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中國經濟的虛實之爭:別讓一頂帽子毀了馬雲

2017-04-21 09:39:20 和訊名家  滕泰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功夫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別讓一頂帽子毀了馬雲——中國經濟的虛實之爭

  文 | 滕泰

閱後即焚

  雖然提出“虛擬經濟”這一概念和相關理論的學者是出於建設性目的,但在現實中卻事與願違。

  以後中國就不需要那三字經的國罵了,最狠毒地攻擊一個企業家或否定一個行業只需四個字——虛擬經濟!

  落後幾百年了,中國好不容易才趕上這一輪在新經濟上同時起跑的機會,我們千萬切不可因為虛擬經濟這樣的無聊爭論和大帽子而葬送了我們的明天!

  最狠毒的攻擊——“虛擬經濟”

  馬雲先生作為中國互聯網巨頭,屢屢受到某些傳統企業領袖和部分學界人士的攻擊。不過他們攻擊的主題既不是馬雲的個人行為,也不是阿裏巴巴的運營問題,而是給他和整個互聯網行業戴上了一頂新的“大帽子”——“虛擬經濟”。

  少數傳統制造業的企業家甚至指責一些新經濟的企業領袖為騙子,或攻擊購買股票的金融投機者是傷害中國制造業的“罪人”。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經濟學者也加入到批評金融、互聯網的隊伍中,他們緊緊圍繞著某些行業是否直接創造真實財富這樣的問題進行廣泛討論,道理簡單而直觀,不但迅速引起共鳴,甚至很快形成了一股社會潮流。

  考證一圈後發現,“虛擬經濟”一詞出自90年代的中國,並非世界通用。當時中國嘗試著搞了資本市場之後,有人發現某些經典政治經濟學教科書中對股票等金融資產的描述仍然帶著意識形態的貶義色彩,把股票說成“現實資本的紙制副本”,是“虛幻的影像”,用“虛擬資本”這樣的概念來否定股票市場存在的合理性。但90年代中國明確了社會主義也可以有市場經濟,而且又搞了股票市場,怎麽賦予股票市場理論上的合理性呢?於是有學者回避了“虛擬資本”這個詞,帶著理論修正和發展的善意發明了“虛擬經濟”這個新詞,用來研究資本市場、金融市場的相關經濟運行規律,當互聯網經濟發展起來以後,又把信息、知識、文化等等這些非物質的經濟領域也一並歸為“虛擬經濟”。雖然提出“虛擬經濟”這一概念和相關理論的學者是出於建設性目的,但在現實中卻事與願違。

  甚至有專家學者,把實體經濟的泡沫也說成虛擬經濟,比如把房地產泡沫說成虛擬經濟。哪裏有泡沫,哪裏就應該有針對性治理,但是把房地產泡沫也說成是子虛烏有的虛擬經濟,就讓虛擬經濟這個“大帽子”,威力越來越大!

  君不見,幾乎所有的政府文件都一夜之間把經濟改成實體經濟,連民間搞個如何促進經濟發展的討論會,都趕緊把題目改成“促進實體經濟的發展”,各行各業都驚恐地避讓著”虛擬經濟“的大帽子。幸虧我們還沒有從任何中央官方文件裏發現“虛擬經濟”這樣的表述,否則照這樣下去,以後中國就不需要那三字經的國罵了,最狠毒地攻擊一個企業家或否定一個行業只需四個字——虛擬經濟!

  軟價值時代——切勿用昨天的理論管理今天

  當國人借助於“虛擬經濟”這個大帽子,把金融、互聯網等非制造業說得如此不堪時,如果再跟美國經濟結構對比,我們卻又迷惑了:讓美國經濟領導全球的一是紐約為代表的金融產業,一是以矽谷為代表的互聯網新經濟。如果金融產業是虛擬經濟,互聯網經濟是虛擬經濟,甚至教育產業、娛樂產業都是不創造物質財富的虛擬經濟,那美國經濟還剩下什麽?難道這些人希望中國經濟的未來就像如今美國的底特律嗎?

