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老師抄學生論文:不能任由學術不端“秀下限”

2017-08-11 10:02:49 澎湃 
蔡建春 資料圖
蔡建春 資料圖

  總有一些新聞讓人感到似曾相識,比方說論文抄襲。此類事件發生的頻率之高,使得廣大讀者近乎麻木,但媒體今天報道的“老師抄學生論文,連致謝也部分一致”的事,還是讓人驚詫莫名。

  擁有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黨委副書記、廈門大學醫學院常務副院長等多個頭銜的蔡建春,近日再次被舉報:其申請廈門大學博士學位的論文涉嫌抄襲。被“抄襲”的文章來自於他的兩名碩士生。蔡建春的論文內容與後兩者內容大面積重合,其中,正文近一半與一名學生的畢業論文雷同,就連致謝也部分一致。目前廈門大學學風委員會已介入調查。

  若抄襲情況被證實,相關責任人自然會受到懲戒。只不過,早在2010年2月,蔡建春就憑借這篇論文,獲得廈門大學高分子化學與物理專業博士學位,到今年3月,這篇論文在微博上被指涉嫌抄襲,已過去整整7年。這不由得讓人追問,要是沒人舉報,抄襲者是否仍然“歲月靜好”?治理學術不端,唯有舉報一途?

  論文抄襲,無論怎樣掩人耳目總會留下蛛絲馬跡。從新聞報道看,蔡建春的博士論文倒也並非無腦抄襲,還是花了點“小心思”。比如,他對被抄襲論文段落中的詞語進行過同義替換,將“沒有那麽樂觀”改為“沒有那麽簡單”,將“不能”改為“無法”,將“至今為止”改為“迄今”。不僅如此,他還使出了語序改動、概括語義等“絕招”,使自己的論文蒙混過關。

  這些伎倆,對高校學生而言並不陌生。如今,在搜索引擎上找到逃避“查重”的辦法並不困難,更何況,從不同渠道“查重”還會得到大相徑庭的結果。這些都證明,用機器“查重”的方法存在毋庸置疑的漏洞,且太過機械。既然如此,若不能采取更為科學而有效的方法預防抄襲,只怕會出現越來越多“老師抄學生”式的肆無忌憚。

  學術審查機構亦不能把希望寄托於機器,而更應發揮主觀能動性。遙想當年,本人在參加碩士論文答辯時,受盡答辯老師的“折磨”,回憶雖然“不堪回首”,但收獲是真真切切的。

  若當時蔡建春的導師、答辯委員會和論文審查者能多花點心思,盡職盡責、嚴格審查,也不會輕易讓其蒙混過關。

  值得註意的是,1998年10月至2012年9月的14年間,蔡建春曾擔任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黨委書記、主任醫師、教授等職務。

  這串輝煌的履歷,是否麻痹了某些人?是否又有人故意放水,為其網開一面?這都是值得深究的。期待廈門大學在調查時,能順藤摸瓜揪出其他責任人。

  整治論文抄襲現象,總指望亡羊補牢、事後查處絕非長久之計。今時今日,是否還有許許多多的“蔡建春”潛伏在暗處,期盼著抄襲行為永遠不會被發現?面對不斷“秀下限”的抄襲事件,有關部門該拿出切實的解決辦法了。

廈門一醫院院長博士論文被指抄襲學生碩士論文:連致謝也抄
廈門一醫院院長博士論文被指抄襲學生碩士論文:連致謝也抄
(責任編輯:婁在霞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老師抄學生論文:不能任由學術不端“秀下限” 》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