,名師一度是英語輔導機構成敗的關鍵。

  何為名師?廣州新東方國外考試部項目經理譚峰向筆者表示,名師有兩種解釋。一是指上課時滔滔不絕、口若懸河且深受歡迎的教師;第二類是幫助學員取得好成績的教師。傳統上,大家傾向於第一類名師。

  不過,名師效應發揮到極致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在原新東方VIP學習部總監、新東方實用英語學院院長齊文昱看來,新東方的輝煌某種程度上歸因於旗下一大批頂尖教師。當年,很多學生為了聽一次名師主講的出國培訓課程,需要忍受嚴寒酷暑,“在北四環一眼望不到盡頭的長隊中排上好幾個小時。”這種現象在當今看來難以想象,也難以復制。

  現在,和張嵐一樣的老師越來越多了,光環不再是關鍵。家長和學員期待更多的,是教學質量以及對於學生課前課後學習效果的追蹤。而這一點,傳統意義上的“名師”往往無法做到。

  根據中國教育學會2016年12月發布的《中國輔導教育行業及輔導機構教師現狀調查報告》,家長對校外教育質量期待更高,付費讓家長期待輔導效果。

  《報告》同樣顯示,目前影響輔導機構教師收入的因素中,教學口碑占到了55.7%。相反,過去影響力頗大的機構品牌形象和課程推廣已經成為次要因素。

  與此同時,家長對於課外輔導支付意願正在迅速增加,也加速了名師效應的弱化。《報告》中,31.6%的家長表示“給孩子報輔導班不管多少錢都願意。”強烈支付意願意味著,家長們需要具有針對性的課程,要求教師對孩子更加關註和細心。

  在英語教輔、尤其是留學語言培訓市場,針對未成年人課程的價格一向高居不下,小班教學在如今更是常態。據譚峰介紹,如今在美國完成本科學習所需花費在一百到兩百萬之間,能支付起留學費用的家庭在教輔課程上也不會吝嗇。因此,未成年教育領域,家長往往選擇小班教學甚至一對一輔導。

  這與名師的養成條件相背離。譚峰表示,“名師,必然需要大的影響力,因此往往都是大班教課。”

  英孚青少兒英語中國區總裁白皎宇向筆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名師不再是教育機構考慮的首要因素,機構看重教師們的溝通水平、針對學生特性調整課程的能力。

  成本和科技之爭

  雖然逐漸被淡化,但籠罩在英語教輔機構上空的“名師效應”並沒有完全消失。在成人課程領域,名師依然很受歡迎。

  這一現象並非沒有邏輯。口才好、氣場足、甚至網絡KOL的身份,名師的種種特質對於接觸網絡時間多、不追求針對性輔導的大學生和研究生而言,依然具有吸引力。譚峰表示,在四六級輔導課程中,名師效應依然存在。“比如艾力老師,他很受歡迎。”

  除去新東方名師的身份,艾力還是網紅。他曾經參加過熱門網絡綜藝《奇葩說》第一季到第四季,節目元老的身份讓他一直保持著曝光度。

  在名師效應之外,成人們選擇大班課還有另一層原因——價格優勢。和低齡學員不同,成人學員通常自付學費,而線上課程售價較低。

  滿足名師講解和低價優勢的線上課程,正在對線下課程產生衝擊。甚至,線上課程還可以讓學員自主安排學習時間和進度,這對於自制力強、且自行付費的學生而言,節約了時間和金錢成本。

  過去,這類課程對於低齡學員並不具備吸引力。譚峰表示,家長會介意學習場景、考慮學生與老師是否進行了有效互動。學習效果不可控、學習軌跡不可追蹤的線上課程,讓家長望而卻步。

  但隨著科技的進步,這些障礙正在被解決。成立不到4年的VIPKID以線上視頻課聞名,采用北美外教以及一對一授課的模式,打出了“美國小學在家上”的口號,在追求高端課程的家長中人氣頗高。

