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熊錦秋:對莫須有“重大合同”應深究民事責任

2017-08-11 01:27:00 上海證券報 

  熊錦秋

  深交所近日發布《警惕莫須有“重大合同”》的文章,指出有些上市公司借助重大合同對股價的巨大影響,披露不準確、不真實,甚至有意虛構的重大經營合同,誇大公司經營業績,試圖誤導投資者,蓄意推高股價,甚至夾雜內幕交易。

  深交所指的這家上市公司,股價從2010年底到2011年2月曾一路上漲,而原因不明。3月2日該公司宣布其子公司與四家客戶簽訂了4份意向性產品銷售協議,涉及金額總共接近20億元。該公司2010年、2011年的營業收入在4億元左右,如此巨量合同對投資者帶來巨大心理衝擊。公司復牌當天,有不少投資者追高買入。

  當時就有主流媒體公開質疑這家公司的合同:年營收4億元,卻要承接20億元的大訂單。經記者調查,未發現該公司有擴產招人的動向,而合同采購方真實性也存疑,且合同約定“該合同對違約方責任追究不明確”,與一般合同的違約條款有顯著區別。由此,該公司被交易所停牌核查。據該公司此後發布的與四個采購方解除該意向性合同的公告,這個合同實際只實行了100萬元。

  投資者從這個案例中應該得到足夠的警示,對上市公司公布的重大合同,千萬得留個神。

  上市公司產能擴張絕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即便簽署了天量合同,也未必有能力生產,對這種合同自然要多打幾個問號。按相關信息披露規則,上市公司披露重大合同事項,需披露合同的主要內容,包括交易價格、結算方式、簽訂時間、生效條件及時間、履行期限、違約責任等;還要披露合同當事人情況、對當事人履約能力的分析等。有了這些細節,投資者可以多方印證,掂量合同履約的可能性。

  再進一步,即便合同真實可靠,但也不能就此確保上市公司的業績必然大幅提升,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增加,如果利潤率低,或者賠本賺吆喝,業績也難有好的表現。換言之,重大合同不能落實到業績上,一切都只是水中月鏡中花。因此,投資者須冷靜、平和地看待上市公司的重大合同。只有上市公司實現了良好業績,才是“穩穩的幸福”。

  有些上市公司虛構合同、財務造假,或構成虛假陳述,在這種情形下,相對比較容易追究相關當事人的民事賠償責任。然而類似本案的上市公司只是虛構合同,還沒有財務造假,那是否就無需追究其民事賠償責任了呢?筆者認為同樣要追究。

  上市公司虛構合同或誇大合同,可能致使投資者發生錯誤判斷,這符合誤導性陳述的定義,可能構成誤導性陳述。而誤導性陳述同樣也屬於虛假陳述,理應追究其民事賠償責任。

  不過,虛構或誇大合同,並發布相關信息,上市公司也許並不能從中獲得什麽好處,之所以要虛構或誇大合同,很可能是為了大股東、董監高減持,也有可能是為了配合二級市場主力的炒作,或是配合內幕交易獲利。由此,在追究上市公司虛構或誇大合同的民事賠償責任時,目光不應局限於上市公司,而應深究其背後的主謀或指使者。如果只是追究上市公司的民事賠償責任,那麽違法違規者在市場“割韭菜”,利益受損的投資者卻要從上市公司那裏獲償,就毫無意義了,因為真正的違法違規主體逍遙法外、大獲其利。讓人欣慰的是,此前法院審理匹凸匹(600696,股吧)及實控人鮮言等證券虛假陳述案,支持原告方要求被告鮮言對投資損失承擔首要的賠償責任的主張。有這個案例作為指引,如果是大股東指使上市公司虛構或誇大合同,誤導投資者,那麽同樣該由大股東來承擔首要的賠償責任。

  假使上市公司虛構或誇大合同是為了配合二級市場的主力操作,筆者認為此時也應責任到人,應追究上市公司相關董監高的民事賠償責任。上市公司發布虛假合同,只是配合主力市場操縱、內幕交易的手段,這背後上市公司董監高可能與主力存在利益交換。既然只有在上市公司董監高的運作下,虛假合同才得以出籠,那理應追究董監高的民事賠償責任。

  總之,對上市公司重大合同,不僅投資者要謹慎對待、仔細考量其對公司業績可能的影響,對其中有誤導效應的虛構或誇大成分,監管部門可對其定性為誤導性陳述,投資者據此可對相關人員追究虛假陳述民事賠償責任,以此遏制一些主體發布虛假重大合同的行為。

  (作者系資深經濟研究工作者)

(責任編輯:婁在霞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熊錦秋:對莫須有“重大合同”應深究民事責任》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