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余勝良:為什麽沒有傳銷組織者的反思

2017-08-11 02:59:00 證券時報 

  念念有余

  在某個階段,有人是受害者,另一個階段有可能就是施害者,但歷史記憶的都是受害者的一面。

  余勝良

  估計很少有人註意一個現象:到處是傳銷受害者的苦難,受害者的親身說法,卻沒有傳銷組織者站起來說自己做錯了。也缺少對組織者這個群體的研究和報道。如果沒有對傳銷組織者的關註,就掩蓋了整個現象的復雜性。

  當然也有一種情況是傳播選擇,一般受害者的悲苦總是會更有傳播屬性的,能滿足人們好奇心,人們對祥林嫂感興趣也有這個原因——想從她的悲苦中吮嘖出同情心和好奇心出來。

  不過從我的觀察看,媒體傳播性選擇只是一部分原因,更核心的原因是,即使在一個事件中,不同角色的感受差異是很大的,個體作惡和整體作惡的感覺差異是巨大的。

  受害者的感覺自然是糟糕透頂,對外傾訴的願望也很強烈,至於施害者,心理感受是否同樣糟糕就值得商榷了。

  傳銷骨幹組織者當初也是受騙者,他們大多數有過心理掙紮,一大部分會離開,一小部分會留下來,這本身就是一道篩選,篩選後所謂“合適”的那部分人,大多數是從受害者搖身一變成為施害者,他們從被騙的經歷中學到了行騙的技術。

  據說南派傳銷非常“文明”,只是讓你聽一段時間,想走的話也不限制,總會有人著迷。北派傳銷以武力相威脅,更像是敲詐勒索,骨幹手段兇狠。

  不管南派還是北派,都是騙取或者敲詐他人錢財。如果抽離這個組織,只是某人把他的親戚朋友叫過來,然後讓親戚朋友交幾萬元錢,估計這個人很難說服自己,即使做出來,聲譽也會一次喪失殆盡,而且估計親友也要終生努力追債。而把人騙過來打一頓逼令交出數千元這種事,估計也沒幾個人敢幹,很明顯這是違法行為。

  但是一旦有個組織,有傳銷作為依托,這些骨幹就無所顧忌了。他們這麽容易過心理坎,是因為作惡者並非一人,潛意識中就會增加膽量,以他人行為為自己背書。

  傳銷受益者是分散的,這就減輕了組織者的心理負擔,受損者被親戚騙來損失上萬元,卻已不知道該找誰討要損失,因為親戚也可能蒙受更多損失。利益復雜化,每個人都不用為他人負責。

  此外,傳銷無論怎樣騙,都會慣用這樣一個借口。這個借口非常重要,會讓整個詐騙看起來像是一個人人都能得益的正當生意,讓荒謬行為背負了一道正當外衣,這個借口就是幫你賺錢“為你好”,就像那些父母在這個名號之下,可以對子女采取諸多懲罰一樣。組織者也可以在這個口號下殺伐四方,為欺騙提供了理想目標,成為一套理論工具的道德基礎。當然,也不排除有組織者真誠相信這是為被騙者好。

  所以組織者的心理相對比較強大,他們對整個事件產生的內疚感或負罪感,會遠遠低於受害者所感受的傷害程度,他們也不會有什麽心理難關。

  如果一個學生無緣無故打了老師,那麽估計這個學生終生內疚。但是一群學生這麽做了,或者整個社會這麽做了,那麽內疚感就會降低很多。我們國家之前發生過一些事情,有許多受害者站出來反思,都說自己是受害者,好多人寫回憶錄,往往都是當年受迫害如何艱辛難過,如何受盡委屈,迫害者嘴臉如何瘋狂醜陋。但是卻沒有施害者出來反思。

  傳銷組織都是集體的,通過洗腦的方式,為服從者提供集體溫暖,對反對者進行打壓,最終形成一個團結的整體。吃飯生活都是集體進行,甚至會讓一部分人產生從未有過的歸屬感,感覺到現實社會所沒有的親情。這樣一個組織產生的惡也是集體性的,決策者是整體而非個體,在天津的打人者估計還覺得自己是為了維護集體利益。這就是為什麽群惡者不覺得是惡,他們為自己的行動找到了一個正當的可以推脫的理由。

  其實,在某個階段,有人是受害者,另一個階段有可能就是施害者,但歷史記憶的都是受害者的一面。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責任編輯:婁在霞 )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余勝良:為什麽沒有傳銷組織者的反思》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