  這類課程打破了線上教輔相對便宜的認知。根據VIPKID官方報價,3個單元(每單元12節課)的費用為5980元,即平均一節課(師生實際互動時間為25分鐘)為166元人民幣。如果家長一次性支付56280元購買36個單元的課程,則每節課的成本降至130元。

  價格不菲的課程依然有不少人買單。根據VIPKID此前公布的官方數據,今年1月到7月,其課程營收超過20億人民幣。

  風向並非人人看好,白皎宇依然對純線上課程保持疑慮。她認為,在線教育對於青少兒的學習是一種有機補充,但它只能當配角,絕對不能當主角。雖然英孚也在進行網絡化的探索,但他們依然堅持在線教學只是課堂教學的有效延伸。

  不過,科技對於教育行業的衝擊不止於此。9月14日,進化者機器人宣布獲得億元A+輪融資,並發布商用機器人:教師助手小胖。這款機器人將進入課堂,解決老師重復性勞動問題和提升學生上課積極性。

  同月,VR教育公司微視酷科技宣布獲得3000萬元A輪融資,業務集中在整合VR教育內容打包輸送給學校需求端。

  在線課程成為繞不過的話題後,新技術推動著下一個風口的出現。屆時,教輔機構們能否跟上下一輪熱潮?

  “教輔市場都是跟著考試走的”

  之前競爭者依稀的腳步聲開始變得震耳欲聾,對手正在朝英語教輔機構們逼近。身後,還有一只大手在拉扯著它們。

  “教輔機構跟著考試改變的。”復旦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院教授蔡基剛對筆者表示。

  追根溯源,家長和學員的需求隨考試而變動。在應試教輔領域,即將到來的高考改革對教輔機構將產生撼動。

  2017年是高考改革啟動的一年。從全國來看, 除上海、浙江這兩個高考改革試點於2014年最先啟動外,其余省份的高考改革啟動時間集中於2017年。

  改革在英語科目上的最大變化,就是從過去的“一考定終身”改為多次考試取最好成績。

  在考核內容上,各省市都有細微區別,但總體方向不變。以江蘇省為例,高考英語科目將取消語法填空、改錯,作文分值將增加。

  本次改革的積極性作用十分明顯。蔡基剛認為,加大主觀題、寫作題的分值對高中英語學習具有良好的導向性,能加強對學生能力的挖掘。

  改革給學生增加了機會,但也增加了壓力。 “考一次不行後,會想方設法的再考。”由於高考仍然是選撥性質而非水平測試,起決定作用的是排名而非分數,這會導致學生進行一次次的刷分。

  正是如此,本次改革對於教輔市場帶來了巨大衝擊。蔡基剛表示,一次次的刷分會加劇學生對於教輔機構的依賴,整個市場的需求會增加。

  同時,改革也會促進教輔水平的升級。蔡基剛表示,考試內容的變化會減少過去填鴨式的教學內容,對輔導教師要求更高,教師需要在輔導內容和方式上都進行提升。

  在高考改革的促進下,未來輔導水平不達標的機構會被市場自然淘汰。

  不僅是國內應試,打算出國讀書的學生也在為自己的前途不斷加碼。譚峰表示,目前不少出國讀本科的學生為了增加競爭力,還會選擇讀AP課程(大學預修課程),包含微積分、物理和化學等學科,一旦通過考試進入大學後就可換取學分,這對留學生而言有著巨大的誘惑。

  也因此,除了過去熱門的托福、雅思、SAT等考試,國外學科類考試成為了新需求。

  整個趨勢促使著輔導機構向新的大陸邁進,但“水手們”的資質問題需要機構更謹慎。

  8月,國內最大英語教輔機構新東方旗下的泡泡少兒英語,被曝光將毫無任教經驗的暗訪記者寫為“教學經驗豐富”。

  事發後,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表示,將把誠信納入到員工年終考核中,但亡羊補牢的效果還未可知。

  無論是行業洗牌還是新的機遇,這一年的英語教輔機構們,痛並快樂著。


 
(責任編輯: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教輔市場嬗變:名師效應減弱,在線教育破冰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