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微博   新聞   個人門戶  search2

  記者4月20日從最高人民法院獲悉,最高人民法院未核準吳英死刑,該案發回浙江高院重審。吳英案發展到現在,因其引發的歷史性大辯論,其意義早已超出了法律條文本身。古代歷代統治者、現代歷任政府都非常清楚,法哲學的根本在於利益的平衡取舍,而不是刑決與法條對應的精確與否。我們亦能從歷史上刀下留人的案例中看出統治者的進步與保守,寬容與逼仄。當然,以一個人的生死,這種血祭的方式來進行利益博弈和辯論顯得比較殘忍,盡管這是中國歷史上利益博弈的慣例性極端化方式。
    [微話題:救吳英就是救市場經濟?] [微訪談:吳英的生命和你我有關] [微訪談:吳英死刑案還有何轉機]
  [博覽財經:是誰讓吳英必須死]aa [調查:你認為吳英該判死刑嗎]

吳英案回顧

  • 吳曉波:到底是誰要吳英死
  • 吳英
  • 為何吳英檢舉貪官不算立功

罪名:非法吸收存款 後改為非法集資詐騙案

  2007年,吳英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和合同詐騙兩個罪名被起訴。2009年法院改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名為集資詐騙案,刑罰上限從10年變為死刑。[詳細]

一審:被判死刑

  經過漫長的偵查後,2009年12月18日法院以集資詐騙罪判處吳英死刑。[詳細]

二審:維持死刑判決

  二審吳英承認非法吸收公共存款,2012年1月18日法院最終維持死刑原判。[詳細]

復核:未核準吳英死刑 發回浙江高院重審

  4月20日,最高法院依法裁定不核準吳英死刑,將案件發回浙江高院重新審判。[詳細]

一場罕見的大規模討論

    吳英因集資詐騙二審被判死刑後,引發法律界、經濟界、企業界和網友對社會公平、死刑改革、民間資本出路、金融壟斷等一系列問題的大討論……
  • 方韓之爭

    經濟界

        張維迎在一論壇上表示,吳英案意味著中國公民沒有融資的自由。茅於軾認為,吳英案反映了被排除在主流金融秩序以外的民間創業者的無奈。[詳細]

  • 方韓之爭

    法律界

        中國政法大學2月6日舉辦了一場吳英案法律研討會,中國政法大學前校長陳光中、律師田文昌、張千帆等律師紛紛提出看法。但所有的發言都認為吳英不應判死。

  • 方韓之爭

    企業界

        萬科董事長王石表示,吳英的行為是違法的——非法集資,但判死刑為哪般?呼籲法院槍下留人!此外李開復、任誌強、潘石屹等也紛紛表示吳英罪不至死。[詳細]

  • 方韓之爭

    學者及媒體界

        此前一直沈默的官方媒體新華社6日連發兩篇文章深度剖析吳英案,並呼籲為制度改良留條生路。[詳細]

改革的血祭

歷史案例

年廣九
     80年代初,安徽蕪湖個體戶年廣久炒賣的“傻子瓜子”受到市場追捧,生意迅速擴張。後因因經濟問題而以“流氓罪”下獄,鄧小平發話“不能動”,因為“一動人們就會說政策變了,得不償失。”“流氓罪”今天看來可謂笑談,卻直到1997年才廢除。[詳細]
     爭議:“傻子瓜子”成功,刺激了更多的瓜子供給老板與老板的市場競爭加劇了,不但是顧客的福音,更是工人的福音!何來資本主義剝削之說?[詳細]

鄭樂芬
     在經濟領域,同樣的案例還有“投機倒把罪”。1986年“溫州擡會事件”的主角之一鄭樂芬,在1991年成為中國最後一個因投機倒把罪被判死刑的人。2009年該罪名被正式廢除。諸多今天看來順應市場基本邏輯的行為被這條罪名統統打倒。[詳細]
     爭議:辯護律師認為,擡會本身是一個騙局,鄭氏主觀上是以非法占有會員的錢財為目的,應定性為詐騙罪,以此論刑,鄭氏罪不當死。法院是以投機倒把的罪名判定死刑的。[詳細]
孫大午
     孫大午,大午集團董事長,2003年5月29日,他被指向三千多戶農民借款達一億八千多萬元,被官方誘捕,並以非法吸收存款的罪名遭到收押,並曾指控其非法持有彈藥,最終徐水縣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罪名被判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罰金10萬元。[詳細]
     爭議:2000年初,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已經成為全國知名的民營企業,即便如此,多年來大午公司都得不到銀行信貸的支持。孫大午轉而求助於民間借貸,向多位農民借款用於公司發展,並約定還本付息,借款無門,自找出路,觸犯法律了嗎?[詳細]

為什麽到吳英案就不摸石頭過河?

    回顧八十年代,靠傻子瓜子起家的年廣久因經濟問題而以“流氓罪”下獄,鄧小平發話“不能動他”,示意要多看看,多試試。當年鄧老能體察民意順勢而為,如今何不刀下留人再續改革佳話?