  扣“大帽子”的社會風氣還只不過是最近幾十年的事情,但中國重物質財富、輕非物質財富的思想,卻古已有之:幾百年前,他們曾說中國工業是“奇淫異巧”,例如認為紡織和服裝行業只不過是把棉花變個花樣,本身並不創造財富,所以讓中國工業發展不起來;幾十年前,他們說商業是“投機倒把“,認為把一個東西從這裏運到那裏賺取差價,並不能創造財富,結果商人被抓起來,市場被消滅了;今天,他們用同樣的邏輯來攻擊金融、互聯網,以及一切非物質財富都是所謂虛擬經濟——這樣的觀念,欲將中國經濟引向何處呢?

  股票、債券等有價證券真的是“虛幻的影像”,水中花、鏡中月?難道那些購買了股票的人,擁有的不是實實在在的企業股份嗎?他們為了購買這些股權而支付的貨幣,不是實實在在的出資嗎?

  就像認為商業不是促進社會分工而是所謂“投機倒把”一樣,金融的作用僅僅是掠奪了別人的財富嗎?如果沒有金融配置資源,都像古代小地主和手工業者那樣一點一點地積累資本,哪裏會有鐵路、汽車、石化等現代工業?哪裏會有微軟、Facebook、蘋果這些偉大的企業?

  知識產業、信息產業、文化產業、金融產業和其他服務業等,這些行業既不消耗地球資源也不汙染環境,只消耗人類的思維和智慧,但他們的產品同樣能夠創造價值和財富,他們滿足的是人們的精神需求,是未來經濟的主要構成部分。在美國,這五大軟產業占到其GDP的79%,在中國也已經占到49%。當我們吃飯、穿衣、居住的基本生理需求基本滿足後,精神需求才是人類永恒的追求。

  因為人們對精神需求的追求,即便是在傳統的硬財富制造業也開始包含了越來越多的軟價值:奔馳汽車的總設計師說,我們賣的不是汽車,而是一件藝術品,只是碰巧它會跑;同樣,特斯拉賣的也不僅僅是“跑得快”,而是環保和時尚;一件成本百元的品牌服裝為何賣到上千元?因為人們購買的不僅僅是遮風蔽體的物理功能……當這些硬財富制造業都開始懂得用軟價值來滿足人們的精神需求時,硬價值和軟價值的“二八定律”就成為未來社會財富結構的必然趨勢:不但整個社會的制造業硬財富將萎縮到20%,像手機、白酒、香煙等一切消費品的內部價值構成,也將是軟價值占大頭,硬件價值還會一步步萎縮。

  中國上一次傳統產業被新產業衝擊是一百多年前了。重讀一下那個時代的小說吧,重溫一下那時候中國傳統手工業者面對近現代制造業的衝擊,日子變得多麽艱難?!那時候,雖然中國很多懵懵懂懂的中小手工業者也把近現代制造業當成敵人,但是也有康有為這樣的有識之士發表《物質救國論》,呼籲人們從農業思想轉向物質財富思想,中國的民族工業最終崛起!

  近現代制造業,不但幾乎消滅了傳統中小手工業,而且還把農村和農業變得面貌全非。如今美國只有600多萬人從事農業,就能夠滿足四億多美國人的吃飯問題,還可出口糧食給中國等國家。將來,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技術的發展,也會把制造業改造得面目全非,而那些由於產能過剩、供給老化等原因正在經受衝擊的傳統制造業,是應該積極利用新金融、新技術、新模式推動自身供給升級來擁抱軟價值時代?還是應該忙著給新經濟和軟價值扣“大帽子”並等著被歷史埋葬呢?

  馬雲說得好,企業家不可以活在昨天,抱怨明天。我也想小小地建議一下我的同行:經濟學家不是小說家,不能僅僅從社會現象和似是而非的直觀感受出發,做出簡單的呼籲甚至情緒化煽動,更不能用昨天的理論來分析和研究今天。落後幾百年了,中國好不容易才趕上這一輪在新經濟上同時起跑的機會,我們千萬切不可因為虛擬經濟這樣的無聊爭論和大帽子而葬送了我們的明天!相信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家都能夠用理性的力量面對未來,擁抱新供給、新經濟,擁抱軟價值時代!

  (萬博研究院新供給研究中心主任劉哲女士、實習生滕天逸先生對本文亦有貢獻。)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功夫財經

(責任編輯:季麗亞 HN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中國經濟的虛實之爭:別讓一頂帽子毀了馬雲》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