當前改革步伐已落後

中國改革已荒廢近10年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知名中美關系觀察家Lardy稱,自2004年以來,中國的改革步伐一直是"有氣無力",從"謹小慎微、微步挪動及至完全不動"。換言之,中國幾乎是以放棄10年改革為代價,換來了絢麗的10年經濟增長.尤其經濟失衡狀況在過去五年裏愈發嚴重。[詳細]
民間金融是改革最落後領域
     “為什麽溫州出了這麽多企業家,他卻成不了銀行家?”黃正瑞的答案是:是因為中國第一家私人錢莊創建者方培林從事的是改革最落後的領域。[詳細]
“事後追認”或是改革的次優選擇
    在階段性的衝突之後,經濟發展對陳章舊習的倒逼力度又必然會逐步加大,從而造成“事後追認”之於深化改革的必然性。而絕大多數被迫無奈的所謂“非法集資”,確實到了需為之“事後追認”的時候。[詳細]

真正的市場經濟還有多遠

    吳英案的討論正集中在中國正試圖突破、但困難重重的金融體制改革上。我們期待該案能推動金融體制變革,放開民間金融,向真正的市場經濟更進一步。
中國離現代市場經濟還差得很遠
    “我們離實現市場經濟的基本原則、基本方式還差得很遠,”樊綱說,我國達到現代市場經濟的目標,還必須經歷更多的改革。現代市場經濟與原始市場經濟相比增加了四個要素:法制、社保、監管、宏觀調控。[詳細]
破除壟斷背後的利益集團才能健全市場經濟
    中國國有壟斷企業利用國家賦予的壟斷地位壟斷占用了大部分資源能源、資金資本,這對於同在市場打拼的中小企業以及其他經濟體是嚴重的不公平。目前60%—70%的企業面臨嚴重的生存困境,壟斷造成的市場不公是兇手之一。 [詳細]
中國如何構架好的市場經濟
    如何建立一個好的、健康的市場經濟,而防止一種壞的市場經濟的形成。現實的危險不是回到國企一統天下的舊體制中去,而是借口堅持市場化、民營化的改革而建立或保護一種壞的市場經濟,並由此斷送建立一個好的市場經濟的前景,甚至從根本上敗壞掉市場經濟的名聲。[詳細]

吳英案動了誰的奶酪?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政府禁止了所有的民間借貸,由國家全面壟斷金融借貸,把任何民間金融機構都變為非法,直到現在也沒有得到正名。
民間金融觸動了壟斷者地位?
    國有金融機構“歧視”民營企業,而民間借貸的發展又受到政策限制,中小企業長期面臨資金饑渴,中國現行的金融壟斷已經嚴重阻礙經濟的發展。在民營企業強烈的資金需求驅動之下,江浙等地誕生了蓬勃的民間借貸市場。像吳英這樣建立在傳統的熟人社會基礎上的民間借貸,在江浙一帶相當普遍。[詳細]
政府為何容不下民間金融業?
    1956年之後,政府全面禁止私人資本進入金融業。到1978年之後,隨著東南沿海地區私人企業的復蘇,民間對金融的開放產生了強烈的需求,1984年方興錢莊的出現正是這一時代的產物。然而,金融業的開放遠遠滯後於其他的產業領域。1990年代之後,政府對民間金融活動實施了比之前更為嚴厲的打擊。[詳細]
金融抑制讓民企很受傷
    對民間金融的持續抑制,往往以民企的受傷為代價,這是因為與國企可以相對低成本從銀行借貸,以及可以通過股市、債市和信托等多元渠道融資相比,絕大多數民企不僅融資渠道單一,而且往往正規借貸無門,從而不得不高息從民間借貸。[詳細]
壟斷加劇實體經濟空心化
    當前銀行高收益率雖有部分來自於其服務對整個經濟交易成本的降低,但更主要依仗於壟斷收益,即銀行等金融系統的利潤中有相當大部分恰是壟斷租金,而這種壟斷租金恰造成了對實體經濟的侵蝕甚至蠶食。[詳細]
民間金融業淪陷小史
    1823年,山西雷履泰發明票號,民間全面控制金融流通業;1934年,民間金融業者控制全國銀行資產的88.3%;1935年,孔祥熙“突襲”中國銀行,國營資本在全國銀行資產的比例增至72.8%。[詳細]

網上民調何以“一邊倒”

    目前一個名叫“吳英案輿論匯總”的微博,每日高密度更新相關評論;北大、清華、浙江大學等高校學者,以及張思之、李長青等知名律師均致信最高院為其求情;諸多網站開設的“吳英該不該死”投票顯示,98%以上的投票者認為吳英罪不致死,甚至有人呼籲為吳英捐款填補3個多億的虧空以救其命。諸多輿論為何與法院判決相違背呢,其根源在哪?
官民的違法成本相差懸殊
    吳英向社會公眾非法集資人民幣7.7億元,案發時有3.8億元無法歸還,這個數字,相比近年來查處貪官動輒數十億元貪腐卻少有判死刑的現實,反差鮮明。人們的同情天平向“草根犯人”吳英傾斜,再正常不過。[詳細]
集資詐騙的罪名太牽強
    當一個經濟制度激勵的更多的是“賭業家精神”而不是“企業家精神”時,當一個金融制度只許州官放火而不許百姓點燈時,每一個中國人都可能變成鋌身走險而淪為祭品的吳英。[詳細]
司法調查“躲貓貓”引質疑
    圍繞吳英產生的,擔心檢舉官員信息外泄而自殺、名下資產被迅速低價拍賣、十多位公務員聯名上書要求判死吳英等反常現象,都讓公眾確信,此案可能存在鮮為人知的“案中案”黑幕。[詳細]
吳英罪不至死
    吳英案是中國民間金融環境的產物,是融資制度演變過程中的事件。將制度和社會問題歸結到一個毫無特權和資源的草根女子身上,這個不公平是顯而易見的。判死刑不僅是法律的恥辱,也是全體公民的恥辱。[詳細]

網友熱議

張思之:對吳英執行死刑難服眾
此案的最終結果,將對數以千億計的民間金融產生示範效應。[詳細]
滕彪:吳英的生命和你我有關
這一次,我們有能力阻止司法成為謀殺機器嗎?[詳細]
顏昌海:殺吳英 也殺了中國改革開放
雖然吳英有錯,但吳英無罪,吳英不能殺。[詳細]
專題策劃制作 和訊評論
CopyRight © 和訊網 和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